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2章
    “女子多番逃离无果,在被逼无奈生下三个孩子后,趁奴才有事外出,携子带母逃离,路遇竹马丈夫,阴差阳错之下差点害了丈夫性命不说,还又被抓了回去,就……”

    才说了这点,就见项皇面色不对,周崖说话声就顿了顿,后面的不再说,转而补充了下:“从此以后,就过上了生不如死的日子。”

    原本还能说得仔细一点的,但见项皇面色十分阴沉,很是骇人,周崖就不敢再说下去。

    虽然说的是故事,但周崖觉得,凭着项皇的聪明才智,应该能猜得出来这故事说的是谁。

    项皇冷冷地说道:“既然生不如死,为何不直接一死了之?”

    周崖叹了一口气:“那奴才不是人,以女子的孩子的性命相逼,在女子寻死时就杀死了一个孩子,还是这奴才的亲生的,倘若女子敢死,那奴才一定会杀死所有的孩子,给女子陪葬。”

    项皇久久不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周崖打了个呵欠,对项皇说道:“上了年纪就容易犯困,陛下要是没有什么事的话,老臣就告退回去睡觉了。”

    说完就一副站着就能睡着觉的样子。

    项皇手上拿着的杯子,‘咔嚓’一声就碎了,落了一地的渣。

    “先莫要急着回去,把故事再说清楚一点。”项皇阴沉着脸说道。

    周崖心头暗翻了上白眼,之前想要说清楚一点的时候,这老变态还不爱听,现在他却不想说清楚了。

    也觉得自己刚才说的那些挺完整的,所知道的事情也已经大概说了出来,有关于细节他就不太清楚,想来想去都不知道还有什么好说的。

    “这故事老臣也就听了个大概,也就这么个意思,陛下要是想听的话,可以找另外一个人来讲,这个人肯定知道得很清楚。”将虎妞出卖,周崖也是有些犹豫的,不过想了想,还是虎妞来讲比较好。

    或许等项皇看到了虎妞,一切都会明朗。

    不过话说回来,虎妞不会被砍头?

    周崖有些怀疑地看着项皇,眼底下有着毫无遮掩的担忧,**裸地呈现给项皇看。

    “谁是虎妞?”项皇垂着眼皮。

    “就是老臣今日接进府的,夏老大夫的干孙媳妇,一个特别有趣的小姑娘。”周崖说话的时候,仔细地观察着项皇的表情。

    本以为说出虎妞来,项皇就会想起他说的妞长得像谁这个梗,然后会问他到底像信。

    暗戳着,等着项皇来询问。

    “来人,把周老将军送到马厩去,让周老将军今晚好好将马厩打扫干净,给马刷澡。”结果没有,项皇压根没有询问他的意思。

    项皇冷笑着,毫不客气地就下了命令。

    周崖:……

    老子都一大把岁数了,还让老子干这种事情,会不会太那啥了点,多丢脸啊这是。

    “不,不是,您老不能这样是不是?老臣跟你讲,老臣……”周崖想替自己争取一下来着,可话都还没说完,就让御前侍卫给架了出去。

    周崖:……

    项大力士,老子艹你娘嘞!

    周崖心头大骂不止,却不敢真的骂出来。装作一副悲愤的样子,任由御前侍卫架走着。

    砰!

    才出御房没多久,御房就传来一声巨响,声音大到震耳欲聋,连地面都为之**了几下。

    紧接着各种响声不断,地面不断颤动。

    无论是周崖,或者架着他的御前侍卫,都为之一僵。

    要拆了御房吗这是?好大的脾气。

    周崖眼皮子跳了跳,这老变态都一大把年纪了,脾气还这么冲,行为还是这般粗鲁,怪吓人的。

    “走,赶紧走,快把老夫送马厩去!”周崖也不介意去马厩了,毕竟去马厩总比留在这里的强。

    一大把年纪了,可经不起折腾。

    此时御房已经被毁的不成样子,项皇面色铁青,发狠地踹着桌,重达几百斤的桌被踢得稀烂。

    桌上文本等东西都落到地上,几乎无一完好。

    项皇不知是有多愤怒,一点一点地将桌子踩成了碎渣,连周围的凳子椅子一类的东西,也没有放过,速度快得惊人。

    不过转眼的功夫,御房成了废墟。

    宫人小心翼翼守在门口,谁也不敢去触这个霉头。

    只等项皇发泄够,再劝去休息。

    真是的,周老将军到底说了些什么,大晚上的,把陛下气成这个样子。

    周老将军惹恼了项皇,被罚去打扫马厩这事,很快就传回周府。

    仆人们神色不一,面面相窥,皆是一脸的懵逼。

    他们家老将军又做了什么,为什么又被罚去打扫马厩,这世上还有没有比他们家老将军更丢人的将军?

    “这个项皇听起来还挺不错!”大烟挑了挑眉,觉得这项皇不止仁慈还很睿智,竟然想出这种惩罚来。

    还不错?!娇爷眼角抽了抽,满额黑线。

    “难道你不觉得,堂堂一个老将军去马厩打扫,是一件特别丢人的事情?”有些人臣子宁愿被打几大板子,也不想去干这种丢份的事情。

    出来以后,不知得被笑话多久。

    “这种事情呀……”大烟一脸**微笑,“这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娇爷:……

    大烟一把搂住他的脖子,腿直接抬起来架到他的腿上:“都要到后半夜了,赶紧睡觉。”

    “死女人,你的规矩呢?”娇爷拍了拍她的腿,要睡觉也等回房间,到了床上才睡觉。众目睽睽之下,这个样子像什么话,让人看了说闲话。

    “让狗吃了。”大烟就不想知道什么规矩。

    能活得自在,为什么要那么多规矩。

    娇爷抬头看了看四周,面色一红,也不说什么了,赶紧起身把人拉走。

    这里有一群已经没眼看他们了的人,让人感觉很不好意思,还是不要在这里打扰他们的好。

    “夜深了,该睡觉了。”向光头抹了把嘴角的口水,困得都睁不开眼睛,但还是朝夏大夫走了过去,“大爷,我扶你进房歇息去?”

    夏大夫劳累了两三天,也的确是累得有些走不动,就把胳膊伸了过去。

    本由潇湘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