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2章
    大烟扭头朝台阶下看,用后脑勺对着项皇,小仙女一点都不想进宫,只是被娇爷拉过来的,你千万不要误会,所以就当作没看见吧。

    娇爷先是看了项皇一眼,然后又看大烟一眼,见大烟压根没有上去的意思,就跟大烟换了个位置,让自己靠近台阶那边,然后用自己身体遮挡项皇的视线。

    喏,这样就看不到了。

    项皇嘴角微抽了几下,盯着娇爷的后脑勺看了一会儿,不知在想些什么。

    夏皇后唇角微弯了下,小声对项皇说道:“听说要到皇宫来,小虎妞死活不乐意起床,愣是要睡懒觉,被小九给拉过来的。”

    项皇表情肃严中带着一丝微笑,只是细看的话会发现有些僵硬,眼角也不自然地抽搐了几下。

    皇宫里有怪兽吗?那么不喜欢来。

    夏皇后不怕死地,再次说道:“看来,小虎妞是真的,真的不喜欢皇宫呢。”

    项皇瞥她一眼,很是恼怒。

    夏皇后一脸淡淡的微笑,看起来十分端庄,高贵冷艳,气场也很大。

    四十二岁的人,看起来只有三十出头。

    如此这般的皇后,让人光看着,就不由自主地尊敬。

    唯有项皇知道,这丫最是会装。

    若不是在数万人面前,他真想一脚把她给踹飞。

    “来了。”夏皇后继续微笑。

    项皇此时再是不爽快,也不好发作,无比严肃的面上,露出一抹极浅的笑容。

    最后八位公主出嫁,他应该开心。

    不生气,不能生气。

    等大典完成了的,寡人非要禁她的足不可,十天半个月不让你出宫殿,更别说是回夏家去,看你还敢不敢再嘚瑟。

    八对新人,一对跟着一对,每一对只相隔三丈远,陆续往台阶上走。

    之后并排站在第二台阶那,面对着帝皇帝后。

    公主们都不曾戴盖头,只用珠帘遮住大半边脸,透过珠帘还能把一切看得清楚。

    新娘子很好看,新郎也很帅气。

    大烟面色有些古怪,靠近她这边的那个人,眼熟得不得了,正是被原主扛树林里那个。

    呵呵,阮子文。

    才十四岁的少年,看起来十分青涩,本应是大喜的日子,笑容却显得十分僵硬。

    还不太懂得收敛自己的表情,明明很认真地控制了,还是流露出来一丝不情愿。

    娇爷也很是惊讶,扯了扯大烟的衣服,朝阮子文那呶了呶嘴。

    快看,你以前小情人。

    要娶公主哎,还是最泼辣的玉雨公主。

    屁个小情人,那是原主喜欢的,可惜没能把人给拿……呸,拿下个屁。

    幸好没拿下,若是拿下的话,还不得让她来负责?

    才不要。

    真不知阮子文是怎么想的,明明就挺聪慧的一个少年,这朝代的书不算难读,凭着他的能力,多读几年书,肯定能弄个朝官来当。

    当什么驸马,给自己找难受。

    口口声声说不想要悍妇,只想要红袖添香。

    现在咋就想不开娶公主,可知这些公主虽不是悍妇,却一个个都将会是泼妇。

    咳咳,也有可能是毒妇。

    她已经能预想,往后阮子文那水深火热般的生活,简直不要太酸爽。

    不过话说回来,成亲以后是回黑山县,还是留在皇城这里来着?

    估计是留皇城吧,玉雨公主不会想去那山旮旯的。

    才如此想着,就听项皇说道:“成了亲后要好好的,待三天过后,立刻随驸马归乡,不可延误。”

    八位公主一听,皆是面色大变。

    她们母妃可不是这么说的,说是从她们父皇透露的口风,猜测到她们成婚后,仍旧会留在皇城,将来她们生的儿子,会由父皇亲自教导。

    如今却听说要跟驸马归乡,她们哪里乐意。

    最不愿意的,自然是玉雨公主,情急之下把带珠帘的发箍都扯下来:“不,雨儿不要,才不要那么远的地方去,半年的时间都走不到地方。”

    见玉雨公主要冲上前去,阮子文虽不太情愿,但还是伸手把玉雨公主拉回来。

    着急的玉雨公主哪里顾得了那么多,狠狠地推开阮子文,冲到项皇跟前跪下去。

    “父皇,雨儿要留在皇城,不想到那么远的地方去,您不要赶雨儿走好不好?”玉雨公主虽冲动,却也明白,她父皇做下的决定,几乎不会改变,只得可怜兮兮地乞求,希望项皇会心软。

    于妃也是面色大变,跟着玉雨公主一同跪下去。

    心头万分不解,先前打探到的消息,根本不是这样。

    于妃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突然就要把几个公主,都一并送离皇城。

    留在皇城不好吗?

    明明八位公主都走的话,项皇膝下会连一个女儿都没有。

    刚玉雨公主推得很使劲,阮子文身体本就很是薄弱,被一下子推得倒退好几步。

    好在被人扶住,才没有跌倒。

    扶住阮子文的不是别人,正是娇爷。

    娇爷挑了挑眉,问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才说完猛地一下感觉到不对,阮子文扭头看了回去,一脸惊讶,“竟然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娇爷朝前面努努嘴:“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等你大婚典礼结束后,咱们再聚一下。”

    阮子文明白地点头,目光不自觉搜寻起来,很快就在娇爷的身旁看到了大烟。

    神色顿时怔了怔,很快又狼狈地低下头,转过身去面对着项皇,在玉雨公主身旁跪下去。

    不知为何,他不敢面对大烟。

    再且就算没完成典礼,他如今也算是玉雨公主的夫婿,自然也该跟着一同跪下。项皇问阮子文:“子文也是这么想的,希望能留在皇城?”

    阮子文低着头,回道:“子文听公主的,公主在哪里,子文自然就在哪里。”其实比起待在皇城,他其实更愿意回到黑山县去。

    项皇并不说话,抬头看向其他几位公主。

    几位公主犹豫了一下,也齐齐跪了下来,说出自己并不愿意离开皇城的心思。

    与此同时,几位公主的母妃,也跟着跪下。

    驸马们面色都不是很好,但公主已跪下,他们也不能干站着,只得跟着跪下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