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6章
    现在根本不是他想不想认的事情,而是这小虎妞认不认他。

    他都怀疑小虎妞是不是故意在他面前炫耀的,让他清楚明白地意识到,她是有多么不稀罕他的皇朝,不稀罕他给予荣华富贵。

    她自己就是座大山,无需去靠人。

    牛掰轰轰成这样,的确没必要稀罕那些。

    “寡人不觉得她会想要个爷爷。”项皇只能如此对武殿主说。

    “该。”武殿主突然就很幸灾乐祸。

    他倒是有心将小虎妞收进武殿,甚至是继承武殿,但貌似小虎妞很是反感。

    这小虎妞,不好对付啊。

    项皇此刻却下定了决定,对武殿主说道:“寡人已经做了决定,要去鱼尾村一趟。”

    武殿主神色冷淡:“你果然还是忘不了那个女人。”

    项皇该怎么回答?

    的确是忘不了的,死都不能忘。

    不过他去鱼尾村,也不单单去见那个女人,还有去考察一下项族人将要落脚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可惜项皇是解释了,武殿主却不信。

    二人之间的气氛很不对,一个无奈解释,一个却气愤拒绝相信。

    怎么看,就怎么怪异。

    大烟(⊙o⊙)…

    为什么她刚睁眼就看到古怪,这俩人给人的感觉好像……有一腿似的。

    “我可能睁眼的方式不对,要不要重睁一遍?”大烟小声问。

    武殿主疑惑:“有什么不对?”

    大烟不怕死地说道:“我总觉得你们俩有一腿,还觉得这可能不是错觉,你怎么看?”

    项皇一脸恶心:“瞎说个卵。”

    抬脚就往大烟身上踹,都不管这是在树上。

    娘个希匹,谁跟这牲口一腿,寡人是直的,特别直的那种。

    武殿主也是一脸恶心,一副要吐了的样子。

    “卧去,恼羞成怒吗?”大烟被踹中,直接从树上掉下去。

    不过她属猴子的,很快就抓住另一根树枝,妥妥地吊住,落到另一树枝上。

    武殿主面色难看:“你脑袋里装的都是屎吗?为什么会想到这样的事情。不说本殿主心里有喜欢的女人,就算是没有,也不可能看上这种恶心的家伙。”

    项皇整张脸都黑的,棍子都拿了出来。

    “这种恶心的事情,你是怎么想得出来的。”项皇也是直男,特别直的那种。

    对阴阳调和,简直根深蒂固。

    到老了还让人给调侃,简直要气疯。

    大烟(⊙o⊙)…

    不是她想出来的好吗,而是大千世界无所不有,有人就喜欢同性不喜欢异性,你却不能说人家有病。

    “激动个啥,不是就不是呗,不就被误会了一下吗,才多大点事。”大烟翻了个白眼,丝毫没有内疚。

    谁让他们的对话,令人如此怀疑。

    就是她现在嘴里头说误会,心里头其实还是怀疑的,两人激动成这个样子,分明就像在恼羞成怒,先前的对话也实在是古怪。

    二人估计被恶心得不轻,到现在还一副恶心的样子。

    讲真的,很想打死这小虎妞。

    “脑子里想点正常的。”这样比较不容易被人打死,项皇的棍子没有收回去,冷冷地看着大烟。

    大烟仔细地观察了他们一下,好像真的只有被恶心到,并没有恼羞。

    不禁摸了摸鼻子,难不成她真误会了?

    可能,大概是这样。

    “我要去采点野菜野果什么的,你们去吗?”大烟赶紧转移了话题。

    那种话题太恶心人了,二人也默认给转移,尽管他们并不想去采什么野菜野果。

    说是野菜,其实长得很好。

    大烟就采到了不少的叶菜,很多种类的都有,就是它们比别的野菜要更容易招虫子。

    “这虫子真肥。”大烟找到了一大片油菜,密密麻麻地长得比她还要高不少,但上面虫子也是有不少。

    项皇跟武殿主木着脸,可能是他们只吃过盘子里的菜,没见过菜地里的菜,所以才不知道原来菜是长成这个样子的。

    好高,比他们还要高。

    大烟砍了几棵下来,对他们说:“别愣着啊,帮我把虫子都给抓了扔掉。”

    “这菜很好吃的,不信一会你们扛几棵回去尝尝。”

    “有奸商砍了这种菜回去卖,光一棵就收人三百两银子,买的人还嫌不够,希望再多点。”

    这奸商指的,自然是周维咯。

    地面有猪群走过的痕迹,看起来还十分新鲜,大烟也不敢耽搁太久,怕野猪群回过头来。

    或许是她运气好,来的正是时候。

    二人不知多少年没做过这样的事情,闻言嘴角直抽抽。

    大烟看了他们一眼,说道:“要是不想抓的话,还有一另种法子,你把把菜运到结界那里。菜扔到船上,遇到结界虫子连卵都会啪啪往下掉。”

    这里的活物,连虫子都过不去。

    二人闻言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拎起菜转身就往结界走,让他们伸手去抓那软趴趴的大肥虫,他们还真不想下这个手,感觉很是恶心。

    大烟时不时往空间装一点,遇到空间,虫子也是一个劲地往下掉。

    没过多会,地上就有好多的虫子。

    拿大海碗来装,得有满满一碗。

    几只麻雀冲着这边叫唤,看到虫子想要过来,却又不敢过来。

    大烟没理它们,又砍了几棵放到一边,然后继续在周围找着。

    没多会,又找到其它的。

    她的空间已经被装得很满,再也装不下去半点东西,无奈只好停了手。回到油菜地那里,就看见十几个侍卫也过了河,正在不断地往河那边搬运菜。

    一个个都不吭声,十分安静,跟做贼似的,走路声也很轻。

    大烟:……

    哟呵,什么时候来的?

    这得多小心呐,她竟然都没有发现。

    不过可能是她矮,才没看到人。

    项皇跟武殿主都没在忙,而是待在树上看情况,二人都很是警惕,估计一有情况,就会往河边撤离。

    一群侍卫们,貌似都很激动。

    这些人估计是第一次来这边,既害怕又好奇,时不时张望一下。

    大树下那片凌乱,他们已经发现。

    再且项皇跟武殿都衣衫褴褛,心知这边肯定很危险,所以也是小心亦亦的。

    本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