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2章
    其实也不是项皇不想嫁女儿过去,主要是女儿们一哭二闹三上吊,谁也不乐意嫁。

    还跟他放言,敢把她嫁过去,就敢新婚夜剁了新郎。

    项皇是相信自己女儿们敢那样做的,就没敢把人嫁过去,可是一群臣子不理解啊。

    一脚踢翻了几百斤的书桌,又砸烂了椅子。

    一群吃干饭的白痴臣子,要来有个卵用,整天就知道弹劾弹劾,那么有能耐怎么不去寻找法子。

    对现任文阁主的厌恶,让项皇开始否认前文阁主的许多事情,甚至生起一股逆反心理。

    直到现在项皇都不太理解,为什么当皇帝一定要开设后宫。不后宫三千的不是好皇帝上朝文武百官不足一百不足以为皇为什么束缚女人的天性为什么要有太监

    有些项皇接受了,有些始终不能认同。

    比如太监,比如束缚女人,比如后宫

    想要老糊涂一把,推翻一切曾经否认过的,按照自己的思维方式来做。

    “去告诉那群弹劾文生的白痴,让他们好好想个解决的法子,要是想不到的话,寡人就当成他们想要弄死文生。”说着突然又想起,寡人这个词还是前文阁主给他的自称。

    说什么高处不胜寒,帝王从来都是孤独的。

    不叫孤,就自称寡人。

    项皇额间青筋直跳,直接捏碎了石头镇纸,又把已经倒在地上的书桌给几脚踹烂。

    这才咬牙切齿地说道:“给寡人盯着文生,再犯事直接打断他的腿。”

    有侍人发现,他们家陛下力气好像大了点。

    吓得一个个心颤,替文生默哀。

    得到宫里给传来的消息,臣子们一脸懵逼,他们只是实在看不过眼,才想让陛下管一下的。

    况且这些事情,陛下不该管吗?

    受贿,强抢民女,不严重吗?

    为什么会这样,跟他们有个鸟的关系?明明就是陛下实在看不下去,想把人给宰了,却要赖到他们头上来,他们家陛下好阴险。

    臣子们吓得要死,立马就消停下来。

    今日陛下暗龊着想要弄死文阁主,明日就有可能会弄死他们,还是小心为上。

    完了又自我检讨,最近有没有很嚣张。

    文生还不知道因为几个臣子弹劾的事情,项皇又给他记了一笔,暗龊着要打断他的腿。

    正与项玉月狼狈为奸,床上滚到了一起。

    二人可谓是心怀鬼胎,各有种的打算,自以为聪明地都在利用对方。

    这两人都把事情也想得很简单,以只要项皇死了,那个时候皇城里又只有项玉月一个公主,再有着文阁主为首的一群人的拥立,很容易就能把项玉月推上女皇宝座。

    是了,现在的项玉月已经不满足于当皇帝的娘,而是想要自己当女皇。

    目标很大,理想很丰满。

    至于失败这事,压根就没想过,又或者没敢去想,毕竟后果会很严重。

    转眼几天过去,大烟待在下面,想尽了各中法子也没有找到出路。

    整个空间里,除了如鸡蛋一般的大项皇朝,与墓穴以外,根本没有其他特别的地方。

    抬头看着蛋,好想把自己扔上去。

    哪怕是摔出屎来,也比在这里的强。

    可惜了,她没这个能耐。

    算了算时间,今日是十五。

    若是在正常的大陆,今日正是月圆时候。

    但对大项皇朝的人来讲,压根就没有什么月圆与月不圆的,因为他们看到的月亮一直都是圆圆的,大大的,只有亮与不亮一说。

    在这里观察了几天,大烟发现了许多事情。

    大项皇朝这个颗蛋的上面,是有着一颗白的光球,所谓的月亮十有**就是这颗光球。

    不管什么时候,那颗球都是圆的,所以在大项皇朝的人,无论什么时候看到都月亮都是圆的。

    那个圆球也一直都在,从未消失过。

    只是白日的时候,太阳光照射的原因,人类才看不到那颗光球的存在。

    又发现离十五越近,那颗球就越亮。

    大烟大胆地,拿东西去砸球,但砸不动它。

    今天的光球很亮,大烟就时不时盯着它看一下。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光球要出夭蛾子,所以今日盯得特别的紧,生怕一不小心就错过点什么。

    这一盯就盯到了天黑,正常月亮刚出来那会。

    白光球也达到了一月中最光亮的时候,她不过是恍了个神,回过神来时就发现白光球在转动,从大项皇朝的蛋壳生出一道道红丝线,密密麻麻地不断朝那白光球涌去。

    这一切在大项皇这颗蛋内,却是看不到的,又或者以前不曾发生过。

    因为每到月圆时她都感觉不对,每次都仔细观察过。

    很快光球就将那些红丝线汇聚融合在一起,只一瞬间光球就变得更加发亮,大项皇朝的黑夜也被照亮不少。

    那红丝线起照亮作用的?

    大烟正愣着,就发现光球内射出一道光柱,并朝墓穴那边延伸而去。

    本来毫无关联的两个地方,突然就衔接起来。

    什么鬼?

    直到这时大烟才发现,墓穴那边不知什么时候也起了变化。

    一颗鹌鹑蛋大的红珠子,从棺材里的女人的嘴里飘出,升起大约二十公分左右,那道光柱就连接在那个珠子上面。

    仿佛是透过珠子,将两个不相关的世界,给链接到一起。

    又给人一种特别奇怪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从白光球传送到红珠子里面。

    大烟盯着那颗红珠子,爪子开始发痒。

    挠了又挠,好想抓它。

    可她又没法子到墓穴里去,就是想抓也抓不到,不禁盯着那道光柱看。

    不做点什么的话,总觉得好难受。

    大烟就把巨剑拿了出来,将灵力凝聚于剑上,朝光柱狠狠地投了过去。

    巨剑砍在光柱上,光柱扭曲了一下,如同拉弓一般,将巨剑反射了回来。

    方向很是操蛋,竟是朝她直射而来,吓得她连忙躲开。

    堪堪避开,剑就贴着她鞋子插到地面的。

    大烟冷汗一下冒了出来,差点让巨剑给插中,心头哆嗦着大骂了起来。

    卧艹,你大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