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1章
    不能怪向光头如此的怂,主要是来的时候周维告诉过他,项皇这个人脾气有些暴躁,喜怒无常,让他好生防着点,千万别得罪人。

    而向光头不用脑子思考,自然不太懂那话里内含的意思。

    项皇凝眉看着向光头,不知想到了什么,朝大烟看了过去。

    大烟淡淡道:“他蠢,还不知道。”

    向光头又抹了把脑袋,有些懵圈,什么叫他还不知道,在打什么哑谜。

    后知后觉地,又觉得自己这样不对。

    对方是大项君主,自己不能跟防贼似的防着对方,想了想就松开小鹿,朝大烟那走了去。

    没走几步,屁股又让小鹿撞了。

    不过这一次向光头站得很稳,并没有被撞趔趄,反倒是小鹿撞到有弹性的屁股,被反弹了回去,差点摔倒地上。

    大烟捂额,实在没眼看。

    项皇原本浑身紧绷,等着向光头的各种反应,哪曾想到连小虎妞都知道他的身份,这个憨货却一点都不懂。

    一时之间,不知是该失望,还是……失望。

    总而言之,很不是滋味。

    本以为他们是日子不好过,又或者是向往着权利,才在知道身份以后就找来。

    结果一个不稀罕,一个压根不知内情。

    心塞,自是不必说。

    看着向光头的眼神很是复杂,是了,他有很多孩子。一百多个女儿,多到他神烦。

    可儿子却只有一个,就是眼前这个憨傻的家伙。

    傻货,却不知道他是他父亲。

    “这小鹿是不是从天堑河那边得来的?”项皇面无表情地背着手,朝大烟问道。

    如此安静,项皇倒是不习惯了。

    大烟冷笑了一下,瞥眼:“别想找话题聊天,民女不想跟陛下您讲话。”

    侍人上前一步,又要发作,但被项皇挥退。

    “妮儿,你说话客气点,人家可是皇帝,不是你周大哥那样的。”向光头有些担忧,扯了扯大烟的衣角,有些防备地看了一眼项皇。

    只是一眼,很快就收回视线。

    大烟点头:“那你跟他聊。”

    向光头:……

    不,老子害怕!

    项皇先是怔了怔,之后哂然一笑。自从自立为帝以后,就未曾被人如此嫌弃过,

    不知为何,竟觉得有些新鲜。

    尽管心里头仍旧乱糟糟的,项皇还是愿意留下来,看着这父女俩。

    “鱼,煮好了吗?”有侍卫拿了椅子来,项皇顺势坐了下去,指了指锅。

    大烟正想说没他的份,就被娇爷扯了一下衣角。

    不是说好了吗,找到人以后,不管对方是什么样的身份,能不交恶,就尽量不要交恶。

    你不能因为你自己来了小日子,就不开心各种怼人。

    本来好好的,怼坏菜了可不好。

    大烟看到娇爷一脸的不赞同,不由得愣了下,忽然间就一脸恍悟。

    是了,她差点忘了这回事。

    看向项皇,虽有些不情愿,但还是说道:“快了,再等片刻。”

    项皇就看了娇爷一眼,一脸意味深长。

    娇爷绷紧了身躯,冲项皇讪讪地笑了下。

    按理来说,他应该喊一声姑父的,可刚进来就各种怼,他都不好插话。

    况且他还装失踪呢,自然不好冒头。

    “过来,与寡人说会话。”项皇将视线移向向光头,招了招手。

    向光头(⊙o⊙)…

    陛陛陛下要找他谈话,好紧张,死妮了你快告诉老子,要怎么办。

    “赶紧去。”大烟又一脚踢了过去。

    向光头心头暗骂了几声死妮子,无比忐忑地被踢了过来。

    项皇皱了皱眉头,这小妮子不止不好说话,连对自家亲爹都不客的气,又何止是虎,简直就……

    没规矩,没教养,大不孝。

    皇朝一百零八个公主,虽然不见得好到哪里去,但也不至于在长辈面前没有礼貌。

    遇到长辈,都是恭敬有加。

    小妮子忒恁,得治。

    不由得瞥了娇爷一眼,他那么多个女儿都没有看上,偏偏看上这么个孙女。

    真是……乱了辈分。

    “来,坐这里。”项皇指了指放在他跟前一米多外的凳子,示意向光头坐下去,“跟寡人说说你小时候的事情。”

    向光头心慌慌,连忙看了大烟一眼。

    大烟撇了撇嘴,不理他。

    向光头没了主意,就乖乖地坐小板凳上,老大块的一个粗汉子,坐在小板凳上,乖得小狗似的。

    项皇见向光头不说话,重复道:“跟寡人说说你小时候的事情。”

    向光头抬头看了项皇一眼,拿手挡着脸,悄悄回头去看大烟。

    大烟:……

    为什么会怂成这样,平常不挺横的吗?

    “陛下体恤民情,你老实说就行。”大烟翻了个白眼,说完就把锅盖掀开。

    一股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向光头咽了咽口水,胆子一下子就大了起来。

    “草民小时候长得皮实,上山能打猎,下水能摸鱼,特别能吃,壮得跟头牛似的……近来生活很好,草民一顿就能吃下一大盆肉……”向光头对自己各种吹嘘,但听起来都是好的,没有一点不好。

    大烟面无表情地上前,一巴掌抽向光头后脑勺去:“说你半年以前的事情,讲讲你是怎么吃不饱也穿不好,脑袋又是为什么变得这么蠢的。”

    向光头冲着项皇讪讪一笑,回头小声对大烟说道:“这往事不堪回首,咱就不回首,提它……”话还没说完,就又让大烟给踢一脚。

    “以前的事情又不好,提它干啥,多不好意思,多丢人呐?”向光头不死心。

    大烟就不说话,呵呵直笑,又伸了脚。

    项皇皱起了眉头,看着向光头:“你就是这么当爹的,让自家闺女揍了,也不还手?”

    向光头摸着脑袋,讪讪地笑道:“没事,别看这妮子凶悍,其实对草民还是挺好的。草民皮糙肉厚,多踢几下也不疼。”

    项皇面无表情:“那还是要教养好。”

    向光头这心里头就嘀咕了,他倒是想教养好,可这不是没把人养好,打又打不过,教也教不了么?

    “不,不用,挺好的。”向光头不想在外人面前说自家妮子不好,反正自家妮子再是不好,也比别人家的强。

    本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