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1章
    你们那么丑,怪人咯?

    娇爷把一群人给气得不要不要的,恨不得一把将娇爷掐死,可心里头是这想的,却没人敢这么做。

    好生气,都要气炸了。

    来参加个宴会,本来是想笑话娇爷。

    结果没把人给笑话了,反倒把自己给气了个半死,一个个差点冒了烟。

    并且还抓心挠肺的,简直好奇得不得了。

    那个龙女,到底长啥样?

    其实还是有些人知道大烟的样子的,毕竟大烟去参加过婚礼,不少人也看到了。

    可就是有些嫉妒的,歪曲了事实,说夏世子媳妇长得特别难看。

    谣言传了出来,就说什么样的都有。

    有些人甚至怀疑,婚礼上看到的那个软绵小姑娘,根本不是娇爷媳妇。

    很有可能娇爷媳妇,就是个五大三粗的。

    龙女,霸王龙女。

    内心就好奇得要死,巴巴的跑过来参加宴会,就是想看到人长什么样子

    结果嘞,好心塞。

    人没看到,反让灌了一肚子的气。

    夏小九这张嘴,简直有毒。

    说实话娇爷一次怼这么多人,也是很累的,等到宴会结束,也是不自觉松一口气。

    他大爷的,好难应付。

    一群王八蛋,想让他笑话,做梦去。

    想到大烟,又好心塞。

    死女人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到现在都没什么消息,只听说天空上偶会出现东西,胡乱往下掉。

    但天上没有半个人影,也不知道东西怎么掉下来的。

    明明人下的河,并非上天。

    夏公府举行宴会的时候,很多人都跑到夏公府去凑热闹,注意力也被夏公府吸引过去,几乎没有人注意到,原本应该远远离开皇城的项玉月,又悄悄地回了皇城。

    并没有回皇宫去,只是住进了文阁里。

    文阁相当于一个书院,汇聚了各地的才子,皆是以文为主,大多都略有才华。

    当然,也有滥竽充数的。

    其实的文阁主就不是什么好鸟,只是相对于一群大字不识的土著来说。原文阁主懂得许多文字,也懂得一些治国的法子,才得到项皇的重视。

    就是太好了,终日沉迷于女当中,不催促着点都不知道办事。

    不过因为项皇重视原文阁主,所以只要不是太过份的事情,都会去满足。

    如今的文阁主没有什么才华,得不到项皇的重视,自然不会如原文阁主一般,想要什么就能有什么。

    想要?那得花钱去买。

    因此想要进文阁,只要给文阁主足够的钱,就能混进去,以此来弄个好名声。

    事实上,有些才子连字都没认全。

    如果文阁主安份也罢,看在前文阁主的份上,项皇不会拿文阁主怎么样,顶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不是真才子,他让人去查一下也会查出来。

    想混名头的人,就让他混呗。

    反正不重用,随你怎么样。

    可新任文阁主不安份吧,觉得项皇在过河拆桥,他的父亲前文阁主给予了大项皇朝如此大的帮助,回过头来却亏待他的子女。

    太不应该了,也太可恨。

    在新任文阁主看来,项皇就应该跟过去一般,满足于文阁主的一切要求。

    比如美女,比如金钱,这都是极需的东西。

    但是项皇没有这么做,上任才三年的新文阁主就积怨在心,再加上项玉月刻意交好,很快就有了别样的心思。

    其实谁也不知道,项玉月早就与文阁主交好,甚至二人之间还有点别的关系。

    那日与项玉月欢好之人,其实就是文阁主。

    为了让文阁主替她办事,可谓是下足了本钱。

    却不知道文阁主其实看不起这种不自爱的女子,文阁主所受到的教育中,女人三从四德,洁身自好,随便献身于人的女人都是浪荡货,该浸猪笼。

    前文阁主还写了女戒出来,只是没有得到项皇的认可,但文家是贯彻到底的。

    不过对方是公主,文阁主才不敢看轻。

    依项玉月的意思,是项皇已经老了,该从位置上退下来。

    而项皇又没有儿子,自然是由女儿继承位置,文阁主不觉得一个女人能继承皇位。不过这个女人若是他的女人的话,自然是可以的。

    日后生了他的儿子,继承皇位,那么他就是太上皇。

    如此多好,他要什么没有?

    于是一拍即合,二人凑到一块,暗中捣着阴谋。

    这些事情,除了二人以外,还没有其他人知道,毕竟项玉月回皇城的消息很是保密,谁都不知道。

    项皇回了皇宫,得到白瑞丰与项玉月失踪的消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再如何项玉月也是他的女儿,他这个当父亲再是凉薄,也还有一丝关怀在里面。

    二人独乘一匹马出皇城时,为防其途中遇到土匪强盗,暗中派了一个高级武师,以及几个中级武师去跟随,直到二人到了白城才会回来。

    再加上白瑞丰又是白城城主的三儿子,自身也是个中级武师,一般情况根本不会出事。

    然而消息传回来,二人刚出城就齐齐失踪。

    白瑞丰的身份不容忽视,女儿也是要找到,项皇便暗中派人去查这件事。

    有臣子递了奏折,又是弹劾文阁主。

    项皇看完后脑门子青筋直蹦,揉着眉头一阵烦躁,前文阁主是个大才,许多治国之道,造纸术,印刷术都是从前文阁主那是得来。

    为大项皇朝做了极大贡献,项皇不是过河拆桥的人。

    当初这个文生,也就是现任文阁主,提出要子承父业时,也是众臣子应下的。

    现在出了事,这些臣子反倒怪他不管。

    管你娘的管,文生那家伙,真要管的话,不如直接弄死的好。

    没那本事还瞎折腾,想要这个想要那个,咋不上天去。

    项皇可是记得,这文生看中过他好多个女儿,每见一个都说喜欢,想要娶回家去好好疼爱。

    疼你娘嘞,妻妾好几十,差点就赶得上他的后宫。

    他再不疼女儿,也不能让他糟蹋。

    这群智障一样的臣子,还怪他不肯嫁女儿,说嫁一个过去的话,文生肯定会老实。

    敢情不嫁你家女儿,你不心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