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9章
    是周崖带兵赶到,才在项皇将要被大蛇吞入腹中时,将项皇救下。

    也是项皇命大,否则根本活不下来。

    听项皇的意思,所有的事情黑山首领都已经交待出来,说一切都是个骗局。

    据黑山首领交待出来的意思,是杨柳儿早就与黑山私通,趁着项皇带人去平地动乱时,就按一早说好的私奔。而黑山早就与大青奴隶主勾结在一起,知道他是项皇,故意让杨柳儿来勾引他。

    没想到他会这么容易就上当,说他比猪还要蠢。

    愚蠢如他,杨柳儿又怎么会喜欢。

    项皇并不愿意相信,但杨柳儿带着的三个孩子,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据。

    三个孩子都是黑山首领的,连那个最大的孩子,都不是项皇亲生的。

    项皇又如何能不恨?

    当时有多爱,那就有多恨。

    再次相遇,他不计较她与别人生了三个孩子,毕竟那个动荡的年间,是他没有好好保护她。

    决定要对她好,甚至也对她的孩子好,却落了那么一个残忍的结局。

    然而从周维传过来的却非如此,那三个孩子的确是杨柳儿与黑山生的,却是被逼无奈。

    与项皇相遇时,恰好就在逃亡路上。

    是大军压境,给了杨柳儿逃走的机会,若然没有遇到项皇,十有**会逃出去。

    结果遇上了,才有了那些事情。

    周维信中还提过,杨柳儿不止逃过,还自杀过,但最终都是败给了黑山。

    谁能想到黑山如此残忍,连自己亲生女儿都能掐死。

    为了孩子,也只能忍着。

    这些事情周崖听后,觉得能对得上,就有那么一点信了。

    可他信了没用,得项皇信了才行。

    这些年项皇都听不得‘杨’字与‘柳’字,一听到就会十分暴躁。

    因此不管杨姓还是柳姓之人再有才华,都不会被项皇所接纳。

    此外一百个城,也无一城主姓杨或者姓柳。

    周崖不太想插手这件事,他已经老了,到了颐养天年的时候,可不能再遭受项皇的一次怒火。

    可是能不管吗?

    “臭小子,尽给老子搞事情。”周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臭子搞事情很会,就是不娶个媳妇回来。

    他都六十好几的人了,连个孙子都没抱上,隔壁那家老头也是这个岁数,可是人家连重孙都娶上媳妇了。

    周崖原地转了几个圈,一拍桌子:“派辆马车过去,把那四个人秘密接回来,暂且不要走漏消息。”

    夏家那小子就是个招蜂引蝶的玩意,要是让宫里头那几位小主知道,肯定得闹到项皇那里,到时候可就乐大了去。

    可是听说那个姑娘,跟杨柳儿年轻那会长得特别的像,一眼就能认出来那种。

    吩咐下去以后,周崖拿着信,看了又看,直接往兜里头一塞,大步朝房外走出去。

    啥也甭琢磨,直接去皇宫罢。

    本来精神抖擞,昂首挺胸,阔步走的一个人,一进到皇宫,立马就变成佝偻着腰,无精打采,走路慢慢吞吞的一个糟老头。

    似乎每走一步都好吃力,快要死了的样子。

    跟在周崖身旁的几个随从见怪不怪,连忙上前两个人搀扶着周崖,还很上道地时不时提醒一下。

    有台阶,小心抬脚。

    累不累,要不要歇着。

    擦擦汗,别着急。

    ……诸如此类,不知内情的人,都以为周老将军年事已高,可能真的没啥活头了。

    项皇坐在御房,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地盯着周崖装模作样。

    岁月在项皇面上留下深深的痕迹,虽说保养得很好,但身板已经没有当初那么挺直,后背已微有些弯,浑身上下隐约透露了一丝沧桑。

    “别装了,寡人赏你一张凳子坐。”如此瞪视之下,周崖还是一副快要断气了的样子,项皇瞪得眼角直抽抽,到底还是败给了周崖。

    周崖连忙摆手,大喘气:“不不不,臣不罪,不敢当,还是站着。”

    项皇→_→:“你家瘪犊子又丢了军饷了?”

    周崖:……

    这个梗能不能不要一直记着,他家瘪犊……呸,他家小子也就丢过那么一两次,现在已经改得很好了,知道钱不好赚,已经非常非常节俭。

    “不,不是这事。”周崖下意识朝凳子走去,习惯性要坐下去与项皇说事。

    只是屁股还没着凳子,又猛然站直了身子。

    不能坐,不能坐,坐了可是要完蛋。

    项皇见状,不禁挑了挑眉,确定这老东西是有事。

    周崖摸了摸胸口,里头有好几封信,却不能让他淡定下来。

    “那啥,陛下你闲着不?”周崖看了一眼项皇的桌面,上面似乎有文。

    “忙。”项皇冷笑,“不过处理你这老东西的时间,寡人还是有的。”

    周崖:……

    这话说得,他都不敢去接。

    要换成是平日,他早就怼了回去。

    “呵呵,老臣想跟陛下讲个故事,不知道陛下有没有空听。”周崖又摸了摸胸口,这故事他已经在脑子里编好,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说好。

    项皇将毛笔放了下来,端起茶杯靠向椅子,若有所思地看着周崖。

    看来这老东西,是真有事情。

    “说说听,说得不好,砍了你这满是褶子的臭脑袋。”项皇淡淡道。

    周崖知道项皇是在开玩笑,但心里头还是有些发毛,都有些后悔来这么一遭,想调头回去。

    项皇一个眼神瞥过来,周崖默默地抹了把汗,还是决定把故事编出来。

    “据说有这么一位单纯善良的女子,某一日到市集上,看到有个正被售卖的奴才被打得很惨,就一时起了善心,把奴才买下来放生,谁知道那奴才不是个好的……”

    周崖才开始说,就被项皇挥手打断。

    “那根本就不是单纯善良,而是无知愚蠢。”项皇拧起眉头,这算什么破故事。

    周崖:……

    虽然他也很赞同这说法,可能不能让他先把故事说完,这样大喘气他也很难受的。

    “陛下,您能不能听老臣先把故事讲完,然后您再发表意见?不怕跟您说,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故事,您千万要认真听。”

    切记,莫要打断!

    本由潇湘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