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9章
    “谁说不是呢?”听到项皇说老,周崖也是一阵唏嘘,“好像才眨眼的功夫,就一大把年纪了。隔壁那个老,跟老臣不相上下的年纪,连重孙都抱上了,老臣家这臭小子,媳妇还没影儿。”

    项皇:滚滚滚……

    来人啊,把这老货叉出去弄死!

    项皇现在的心情有多复杂,就有多想弄死周崖,就是当初那么多个兄弟一起立竿起义,到现在就只剩下周崖一个,他心头万分不舍。

    要不然肯定弄死,大卸八块。

    “周混蛋,你说,小虎妞若说的是真的,寡人该当如何?”到底是不死心,项皇又问了一句。

    “甭管呗,她不爱当公主就甭当,反正她厉害,她能耐,让她自己嘚瑟去。”周崖理所当然地说道。

    项皇的面色沉了下来,死死地盯着周崖。

    周崖:“!”

    他家陛下不会那么凶残,真想弄死向家人?小虎妞是虎了点,可也挺可爱的,还做得一手好鱼,弄死可惜不说,还会得罪你家皇后,多不划算。

    于是周崖仔细琢磨了一下,试图去说服项皇:“陛下可能有所不知,这小虎妞的夫婿并非别人,正是夏公府那位失踪的小世子,皇后娘娘的亲侄儿。”

    “您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就莫要为难小虎妞了。”

    咦,好像不对。

    算起来小虎妞是项皇的孙女,要是跟夏家那小子在一块,岂不是乱了辈分?

    咳咳,乱,反正不关他事。

    项皇怒火冲冠,一脚踹了过去:“去你娘的,周崖你个夯货,寡人说的是这件事吗?寡人说的是杨柳儿的事情。”

    周崖被踹得往后一仰,连人带椅子摔了下去。

    一旁的仆差点吓坏,悄悄看了项皇一眼,这才把人给扶起来。

    “哎呦喂,老臣这身老骨头哎。”周崖其实没啥事,就是吓冒了汗,趁机博取同情。

    项皇冷冷地笑着,目光深冷地盯着他。

    周崖:……

    这老变态越活到老,就越没同情心,自己都嚎成这个样子了,也不见问询一下。

    还用那个眼神看着,怪吓人的。

    “这件事,老臣觉得应该是真的。”只是对上项皇的眼神,周崖就从来没有赢过,讪讪地笑了下,还是把怀里藏着的信给拿出来,放到桌面上。

    挺厚的一叠,都是从大青城传来的。

    用飞鹰来传送,速度相当的快。

    项皇扫了桌面上的信一眼,又冷冷地盯着周崖。

    周崖讪讪地笑了下,指着信说道:“老臣知道的,都写在信里面。本来昨日带去给陛下看的,只是陛下好像不太高兴,老臣就没敢拿出来。”

    项皇一脸深冷地笑,莫不成寡人现在就高兴?

    煞气伤人,周崖往后缩了一下。

    项皇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这才将信一封封看下去,越看眼底下就越是复杂,面色越发阴冷。

    “四个月前,你就知道这件事,却直到现在人来了,才告诉寡人?”项皇紧攥着信,厚厚的一叠,一下子被攥烂了去。

    手不自觉僵了僵,微松了下。

    动作很是隐秘,谁都没有发现。

    周崖瞥了项皇一眼,使劲缩着脖子,这事怎么能怪他。这老变态脾气有多冲,对这件事又有多恨,不把整件事情搞清楚,他哪里敢立马就上报。

    再说了,他后宫美人那么多,难不成还能惦记杨柳儿不成?

    要知道杨柳儿现在不是二八,不是二十八,也不是三十八,面是五十八岁,老太婆子一个了,有了这么多的美人,脑子有病才会惦记一个老太婆。

    虽说杨柳儿也有错,可也不能全怪杨柳儿。

    太早把事情说出来,就等于要了向家人的命,这种事情他哪能轻易就说。

    “那啥,陛下啊,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向家人也没有做错什么。甚至都不敢跟您一个姓,你就当作是一个屁,把它给放了呗。”

    周崖就是为了自家儿子,也得替大烟说话:“就跟小虎妞说的,各自安好。小虎妞还回鱼尾村去,你回宫继续搂着你的美人去,多好。”

    项皇:……

    “来人啊,把周崖给寡人绑了,不扫足三个月的马厩,不许把他放出来。”项皇猛地起身,把刚坐的椅子给砸了,才狠狠地一挥袖,大步离开大堂。

    周崖(⊙o⊙)…

    “扫多久来着?”周崖扭头问仆人。

    仆人默默地伸出三根手指头,晃了晃。

    周崖老脸一抽,还真是三个月,这老变态真会整人,马厩里蚊子那老多,咋过?

    他娘的,得想个法子。

    项皇怒冲冲离开大厅堂,却没有直接离开周府,快走到府门时拐了个弯,又走了回去。

    “他们住在哪个院子,带寡人去。”项皇对之前去请人的侍人说道。

    侍人应了声‘是’,小心走在前面。

    此时的大烟正在院子里做鱼,捆着衣裙下摆撸着袖,像足了一个市井悍妇,没有半点淑女的样子。

    一旁还蹲了个粗汉子,正在往鼎下塞柴火。

    之前她怒冲冲地拿着‘棍子’回来,可是把娇爷给吓一跳,还以为她把项皇给打了。

    毕竟第一次见面,又没有什么感情的亲爷爷,估计不会让这女人放在眼里。

    要知道这女人彪,连亲爹都打的。

    好在大烟只是一个劲地吐槽,看起来并没有打过人的样子,那根棍子也不是什么棍子,而是又粗又长的肉条,娇爷才微微松一口气。

    又听大烟说没吃到鱼,就赶紧劝大烟做鱼吃。

    项皇来到院门口的时候,娇爷正在劝说。

    “以后你把棍子都收起来,这里是皇城,你不能一言不合就拿棍子。陛下毕竟是天下君主,你不能跟揍你爹似的,一言不合就开揍,要好好说话。你要实在不开心,那就……”

    正说着,某个粗汉子猛地一下子抬头,扔下烧火棍站起来,朝门口瞪去:“门口有人在偷听!”

    大烟扭头看了一眼,回头就给了粗汉子一脚。

    “偷听个屁,好好烧你的火,还想不想吃鱼了?”你个蠢驴,那是你活爹。

    看到活爹都没感觉出来,有够白痴的。

    本由潇湘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