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0章
    人一旦想不开的时候,就容易钻牛角尖。

    哪怕项皇是一国之君,拥有着大智慧,站在这块大陆的顶峰,也有着他堪不透的事情。

    没有得到许婆子消息之前,项皇虽然人有些暴躁,但不失为一个好君主,为这片大陆做了不少贡献。

    得到消息后,就沉浸在痛苦的真相之中,不能自拔。

    夏皇后很是担心,想要安慰项皇,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一直站在御书房门外等着。

    这一等就是天黑,里面才安静下来。

    夏皇后小心亦亦地走进去,发现里面的东西真的烂得可以,这种破坏力不得不令人佩服。

    “与其一个人在这里痛苦纠结,不如去找她,总不能光你一个人能受,她却在安享晚年。”并不是对杨柳儿有意见,只是想法子给项皇寻个突破点。

    一大把年纪的人了,整天如此狂暴,身体会受不住。

    若是换作年轻时,才懒得理他。

    “你说……寡人是不是错了?”项皇一直想不通的是这一点,不认为自己有做错什么,但的确是因为自己的不信任,失误造成如今的结局。

    本来还是有机会的,被他亲手毁掉。

    夏皇后说道:“一大把年纪了,说这个也没用。按照小虎妞说的,过去的事情,你跟杨柳儿都没有错,错的只是那个叫许更的。”

    “有些事情,真的很难说得清楚,就如我爹跟我娘,就因为差了几天的时间,就错过了一辈子。真要计较起来,算谁的错?”

    “其实谁都没有错,只是老天爱捉弄人。”

    说起来项皇与杨柳儿的事情,还是与夏大夫跟忍冬的事情有些相似。

    只不过前者一个以为对方死掉,一个以为对方在欺骗,也不是没有去寻找,但鬼知道会灯下黑,许更就藏在项皇去过无数遍的黑山县的一个小村庄里。

    后者都以为对方已死,但都没有放弃一点点希望,到老了仍旧尽可能地打听。

    都是到老了,才发现对方的存在。

    “相比起来,你们已经很是幸运了。”夏皇后面无表情,“那个年代,失散的人有太多太多,直到现在都没有消息的,大有人在。”

    活着总是有希望,就怕死掉了。

    也不是所有人都是长情之人,一万个人恐怕都挑不出来几个长情的。

    两人共同有了孩子的,身边也带了孩子的还好说,要两人之间没有孩子,又或者孩子不在身边,感情再深又如何,一旦失散,过了好几年都找不到人,也会忍不住再找另外一个,人都是害怕寂寞的。

    虽说项皇是赌气,才一下娶了这么多女人,生了那么多的女儿。

    可不去找,难不成替你守身?

    “孩子你想认就认,不想认也罢,反正我看小虎妞那个样子,也不稀罕认你。”

    项皇后给项皇提议:“这件事要不要公开,那就要看陛下是怎么想的。不过我觉得,你这脾气要是能收一下的,不如见上一面,好好谈一下。”

    “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项皇面无表情:“你越来越没大没小了,都敢在寡人面前以‘我’自称了。”

    项皇后翻了个白眼,说了半天的话才反应过来,会不会太晚了一点。

    “要不然,你把我休了,赶出宫去。”突然就想到这个,夏皇后一脸期待地看着项皇。

    项皇冷声道:“别做梦,你就老死在这宫里吧。从你算计寡人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你一辈子都离不开这里,永远都出不了这皇城的门。”

    夏皇后:……

    瞧这小气的,不就是趁着过敏,摸了他的内裤说他跟她有一腿,让所有人都误会了吗?有必要记到现在么,简直小气得要死。

    那时候她也无奈,这个身子根本没法子嫁人,那么多人到她家来提亲,她总不能把自己身体有问题的事情传出去,反正跟他也熟,就拿来当挡箭牌。

    谁知道他那么上道,给她一个皇后当。

    别以为她不知道,其实他压根就不想让任何人坐这皇后的位置,让她当这皇后,是省了那一群女人来争。

    明明各取所需,却不想认账。

    “白给你出主意了,小气成这个样子,怪不得小虎妞不想认你。”气走之前也得埋汰你一下,让你自以为是,骄傲自大,活该你一百多个媳妇,却始终寡人一个。

    想起那个长得跟杨柳儿很像的小虎妞,项皇神情微怔了怔,胸口又跟堵了什么似的。

    还想砸东西,但已没得可砸的了。

    于是项皇想了想,要了一匹马,朝马厩那边骑过去。

    正坐在粮草车上,指挥着宫奴打理马厩的周崖哪里知道,自己又项皇给惦记上。

    “对对对,给马刷身的时候,就要这么做,想当初本将军年轻的时候……”周崖提起当年事,也是一脸的感叹,当时根本预料不到今日。

    一路跟着项皇,也不过是混口饭吃。

    谁想这么一混,就混到这程度。

    讲真,项皇了不得啊。

    就是英雄难过美人关,这辈子算是栽在杨柳儿这个女人身上。

    话说回来,杨柳儿这女人……

    也够可怜的。

    说不准项皇现在正无比痛苦与纠结,都一大把年纪的人了,还这么想不开,活该他难受。

    嘿嘿。

    哪料正腹诽着,就听到马蹄声传来。

    “谁那么大胆,都进了宫了还骑马?”周崖扭头看去,差点一头栽下粮草车,顶了一身的草,连忙爬下来,恭敬地喊了一声,“陛下圣安。”

    项皇面无表情:“看来你这日子,还是算得很不错。”

    周崖讪讪地低头头,这日子对他来说,也没有那么难熬,除了蚊子多了点以外,一切都还好。

    一群兔崽子乐意听他讲故事,他也乐意讲,不跟在府上时那么无聊。

    算起来,是挺不错的。

    可这种事情他哪能说出口,老实憋着还来不及哩。

    “陛下这么晚到这里来,是有什么急事吗?”周崖就一脸谄媚,赶紧转移了话题。

    项皇原本是想找周崖谈心的,看到周崖这个样子,就觉得自己似乎来错地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