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9章
    那珠可是很烫的,她只是碰一下就起大泡,疼到骨头里头的那种疼。

    他难道没事?

    看表情似乎没什么,好像还很好的样。

    然并卵。

    事实上天也没给巫舜优待,很快她就闻到了肉香味,是从巫舜的手上传来的。

    大烟面色一紧,精神不由得绷紧。

    搞什么鬼,手都熟了,为什么没反应?

    不疼吗?

    大烟想到了自己墓穴中的身体,手不过才抓了片刻,肉就让全烤没了去,连骨头也是酥脆的,就很担心巫舜会不会也是这样。

    看着巫舜一动不动地,她就各种抓心挠肺。

    “喂,你的手熟了,不疼吗?”忍了一会儿还是没忍住,大烟冲巫舜声喊了起来。

    巫舜睁眼看了她一下,又闭了上去。

    虽然什么都没,但大烟还是看出来,那眼神是在告诉她,他一点事情都没有。

    可大看看了看他的手,那么好看的一双手,现在看着都枯萎了好多,让人感觉心惊肉跳的。

    “那啥,要不我帮灵力帮你治一下?”不知道会不会有冲突,影响到他修炼,就事先问了一下。

    巫舜又睁了下眼睛,并没有完,只静静地看她。

    大烟:……

    “你这是没有反对?”大烟试探问道。

    巫舜眨了下眼睛,又闭了上去。

    这啥意思?

    大烟觉得自己不太会猜哑谜,不过巫舜的那个样,明显是没有拒绝的。

    没有拒绝,那便是同意。

    于是大烟撸了撸袖,朝巫舜走过去。

    试探地伸手,碰了碰他的手。

    怎么这么烫?

    大烟觉得自己如果抓了他的手,可能把自己也烫着,可看到他的手越来越黄,再这么黄下去可能就会成了熟透了,嘎嘣脆的焦黄。

    一咬牙,绿手握了上去。

    大烟(⊙o⊙)…

    哦咧,红烧猪蹄了。

    还隔着一双手呢,她就感觉手被烫得厉害,连她这种有火灵力,不怕被火烧的人,也都难以忍受,换成一般人早烧成灰了。

    大烟灵力就跟不要钱似的,不住地往手上涌,本来满满胀胀的灵力一下就抽空不少。

    如此下去,似乎也是杯水车薪。

    感觉没什么卵用,就打算把手收回来,毕竟灵力都抽空了,再握下去只会伤到她自己。

    正在这时,一股灵力从手心传入。

    大烟顿时一个激灵,下意识就想要撤手,但撤了几下都没有撤回来,只能被动接受。

    幸而这股灵力在她承受不住时,停了下来。

    大烟:→_→

    要不,她再试试绿手?

    正所谓不作不死,好奇心可能会害死猫,在又闻到焦味道,大烟立马就绿了手。

    在灵力用尽时,又一股灵力输入。

    果然……

    有时候好奇心,也不一定会害猫的。

    于是大烟也盘了腿,不管巫舜这是闹什么妖,反正这样对她来也是有好处。

    谁不想更加厉害一点?大烟也想的。

    如果可以的话,也希望自己野蛮人状态能够长久一点,稍微有脑一点。

    不要有点力量,就以为能脚踏苍穹。

    那种状态消失以后,她能清楚地知道自己干过什么,就是无论她再怎么咬牙切齿,下次狂化后还是那么的**脑缺。

    大烟觉得,这种状态是能改善的。

    待她力量足够强大,就能有足够的脑。

    然而大烟察觉自己虽然有了返祖的现象,却是资质有限,往后应该很难再突破。

    一如她现在,中丹田都要爆炸了似的,始终不能突破,扩不大也压缩不下去。

    简直顽固不化,没有任何办法。

    二人一直维持着这样的状态,直到三天后才停止下来。

    大烟感觉到巫舜停下来,立马就拍屁股起身。

    要不是一停下来巫舜的手就有焦味传出,早在她发觉自己很难再有进展时就停了下来,才坐在这里浪费三天的时间。

    她也是佩服的,手治好了烧坏,烧坏了治好,一直这么循环着,就不信没有感觉到痛苦。

    但巫舜愣是一吭不声,仿佛没有痛觉一般。

    明明她试着掐他手肉一把,他是痛得直蹙眉头的。

    “能上去了吗?”大烟一边拍着身上的灰,一边盯着巫舜看,看到他睁眼立马就开口。

    巫舜怔了怔,抿唇点了下头。

    大烟又问:“你背我?”

    巫舜不语,又点了下头。

    大烟这才松了一口气,她是真不想跟这个人待在一块了,一点都不开心。

    各种紧张,各种麻爪,再这么下去,她的内心都要崩溃掉。

    巫舜低垂下眼睫,遮挡住眼底下的一切,其实他不是没察觉出来,这三天她已经不耐烦到了极点,估计就差点狠狠拍死他。

    这种感觉,十分强烈,不会有错

    而他也是真没感觉错,大烟是真想拿锅拍死他。

    连续三天输出jin ru的,时间都是很短很短的,眨眼的功夫就完成。

    来回几百次,感觉要疯。

    “现在就走吧。”大烟已经破不及待在要上去,围着巫舜转了一圈,也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最后一咬牙,直接跳上巫舜后背,搂住他的脖。

    对于任何生物来讲,脖都是至关重要的地方,一般情况下都不会轻易让人碰到。脖被搂住的一瞬间,巫舜僵滞了一下,差点杀气外放。

    反应过来时,仍旧浑身僵直。

    这个女人简直胆大妄为,若非他还记得她不喜欢他冒杀气的样,那一瞬间血滴都要飞出来。

    “真重!”巫舜无话可,就了这么两个字,然后把剑抽了出来。

    其实他随便的,她一点都不重。

    可大烟却黑了脸,她才八十多斤哪里重了,信不信仙女把锅拿出来背上。

    盯着巫舜雪白的脖,大烟想咬死他。

    就是没那个胆,怕巫舜反手一剑把她给劈死。

    弱肉强食的世界啊,弱者连声不的资格都没有。

    “我还不到九十斤,不沉的。”大烟没憋住,反驳了一下。

    巫舜只是淡淡地哦了一声,手执着长剑,身体缓缓地直升而上。

    大烟听了下,也不知道这‘哦’字是几个意思,是承认了她的话,还是不以为然。

    看着他雪白脖,还是好想咬人。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23

    .*? ems.bsp;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