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6章
    大烟也知道说了没用,只希望他能够明白一件事……不,是两件事,一是皇那老混蛋的话不能信也不能听,二是他家闺女的房门不能随便敲。

    “行了,没事就回去,我看我家公公好像找你有事,你去问一下,看是不是。”大烟看了看天色,一更都已经过去不少。

    因着十三那天的事比较急,她还想着后半夜启程。

    到时候躺马车上睡一觉,等明天天亮就能直接到天堑河对岸去,那样能省下不少时间。

    “是吗?”光头摸着脑袋,朝那边看一眼。

    就看到亲家公朝他招手,微笑的样子很是友好。

    还真是有事,光头神色一正。

    “那爹先过去,一会……”光头心头很不安的,还想着一会再找闺女聊聊。

    大烟打断他的说话:“一会你别来找我,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管有啥事,你等明天再来。”

    再让你打断一次,就哔了狗了。

    光头噎了一下,挠了挠头,虽不太情愿,但还是点头应了下来,不舍地一步三回头,去了夏公爷那边。

    在这儿人生地不熟的,他就大烟一个亲人,不爱动脑子,又没朋友,他连找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不能怪他黏闺女,实在是没法子。

    “赶紧过去。”大烟不耐烦地催促,有这样的爹,她也是醉醉的。

    好在皮糙肉厚,很禁打。

    昨晚脸都打肿了,今天看着就消了大半,估计到了明天就全消。

    换成她公公那样的,一下得让打残了。

    如此想着,不由得瞥上一眼。

    弱,太弱了。

    她家娇爷脸长得像王嫣,体质却像极了夏安康,弱鸡到令人发指。

    夏公爷刚要与光头说话,突然感到背后一凉,一股寒意自脚底下生起,令人毛骨悚然。

    危险!夏公爷警惕地扫了一眼四周。

    没发现什么不对,只看到大烟收回眼神。

    不知为何,他觉得,这危险……好像是从儿媳妇那传来的。

    夏公爷(⊙o⊙)…

    “都没什么事做了吗?别一个个都围在这里,都回去各忙各的去。”王嫣见没什么事了,就轻挥了下手,让人离开这里。

    一群人真是的,老跑她乖儿子院子里,像什么事。

    王嫣小白花的样子,连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但毕竟是当家主母,院子里没人敢不听话。

    毕竟不听她的话,就得挨老爷收拾。

    一群人很上道,立马就散了去。

    “走,亲家公,咱聊聊去。”夏公爷虽个子也挺高,有一米八出头,与光头比着,却是矮了一截。

    人到中年有点胖,看着却不比光头大个。

    远远看着没觉得有什么,跟光头站在一块,夏公爷这身体就不由得绷紧了下,有种说不清的压迫感。

    儿子给他的,不是什么好差事。

    光头摸着脑袋笑了下,没有拒绝,毕竟是亲家来的,他也觉得该跟对方好好相处一下。

    “行,咱们聊聊去,喝上一杯。”伸手哥俩好地,拍了拍夏公爷的左肩膀。

    不知是下手太狠,还是夏公爷太弱。

    哎呦!

    只一巴掌就把夏公爷给拍矮了一截,腿弯了弯,一屁股坐到地上去。

    王嫣吓了一跳,连忙去扶夏公爷:“老爷,你咋样,没事?”

    夏公爷痛得呲牙咧嘴,挥了挥右手:“别,先别碰,让我坐着缓一缓。”

    光头看了眼自己的手,赶紧背到后头去。

    他不是故意的,只是太激动了点,一不小心劲就用大了一点。

    不过话说回来,这亲家公也忒弱。

    王嫣给小心摸了一下,发现是被拍脱臼了,顿时眼角一抽。

    不愧是项皇的亲儿子,力气不是一般的小,只一下就把她男人的肩给拍成这样。

    也不说什么,赶紧给接了回去。

    “您,您没事?”光头看夏公爷终于缓过劲来,这才小心开口,一脸关心。

    “没,没事。”夏公爷抹了把汗,又动了动胳膊,那种要命的疼没有了,感觉也不怎么疼了。

    可刚那一下,还真是心有余悸。

    为防光头再次动手,夏公爷扯了扯嘴角,干巴巴地笑了下:“不瞒亲家公说,我这胳膊不好啊,年轻的时候脱臼过几次,也没怎么注意,现在都不太能使劲,劲大点就很容易再次脱臼。”

    意思是不关光头的事,也不是他太弱,而是胳膊有点问题。

    光头松了一口气,不是自己的错就行。

    暗下了决定,以后光说话不动手。

    这也是夏公爷希望的,要不然跟这光头聊天,都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来才行。

    二人很是默契地,相互远离了一点,一边说话一边走,渐渐远离了这个院子。

    此处是内院,有个圆月门,但没有门板,是关不上去的。

    大烟盯着这个门洞,考虑着要不要弄扇门出来。

    至少先听到院门响,他们不会那么被动。

    事实上不说娇爷,连她都有点心理阴影,进房间就觉得会有人来拍门。

    毕竟这种事情常有,不稀奇。

    “以后做道院门,结实点的,还得让阿福来守着。”娇爷看了看四周,这个内院不算大,也有值夜的人,但人冲进来太快的话,一时间还是反应不过来,很难立马拦下来。

    有院门的话,会不一样。

    大烟正是这么想的,就点了点头,又琢磨起自家的事情来。

    自家屋子是不似这里这么大,进了屋就只有一扇门能挡着,好像有点麻烦,果然是当时没建好……

    正想着,手心被挠了一下。

    大烟思维停顿了一下,扭头看去,娇爷朝她努努嘴:“咱进屋去说?”

    大烟心头一动,点了点头。

    进屋前又往外头看了一眼,见八爷要跟着进来,踢了它一脚:“去,给我到院门口守着,谁来都不让进门,回头我带你到天堑河对岸那边浪去。”

    八爷眼睛一亮,立马调头去了院门。

    “你也去!”大烟又伸出脚,抵住想偷偷摸摸进屋的小鹿脑袋。

    一百斤的身材,想不发现都难。

    小鹿就蔫地,一步三回头,走了三步直接躺地上,趴那一动不动,显然不想去院门那。

    本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