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3章
    大烟想吃烤全羊,看着羊群往这边走,她暗抠了抠掌心,要怎么才能在不惊动羊群的前提下,放倒一头羊。

    放迷药什么的明显不行,到时候吃肉的时候还得吃解药,吃到嘴里的味道就不好。

    那群鬣狗太没用,竟然在树底下乘凉了。

    “羊群过来了,还不走吗?”武殿主淡淡开口。

    那羊太大只了,又大多都是一纹兽,还有那么大一群,让人看着就觉得很危险。

    大烟从这棵树下来,又爬到另外一棵树。

    二人:……

    换作以往,这种情况他们肯定是要走的,可小虎妞都没有走,他们走了也不太好。

    他们并非胆小之人,干脆也爬了上去。

    远处传来鬣狗的声音,三人扭头看过去,就见那七头鬣狗已经离开了树下,跑到另一边去,正与一条碗口粗的蛇撕咬着。

    那条蛇不敌七鬣狗,没多会就被咬死。

    果然这七只鬣狗长这么胖是有原因的,吃不着羊还有别的东西吃,永远不怕饿肚子。

    大烟见怪不怪,二人却背后发寒。

    那可是碗口粗的蛇,并非手臂粗。知道他们的碗口有多粗吗?比比一米八粗汉子的脖子就知道。

    大海碗,碗口直劲十三四公分那种。

    看了小虎妞一眼,竟是如此淡定。

    这小虎妞,估计是吓大的。

    “之前我跟周维,还有云一,三个人一块过河,遇到一条蛇,比那条还要粗上不少。现在想想,很有可能是二纹蛇,守着一串脸盆大的灵果……”

    大烟兴致勃勃,把第一次过岸的事情,给大概说了一下,那惊险的场面,现在想起来不觉得害怕,反倒觉得有些刺激。

    可惜运气不是那么好,后来再没遇到灵果。

    不对,也不是没遇到。

    只是那灵果不是什么好玩意,差点把人坑惨。

    就是那次带光头过河,让洋辣子给蛰着,又掉进溶洞那一次。

    那长满洋辣子的,就是灵果。

    味道很是不错,就是吃了太过提神,半个月没能睡觉。

    若单是那样,也是好东西。

    然而并非如此,吃了果子刚过半个月,一个个瞬间蔫,站着就能睡着。

    几人正好在跟踪巨兽,差点睡在半道上。

    好在她比他们晚吃一个时辰,勉强把他们捆上拖回溶洞里,她自己也没挺住昏睡过去。

    一睡就是三天三夜,跟猪似的没醒来,差点把一群人给吓坏。

    后来研究过,是那果子的原因。

    大烟正低声说得兴致勃勃,一旁的武殿主突然开口:“来了一群狼兽,要走吗?”

    十几头狼兽,每头狼脑门都有纹。

    大烟停了下来,扭头朝狼兽看过去,迟疑了一下,摇头:“你们年纪大了,可以先走,我再等一会儿。”

    有那么多羊,狼兽根本没必要看她这小小的人类。

    把她整个吃下去,也不够填饱它们其中一头的肚子,还不如猎一头羊来得痛快。

    那么大的羊只需一头,就够它们吃个半饱的。

    二人倒是想走,见大烟不走,他们想了想,仍旧待在了原处,看起来并没有要走的意思。

    大烟看了他们一眼,眼底下微有些惊讶。

    若换作是周维,估计早就跑了。

    周维那个人不止抠唆,还十分鸡贼又怕死,轻易不会去冒险。

    “你想做什么?”项皇低声问。

    “想吃烤全羊。”大烟一脸认真,把剑也拿也出来,“我准备在狼群袭击的时候,也偷摸下去干掉一头。”

    项皇看向她手中的剑,嘴角抽搐了下。

    “你没有合手的武器吗?”这剑连手指头粗都没有,再是锋利,也不可能干掉一头羊。

    迟疑着,思考要不要把自己的棍借出去。

    武殿主直接把自己的剑递过来,淡声道:“本殿主的剑,借给你用。”

    大烟看了眼手中的小剑,知道他们是误会了些什么。换作是她不明情况,也会误会,甚至认为是猴子派过来的逗逼。

    “放心,我这剑不是普通的剑,能放大的。”只是现在还没到时候,没必要浪费灵力。

    二人皆没见过能放大的剑,深感怀疑。

    大烟不欲与他们解释什么,眼见着狼兽朝羊群攻击而来,羊群受惊逃跑。

    有羊慌不择路,往这边跑来。

    大烟直接从三十米高的树上跳下去,手中的剑一下子变成巨剑,朝羊插了下去。

    一击即中,羊跑几步就倒了下去。

    忽然感觉身后不对,大烟就地打了个滚。那一瞬间她感觉到后背铁板被什么东西划了一下,滚了一圈后发现是一头狼兽。

    一头一纹狼兽,大烟并不畏惧,与之打了起来。

    这时狼兽已经合伙咬死了一头羊,察觉到这边的情况,就都没有去追跑开的羊群,反而往大边这边跑来,只剩下两只狼在拖着羊兽。

    大烟见势不好,连忙把刚杀的羊兽收起,‘哧溜’爬树上去。

    刚往上爬了点,好像有什么从上面掉下来。

    大烟爬树动作不停,视线往下面看。

    大烟(⊙o⊙)…

    “你俩干啥呢?”不知道树下有狼吗?为什么要跳下去,是一时脑子进水了吗?

    项皇:……

    武殿主:……

    有句mmp不知道当不当讲,他们是看她马上要被狼群围攻,才不约而同地下去,想要给她解围,哪想到他们都跳下去了,却发现她很鸡贼地上了树。

    那个时候,他们后悔,貌似也晚了。

    最坑的莫过于,刚好落进狼群。

    “你们要不要上来,一纹狼兽不好对付的说。”大烟坐在三十米高处,冲着树底下二人喊。

    二人倒是想上去,可被狼兽团团围住,几下回合衣服就被划烂,狼狈得不行,根本没机会上树。

    大烟看了一会儿,估计也是看出来不太对,那两个人看起来险象环生,情况不妙。

    眼珠子转了转,从树的这边爬到另一边,又从三十米高处,直接往树底下跳。

    方向正是被狼咬死的那头羊,旁边还站着两头狼,大烟的剑就是往其中一头狼兽刺去的。

    她想得很美,能杀狼还能捡羊。

    现实却不是很美,狼兽避开了她的攻击。

    本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