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7章
    到了宫门,光头的目光首先就落在那六丈高的宫墙上,瞪大了一双牛眼珠子。

    还真是高,得有二十米出头。

    进去皇宫以后,回头看一眼,发现厚度得有一丈,顶上还能列兵,正有大项兵在上面巡逻着。

    此时已经是晚上,上面已经点了火把。

    一般人想要翻过这座城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墙高成这个样子,跳不上去。

    皇宫的建筑物看起来要比外头的好,可能是十分宽阔的原因,没有给人一种密密麻麻的感觉,反而显得十分宽敞。

    宫门刚进去地方,就是操练场。

    操练场的后面,就是一个巨大的宫殿,看起来是只有三层的尖顶楼,却有四五丈高,看起来十分雄伟。

    宫殿的两旁,是一排排矮小一些的房子,但因为跟宫殿连接在一起,看起来也很有气势。

    光头暗叹,皇宫果然不一样。

    不知道这宫殿的后面,会是什么样子。

    实际上皇宫里最大的建筑就是这一个,御书房也在这个建筑里面。

    再后面就是帝王的后宫,只在一个角落里建起来的一座又一座独立两层尖顶小楼,有着独立的院子,在整个皇宫看来,就有些寒碜。

    光头还在惊讶好奇着,就被带进了御书房。

    其实就是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大一点的书房,里面有着几个大书架,摆放了一些书籍,还有一个超大的书桌,皇帝一般就坐在书桌上办公。

    十天左右不定上一次朝,其余时间若然有事,都在御书房这里,把事情搞定。

    “陛下圣安。”光头虽然什么东西都很好奇,但还知道要行礼,赶紧朝项皇请安。

    项皇挥了挥手:“起来吧。”

    本有很多话要问的,可看到光头一脸懵逼的样,项皇反而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静静看着光头,就发现光头什么东西都在好奇,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的确,光头是没怎么见过世面。

    跟了周维以后,大多时候都在城主府内,不是训练就是给周维剁肉。

    虽说脑子会记事,却不怎么思考。

    不懂得举一反三,看起来蠢也是正常。

    “你有没有念过书?”项皇终于找到了话题,一脸淡然地问道。

    光头挠了挠头,傻傻地笑了笑。

    “不怎么认得呢,小时候夏大夫教过草民一点,但草民没什么时间,学的不多,只认识简单的一些。”后来忘记小时候的事情,连字都不怎么想得起来。

    现在有了记忆,倒是识得一些,但认得不全。

    “你看看这本书,看看能不能看得懂。”项皇把一本书扔了过去。

    光头赶紧捡起来,翻开往里头看。

    才看了一页,就一头的雾水。

    很抱歉地说,他基本看不懂,压根不知道里面说的是什么鬼东西。

    光头是个诚实的,翻了两页以后,就把书双手递回去,一脸局促与不好意思,讪讪地说道:“那啥,草民没看懂,压根就不明白里头说的是啥。”

    项皇面无表情地把书收回来,虽说山长水远,一时间根本没有办法去鱼尾村打听事情。

    但用脚趾头也能想得到,许更不会让光头有好日子过,当时许更那仇恨的怨毒,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心知那个人对他有多么的残忍。

    说实话,能活下来已属不错。

    欲要学点什么,自然很是艰难。

    光头已经三十多岁,又憨傻成这个样子,遇事不知道去动脑子,再去学不止是晚的问题,还会很是困难,根本不能指望光头能有多好。

    项皇心情很是复杂,不知作何感想。

    “你对你……你的父亲,有什么感想?”项皇迟疑再三,才问出口来。

    光头愣了下,努力让自己思考了一下。

    “死都死了,还能有啥想法?没想法。”光头不懂得拐弯抹角,傻傻地就说了出来。

    项皇嘴角抽了一下,换了个法子:“如果你父亲还活着,又找了他,你会怎么样?”

    光头摸了摸脑袋,这种需要动脑子去想的事情,他听了有些烦躁,不过还是很认真地想了想。他的前三十一年也不是没有爹的,只是那个爹压根不是他的爹,而是他的仇人。

    再加上又步入中年,对爹这种生物,压根没啥期待。

    谁知道会不会是个活爹,一点都不想要。

    “也没啥想法,要是他没事,我娘又认他的话,我就喊他一声爹,我娘要不认他的话,我就当不认识。”光头一脸诚恳,是个好儿子。

    听在项皇的耳朵,感觉却不是那么好。

    事实上项皇已经在想,要么就把孩子认回来,但余生不再与杨柳儿见面。

    不管谁对谁错,都造成了如今这样。

    再见面,似乎也不太好。

    眼前这憨傻的儿子却告诉他,只要杨柳儿不认他,就不认他这个爹,这让他很是烦躁。

    “如果你父亲的身份地位很高,能给你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和极大的权利呢?”项皇忍不住又道。

    仔细地盯着光头的表情,不错过一丁点儿。

    光头愣了一下,呆呆地想了想。

    若换作是以前的话,他可能还会想一下,说不定就真认了这个活爹。

    毕竟日子过不下去,三个娃儿没一个能吃得饱,媳妇儿瘦得都不成人样。

    若是能认这么个活爹,就能让家里头的日子好过,他就是悄悄地,也会认了下来。

    可现在不一样,日子很好过。

    他的要求又不是很高,只要娃儿跟娃儿娘都好好的,他娘也好好的,别的东西他就不会去琢磨。

    权贵这东西,不是不稀罕,只是没那么重要。

    “草民感觉现在也挺好的,也挺满足的,要是草民的娘,媳妇孩子都不想认,草民也不会想认。”这是真心话,一点追求都没有,老实得令人发指。

    项皇黑沉着一张脸,死死地盯着光头看。

    也就是说,无论如何,他这个爹对光头来说,都是无关重要的一个人,认不认都无所谓。

    最重要的是家人,有人同意了才会认。

    明明很没追求,听起来却很是美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