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0章
    光头有点懵逼,他只是敲门叫自家妮子出来而已,为什么会来了这么多人。

    一个个神色惶惶,是发生什么了吗?

    “发,发生什么事了吗?”为什么会这么多人跑过来,光头一脸惊惶。

    难不成自己惹恼了项皇,然后项皇派兵来包围,这些人聚过来,要商量对策?

    众人有点懵,不明所以地看着光头。

    明明是他自己惹的事,却问别人发生什么事情。

    大烟黑沉着一张脸:“发生什么事,你自己心里头没点逼数吗?”

    光头更加惊慌,无措道:“爹,爹好像把陛下惹恼了,正来找你商量来着。难不成,难不成……陛下派兵来包围,要把咱们抓走?”

    众人差点吓屎,赶紧派人去查看。

    然并卵,屁事没有。

    派兵包围这种事情压根没发生,就只听到你丫在这里大声惊呼,那慌乱的大叫声,说不准隔壁家都听见。

    “没,没事啊?”光头挠了挠脑袋,一脸庆幸,又好懵圈的样子。

    被从睡梦中吓醒,衣衫十分凌乱地跑出来的众人:……

    大烟深呼吸了几口气,把袖子撸起来,伸手揉揉自己的腮帮子,冲着所有人微笑:“没事的,他梦游了瞎叫唤,其实一点事也没有,大伙都回去吧。”

    众人:这梦游厉害了,嗓门真大。

    “老子还没……”光头下意识反驳,立马就被大烟踹了一脚,后面的话就咽了回去。

    娇爷也揉了下脸,笑着挥手:“没事,都回去吧,真的一点事都没有。”

    众人:……

    真是一口气堵在嗓子眼里,差点忍不住想要骂娘。没事你大晚上大喊个屁咧,吓死个人。

    半夜三更的,还以为来失火,或者是死了人,把人给吓够呛。

    结果啥来着,一点事没有。

    心塞得要死。

    也不知该说点啥,mmp想瞪人又不合适。

    换作是夏家其他人,敢这样干挨眼刀子是轻的,打残你都有可能。偏偏是光头,来者是客,又是亲家公,不想谅解都得谅解,真他娘的哔了狗了。

    走走走,回去继续睡去。

    等到人全走了,光头就挠了把头,一脸不解:“又没出啥事,一群人都跑这里来干啥?对了,大烟你刚才干啥踢我,明明是你在撒谎,爹连觉都没睡,哪是在梦游。”

    大烟:呵呵~

    “你等会啊,等一会儿就行。”小仙女先把袖子撸紧一点,再找根像样点的棍子。

    放心,绝对不打死你!

    娇爷:……

    作为女婿,他要不要提醒一下岳父大人,你家闺女正在找合适的棍子,准备削你一顿?

    想了想,没有提醒。

    他家岳父大人不止一次这么莽撞地敲门了,也就门比较结实,要是稍微不结实点的,恐怕会被直接捶开。

    那力气大的,像拆房子。

    光头愣在那里,脑子不自觉地动了一下,就一眨眼的功夫,猛地一下子就醒悟过来。

    一群人之所以跑来,是被他给吵到的。

    一脸恍悟,原来如此。

    真他娘的,差点吓死老子,还以为项皇会那么小气,屁大点事情就把夏公府给包围。

    “大烟啊,爹……”正想把自己想到的跟大烟讲,就见大烟拿了一根一米多长,有三岁幼儿手臂粗的漂亮棍子出来。

    光头:“!”

    不好!

    一瞬间反应过来,光头扭头就跑。

    “这你倒反应挺快,你个……”大烟哪能让他跑了,一棍子把他撂倒,不料光头摔得厉害,脚上一只鞋子飞起来。

    啪!

    飞大烟脸上去,打了个结实。

    大烟:……

    不是绑得很好的吗?为什么鞋子会飞,为什么?卧个个大艹了,向光头你个蠢驴……

    去死啊!

    大烟扔了棍子,捡起那只臭鞋子,‘啪啪’往向光头脑袋上打。

    “别,别打……你娘咧,别打脸……”向光头赶紧护住光溜溜的脑袋,可刚护住头,脸又挨了抽,疼得他直呲牙咧嘴。

    大烟打不停手,竖着眉毛:“你叫我别打?难道我没告诉过你,我最恨的就是被鞋底打脸?我特么要不把你打成猪头,跟你姓!”

    “死妮子,你本来就跟老子姓!”向光头被打了几下,疼得要死,嗷嗷大叫着,爬起来就跑。

    大烟伸脚踩住他另一只鞋子,向光头脚底下一绊,又一头栽地上去。

    砰!

    摔了个结实。

    “去你娘的跟你姓!”大烟捡起鞋子,使劲砸了过去,这才消了大半的怒火停下手。

    向光头本来已经跑出院子了的,见到一群人偷偷摸摸走回来,并且往这边看。

    顿觉得不妙,立马就就停下脚步。

    “呵呵,还没回去睡呢?快回去睡吧,我好像忘了拿东西,我回头看看。”见大烟没有追上来,冲他们尴尬地笑了笑,扭头又跑了回去。

    众人:……

    光头也憋了一肚子气,暗骂:这死妮子,还在别人家呢,也不给老子留点面子。

    哎呦喂,这脸真疼。

    才进院子就见大烟站在那里洗手,两只鞋子落得一边一个,想了想就去捡了起来,一边防备着一边往脚上套,余光在找那根棍子。

    发现棍子已经收回去,又怂了。

    “说吧,大半夜的,找我有啥急事。”大烟把手给洗干净,气也差不多消完。

    冷静下来,才想起这事来。

    光头防备地看了下大烟,确定大烟身上没有别棍子,这才微微放心。

    “那啥,陛下不是宣爹入宫嘛,爹刚在在宫里的时候,也不知犯了点啥事,被陛下拿棍子追着打了好几下。”光头伸手比划了一下,“那棍子有这么长,跟你刚才那根差不多粗。”

    看着溜光溜光的,肯定经常使。

    大烟木着一张脸,一国之君那么不要形象,拿棍子来打你个夯货?你当他是你娘,一言不合就甩棍子吗?

    你干啥事了,说清楚。

    娇爷小声道:“据说项皇是举棍子起义的,后世称之为举竿起义。一竿棍子,耍得特别威风,可横扫千均。”

    大烟:……

    好像许婆子也特别喜欢棍子来着,她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呸,屁个不得了。

    她也喜欢使棍子来着,没什么不一样。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