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1章
    “你把你入宫以后的事情,都仔细地给我说一遍。”大烟拿了两个板凳,给了娇爷一个,自己坐一个。

    光头开口:“也给爹一个,爹脸疼。”

    大烟:……

    想说你脸疼又不是屁股疼来着,想想又觉得不太对,话到嘴边溜了一圈,又咽了回去。

    “那就蹲着。”话虽这么说,还是扔了个板凳过去。

    光头拿了板凳,往大烟那里小心靠近了一点,但还是离了有一丈远,这才坐下来。

    把入宫的事情,悄声说了出来。

    第一句话就是:“大烟你说陛下是咋回事?一直问爹对你亲爷爷的想法,听着爹这心里头怪怪了。对了,陛下还来了个假设,假设他是老子的父亲……”

    大烟闻言,瞥眼:“那你是怎么回答的?”

    就见光头一脸后怕,拍着胸口:“你说这咋可能嘛,陛下是想做什么?说出来的话乖吓人的,老子吓得直接跪了下去,差点当场吓尿。”

    大烟:……

    有出息,竟然吓跪了。

    呵呵,明明是真相,却十分不信。

    不知项皇气不气,反正换成是她,估计得大巴掌抽光头那溜光的脑袋去。

    比驴还要蠢的玩意,让你不信。

    “除了这事呢?”大烟面无表情,示意光头继续说。

    光头挠了挠脑袋,想着把反正把最惊心动魄的事情说了,别的事情就从头到尾说好了。

    于是就将自己从进宫,到最后出宫的事情,都详细地说了一遍。

    大烟不知该说光头什么好,让你比划两下,试试深浅,你说你不能用内劲;说了不用内劲只用体力,你又说刀不在,不会武技;不跟你打了,让你去测一下力气,你丫的跑去抱最轻的。

    你脑子里装的都是浆糊吗?

    打你都是轻的,没打死你算脾气好。

    不过大烟关心的不是这个,而是:“就这些事情,然后没别的了?”

    光头点头:“对啊,就这些。爹越想就越不对劲,怎么也睡不着觉,就来找你商量一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爹觉得陛下眼神好怪,心里头不安,才来找你的。”

    大烟面无表情,仿若在看一个弱智。

    就因为这点事来砸她的门,坏了她的大好事?

    玛个鸡,好麻爪,又想打人了。

    娇爷抓着大烟的手把玩着,有这种拎不清的岳父大人,心里头的感觉也是简直哔了狗,已经无力再吐槽,只想以后弄个结实点的门。

    还得隔音点的,省得再被吓软。

    “你心里头安或不安的,我不管。”大烟把自己的手抽回来,拿出来一根棍子,在地上划了个道,“下次你要是还大晚上莽撞敲门,你这两条腿就甭要了。我能把你的腿治好,也能让你继续废着。”

    光头:“!”

    讲真的,光头没觉得自己做错什么。

    “可,可这是大事啊,不能找你商量吗?”光头一脸不解,压根就没想过闺女已经长大了,跟女婿在一房间里,会不会做点什么。

    “你这算什么大事?”大烟一棍子摔地上,满目凶光地瞪着光头。

    光头眼皮一跳,连忙把凳子往后挪了几下,都把他脑袋打肿了,还想动手怎么着?

    “爹被陛下宣进宫,提问了,还挨打了,不算大事?”光头觉得这是大事,还是特大的那种。

    大烟面无表情:“留到第二天再说,会怎么样?”

    光头愣了愣,艰难地动了一下脑袋,慢慢地试想了一下,呆呆说道:“好像也没什么区别。”

    大烟:呵呵~!

    光头抹了把脑袋,看了看娇爷,又看了看大烟,不知想到些什么,干笑了一声:“那啥,还有两三个时辰就天亮了,爹得赶紧回去补个觉去,你俩早点歇息哈。”

    说完屁股一抬,一溜烟儿跑得飞快。

    甚至因为跑得太快了一些,连凳子都被带飞起来,‘咣当’落到大烟的脚边。

    能耐,你别跑啊。

    大烟捡起凳子就想砸过去,看到院子外的情形,又默默地把凳子放下来,很是温柔地拍拍上面的灰。

    不生气哈,一点都不生气。

    得千万小心点,不能坏了小仙女的形象。

    娇爷看了一眼正在装模作样的大烟,咳咳了几声,冲着院门口喊:“都没事了,真的啥事都没有,都回去睡觉吧。”

    众人:……

    确定真的没事了?不会再吱哇乱叫,或者是惨叫?大半夜的,听起来渗得慌。

    “对啊,都回去睡吧,啥事都木有。”一脸微笑的小仙女,单纯可爱,美丽动人。

    在黑夜里,暗淡的月光下,很是渗人。

    众人突然感觉好冷,可能是这个秋天提前发凉了,于是赶紧扭头转身回去。

    好可怕,刚看到啥了?

    看到个屁,啥也没看见。

    ……卧了个去了,好彪悍的小女子,竟然连亲爹都敢揍,还揍得鼻青脸肿的。

    别以为天黑,他们看不见。

    肿成那样,不是瞎子都能瞅得见,简直了。

    仆人们心颤,少夫人貌似很凶。

    这一夜,许多人都未得安宁,皇宫后院的几处,也同样是如此。

    ——

    九月初十,天空一片晴朗。

    这一天正是八位公主大婚的日子,身在皇城的所有臣子,不论品级,都受邀进宫,参加八位公主的成婚典礼。

    大殿前人山人海,锣鼓喧天,热闹非凡。

    大烟本不想去凑什么热闹,但一大早就被娇爷从被窝捞起来,拖着拽着要去看婚礼。

    一向爱睡懒觉的娇爷都如此,大烟哪好意思睡懒觉,不情不愿地起床,然后不情不愿地跟着去。

    大殿前的操练场很大,一平方米站四人,能容得下二三十万人。

    因此尽管人很多,却没有显得十分拥挤。

    娇爷拉着大烟,直接上了台阶,台阶分成了三个层次,最上面站着的是项皇与夏皇后,第二层是大臣及其亲属,第三层是官小一些之人。

    显得层次分明,也十分齐整。

    娇爷拉着大烟上了第二层,紧挨着第一阶层,距离项皇与夏皇后,仅有九个阶梯的距离。

    项皇看到大烟,眼睛微闪,朝她招手:“过来。”

    大烟:→_→

    你在叫谁?小仙女没听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