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9章
    说好的不生气咧?

    瞧这脸黑的,怪唬人的。

    “这杨柳儿的性子,听起来还挺有趣。”夏皇后笑了笑,问夏大夫,“那个许更,是不是对她很好?”

    夏大夫小心看了项皇一眼,这才说道:“何止是好,简直好得不得了。”

    “就是杨柳儿心硬,一点都不感动。”夏大夫说到这,一脸的叹息,“说实话,若是杨柳儿能安安分分地过日子,肯定会过得很好。”

    那会村里村外的妇人,提起杨柳儿这个人,哪个不羡慕嫉妒的,恨不得被许更疼着的那个人是她们。

    毕竟许更得不难看,人又勤快能吃苦。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夏皇后吐了一口公道话,扭头看向项皇,“项叔叔,这一句话说到你心坎里了没有?”

    项皇:……

    熊孩子别闹,都四十多岁人了,还不长性子。

    夏大夫又是一脸懵逼,他家闺女竟然喊项叔叔,这个梗他看不明白。

    难不成就因为是石女,就不能当成妻子看待吗?

    夏大夫突然就有些愤怒,觉得项皇可能是个好君主,却不是个好丈夫。

    嫁给项皇的女人,都很倒霉。

    后宫一百多个妃子,没一个能生出儿子来,他家闺女到现在还是朵黄花。

    “这宫里的东西真不好吃。”夏皇后把点心盘放了下去,叹了一口气,“还是我那侄媳妇好,人长得可爱好看,做的东西也很好吃。”

    夏大夫暗暗琢磨,既然家里头的东西好吃,那就回家里头吃,待在这皇宫里也不好,以后干脆就住在家里头,不回来这破地方。

    要是觉得皇城不好,那干脆就去鱼尾村。

    鱼尾村那个地方,现在也是个好地方。

    “大烟那丫头做东西是好吃,也藏了不少好东西,你要是不习惯这宫里,就跟爹回去。”

    可能是夏皇后的样子太过随意,夏大夫也放松了许多,捡了大烟的长处与夏皇后说:“你可能不知道,鱼尾村让大烟那丫头给拾掇得,看起来特别的好,住在那里特别舒服自在。”

    “你要不想待皇城这,爹就带你回鱼尾村去,那里样样都好,吃住都比这里强。”

    夏大夫才说完,就发现自己被盯上。

    对上项皇那双诡异的视线,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不由自主地讪笑着。

    “鱼尾村很好?”项皇沉声问。

    “还,还行吧。”夏大夫犹豫了一下,把大烟开了荒,要建小楼的事情说了出来。

    很是迟疑地,又把大烟发现溶洞,可以安全到对岸的事情,也一并说了出来。

    对岸那地方,他也去过。

    那风景与奇异景象,简直了。

    最令他欣喜不过的是,那边的药草长得特别好,采来入药最好不过。

    虽说大烟这丫头性子不讨喜,但懂得的还是挺多的,要让他换个孙媳妇,他也是不太乐意的。

    说得夏皇后一脸向往,整个人都坐直了。

    “项叔叔,要不然你到时候出个告示,就说我已经死了。我褪了这身宫装,换上粗布麻衣,跟我爹一块到鱼尾村去。”夏皇后蠢蠢欲动,两眼放光地看着项皇。

    项皇冷着脸:“别做梦。”

    夏皇后垮了脸,一脸不高兴。

    “爹,他欺负我。”夏皇后第一次开口喊爹,还撒了娇。

    都四十二岁人了,这种事情做起来,让人看着十分别扭。

    看得项皇眼角直抽,先给了她两个眼刀子。

    之后就渐渐地沉下脸,冷眼看着夏皇后各种造作,换作别的地方他就答就她了。

    但鱼尾村……寡人都没去,你还想去?

    夏大夫虽然高兴闺女开口喊自己爹,可对方是一国之君,让他跟君主对上,这不是要他老命么?

    要老命也没事,问题是要了老命也不顶用啊。

    “瞧你那一副怨天怨地,恨不得吃了这贼老天的鬼样子,难不成你也想去鱼尾村?”夏皇后挑着眉,得意地看着项皇,“那就去啊。”

    项皇面色一下子变得更加阴沉,黑得能滴下水来,大袖一挥:“滚!”

    夏皇后立马起身,挽着夏大夫的胳膊往外走。

    还吓得满身汗,正一脸懵逼的夏大夫,眨眼的功夫就被扯出门口。

    “好儿,这,这……”夏大夫还没得来及说什么,就见夏皇后一脸严肃,眉头蹙紧,到嘴的话就咽了回去。

    夏皇后松开夏大夫的胳膊,说道:“你先回去,明日一早,我再回去看你们。”

    夏大夫张了张口,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千言万言也只说出:“你小心一些。”这五个字。

    夏皇后点点头,只说自己没事,让夏大夫不要担心。

    等到夏大夫离去,夏皇后的眉头又一次拧了起来。毕竟在在一起相处了几十年的人,对项皇的心思,夏皇后还是能猜出来一些。

    只是项皇的脾气,近来也太暴躁了点。

    这里离御书房并没有多远,她能清楚地听到御膳房传来的声音,项皇又在乱砸东西。

    对那个杨柳儿,她也真是好奇了。

    能让项皇暴躁如此,简直不是凡人。

    夏皇后原地站了一会儿,又朝御书房走回去,静静地等待在门外,默默地听着项皇砸东西,还有时不时传出的暴躁嘶吼声。

    心头暗自猜测,项皇到底是怎么想的。

    项皇是怎么想的?他自己也不清楚,心头两种思想在纠结争斗。

    一种思想并不愿接受所谓的事实与真相,宁愿这么多年来恨对了人,那个女人与那个贱奴狼狈为奸,设局谋害于他,直到现在还想算计于他。

    一种思想是接受事实,认清真相,误会了就是误会儿,自以为痛苦了一辈子,却不及那个女人的万分之一,因为他的骄傲自大,被算计都不知道,使得两人痛苦纠结一辈子。

    已经老了,都快一脚踏进棺材的人,这么多年他觉得自己也逐渐冷静下来。

    以为有一天再起来那个女人,自己能够以平常心对待,不料竟会如此狂躁。

    杨柳儿那个女人有毒,毒害了他一生。

    到如今都没几个年头可活了,还来荼毒于他,简直可恶之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