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1章
    这姑娘有着杨柳儿那张可爱的包子脸,却没有杨柳儿那软包子性格,而是个彻头彻尾的虎妞。

    除了项皇跟他家臭小子,还真没人敢朝他瞪眼,这虎妞是头一个。

    听说这虎妞力气很大,遗传了项皇的能耐,也不知是真是假。

    反正安静的时候,看着挺软绵。

    “据说你想找亲爷爷,老夫还说带你去见一下项皇,十有**就能打听到你亲爷爷的消息,结果你却不想去。”周崖挥了挥手,叹了一口气,“不想去就不想去罢,累了就好好歇着罢。”

    大烟直起身子,不断地抠着手心。

    尽管叫周维不去查,可心里头还是好奇的,特别是听周崖这么一说。

    如若只是进一次皇宫,就能打听到消息,这交易其实还是挺划算。

    只是皇宫这个地方,她真不想去。

    娇爷伸手指头戳了戳她,面无表情地问:“你是怕进皇宫吗?”

    大烟:……

    谁怕了?小仙女这压根就不是害怕,只是,只是……不想触碰一些回忆。

    “你怎么还不滚?”大烟就瞪向周崖。

    周崖喉咙咕噜了一下,调头转身就往外走,根本就不用去断定,这虎妞肯定是项皇那老变态的亲孙女,连性子都像了三成。

    娇爷想让大烟跟着去,就伸手推了一下椅子。

    一下,没动。

    再一下,还是没推动。

    娇爷嘴角抽了几下,默默地放下手,这死女人向来天不怕地不怕地,偏生就是不进皇宫去,连激将法使出来都没用。

    “咱什么时候去夏公府?”夏大夫已经累得不行,可心里头还惦记着去夏公府的事情,不舍得去休息。

    娇爷想了想,对他说道:“爷爷你别急,先好好休息一晚上,等明天一早,孙儿就请周府的人送你过去。”

    只是他还不能回去,等五日后公主们都成了亲,他再出现在人前。

    他爷爷去一趟夏公府,倒是无碍。

    “只是孙儿可能不能陪您去,你一个人可以吗?”娇爷有些担忧地看着夏大夫。

    毕竟七十多岁的人,娇爷担心他的身体。

    夏大夫呆了一下,有娇爷陪着他还没觉得有什么,不陪着去就感觉好怂,心里头各种发悚不安。

    “我陪他去。”大烟立马说道。

    她宁愿去见公婆,也不宁愿去皇宫。

    娇爷:→_→

    “丑媳妇就这么急着要见公婆?”娇爷还以为她至少也会有一点点害羞,胆怯,不好意思,没想到会是这么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大烟呆了一下,木着脸看他:“反正迟早有这么一回。”

    “不过那啥……你爹娘脾气好不?”大烟都不好意思说自己脾气不好,要是公婆脾气也不好的话,很有可能会闹得很不愉快。

    娇爷幽幽道:“不是很好。”

    大烟就抠了抠手心,感觉有点麻爪,一时间有种不祥的预感。

    很有可能,她会与公婆合不来。

    拿大烟没办法,最后周崖还是一个人去的皇宫,刚进御房就有一只毛笔扔过来。

    就见周崖踉跄了一下,恰好避开。

    “怎么这么晚才来,莫不成真的睡了?”项皇面色难看,双眼有着难掩的疲惫,此时已经是初更末时,大多数人都已经休息。

    周崖打了个呵欠,一脸幽怨地说道:“老臣刚要休息来着,听到陛下急召,立马就赶了过来。”

    项皇就不信他,若换成他人如此胡谄,他早就让人叉出去打板子了。

    “行了,别在这里瞎扯,小心寡人要你老命。”项皇不耐烦挥了下手,“听说你傍晚时接了四个神秘人进府,那是什么人?”

    周崖:……

    就知道瞒不过他,只是没想到会那么快,怪不得前脚才把人接府上去,后脚他就差人来把他喊进宫。

    “一个姓夏的老大夫,据说很有可能是夏太夫人的夫君,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是夏老太爷,带了个在乡下认的干孙子。那女子是干孙子的小妻子,因为不放心闺女出远门,那小妻子的父亲也一并跟来了。”

    这回答没毛病,周崖心头暗自得意,嘴里头继续说道:“认亲这事不是小事,又是老臣儿子暗中牵的线,就暂且先住在老臣家中,再安排见面。”

    一切听着都很合理,仿佛近来周府的一切异动都是这个原因,一切的不寻常也得到了合理解释。

    可项皇却拧着眉头,说不上来为什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周崖眼珠子一转,嘿笑道:“那个夏老大夫的干孙媳妇可是个虎妞来着,脾气不是一般的虎,老臣看她长得很像一个人,想带她来给您看看的,结果这虎妞死活不肯来。”

    项皇对这个不敢兴趣,这个天下很大,长得像的人多了去。

    本以为会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没想到只是这些,这让项皇感到很是不满,不由得用冷眼瞥着周崖。

    “陛下,要听故事吗?”周崖摸了把胡子,讪笑问道。

    项皇打了个呵欠,面无表情道:“你可以简单地说一下,说得不好,你今晚就站在这里,别回去睡觉了。”

    周崖老脸抽搐,直接说道:“那没事的话,老臣还是先行告退。夜已深,陛下可要早点歇息,莫要太过操劳。看到陛下如此糟蹋自己的身体,臣倍感心……”

    这老东西,说起来还没完没了了。

    项皇黑沉了一张脸,挥手打断:“行了,别在这里墨迹,赶紧讲你的故事,寡人就当无聊听听。”

    估计是嫌烦,又补充了一句:“简短一点,给你一盏茶的工夫讲完。”

    周崖心想,一盏茶的时间哪里够,这故事说一天一夜都说不完的。

    不过看项皇那个样子,估计没耐心仔细去听。

    于是周崖就仔细地琢磨了一下,要怎么样才足够简短,又能把大概的事情说完整。

    他琢磨了一会儿,很快就有了头绪,如此说道:“那女子好心买了个阴险狡诈的奴才回去,女子与青梅竹马相知相爱结为夫妻,哪知奴才爱她成痴,趁乱杀了女子的父亲,劫持了女子与女子的母亲离开……”

    本由潇湘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