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8章
    不管是早前来信,还是最近的信,都没有提过夏玖他们要走水路来,因此他们都以为要半年以后才会见面。

    哪想到才过两天,就收到他们进皇城的消息。

    连大烟都没有想到,这一路比想象中还要顺利,只花了两天两夜的时间,就到了皇城。

    就是八爷刚醒来那会,出了点差错,弄坏了一艘船而已。

    不过也不能怪八爷,才醒来的它还懵懵懂懂,对力量还不太会控制,大烟就让它拉船,结果它用力过猛,到转弯的时候没转好,船连着人朝河岸直撞了上去。

    人都撞得飞上了岸,要不是大烟反应及时,抓住了夏大夫跟娇爷,估计都得摔伤了去。

    等快到皇城的时候,八爷又昏睡了过去。

    可能是在船上晃悠了两天两夜的缘故,娇爷上岸后感觉人还是漂着的,两条腿都在打摆子。

    看什么东西都是浮着的,才久才缓过劲来。

    比起娇爷,夏大夫更不好,是向光头背着上岸的。

    “这就是皇?看起来跟大青城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屋子还是一样的屋子,就是路看起来宽敞一点,平整一点。”向光头的表情,几乎跟大烟当时刚进大青城时一样的,一脸失望又有些看不上的样子。

    夏大夫心里头焦急,却有气无力,抬眼皮看了看,又闭了上去。

    还真是这么一回事,也没什么不同。

    娇爷靠着大烟,解释道:“这只是在城外,到了城里面的话,看起来就会好一点,街道两旁的房子大多都是两层,还有三层的,都是青砖红瓦,还刷了涂料,看起来会气派很多。”

    向光头表示没见过三层的房子,一定要去好好见识一下。

    回头等他存了钱,就去建个好房子。

    大烟就想起自己名字的由来,是向光头特地去县城一趟,才整了个烟字回来,说这个字好看又好听。

    只是个人认为叫许烟儿不够大气,就擅自改成许大烟,觉得这样够大气。

    呸,就不能信他。

    这天是公主们选婿的最后一天,到了这天,除了玉月公主以外,其余人都已经选好。

    其实玉月公主不是没有心宜的,只是没到最后时刻就还想挣扎一下,连她母妃劝她都没有用。

    只说没有合眼缘的,还想再等等。

    “你还等什么等,不会还想等夏家那病秧子吧?”越妃拧着眉头,不赞同地看着玉月公主,“这么久没有那病秧子的消息,说不准那病秧子已经死了,你再这么等下去也没用。”

    “今日你再不选择,你父皇就会亲自给你点一个驸马,到时候你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

    玉月公主其实有些埋怨,当时若不是越妃在她耳边说着夏玖的各种不好,她也不会毁婚。

    如今要嫁给别的男子,她就觉得自己其实还是最喜欢夏玖,可以不计较他身体羸弱。

    只是多方都将夏公府盯得很紧,就是没有任何有关于夏玖的消息,仿佛这个人不止是失踪,很有可能已经死掉,并且还是死不见人那种。

    说得也是,毕竟是掉进了天堑河。

    传说那是一条妖河,掉进河里面,又如何能够生还。

    玉月公主就有些坐立不安,时不时起来走几步,一会儿又坐下去。

    “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母妃是不会让你嫁给那个病秧子的。”越妃一咬牙,下了狠心,无比坚决地说道,“你必须从那群青年才俊中挑选出一个来,你若不去挑,母妃就让你父皇给你挑。”

    “夏家没一个好人,子嗣极为艰难,就算那病秧子活着回来,也是个没种的。”

    越妃的声音一下子小了许多,警惕地看了一眼四周,这才在玉月公主耳边说道:“母妃还想你挑个好驸马,早日生个了男丁来,好继承你父皇的位置,你可不能因为美色而耽搁了前程。”

    玉月公主神色一紧,眼神微闪了闪,终于让越妃说动,咬牙点了点头。

    其实人已经不用挑选,她早已有了答案,就飞快地将自己选好的那个人名字说出。

    越妃这才满意,欣慰地点了点头。

    女儿的态度坚决了许多,就算那个病秧子回来,想必也不会再有别的心思了。

    与此同时,其余几位公主也是如此,被她们的母妃提点过。

    别的都不重要,生出一个男丁来继承位置,才是最为重要的事情。

    项皇,全名项天,意降天。

    十分霸气,要上天。

    传说原本并不叫这个名字,只是记得他原来名字的人并不多,老将军周崖是其中一个记得项皇原名的人,得知夏玖几人要走水路来,他其实是不太赞同的。

    尽管周维在信里说得再好,他也不认为走水路会安全,反倒觉得风险极大。

    只是才收到信没几天,才派人去河边蹲守,就收到夏玖等人上岸的消息。

    周崖实在有些懵,速度快到让人反应不过来。

    曾经他还在犯愁,儿子跑到那犄角旮旯的地方去当城主,光一个来回就得差不多一年的时间,这辈子都见不上几次面。

    结果有人只需几天的时间,就能完成一个来回,这让他有种很mmp的感觉。

    这事,要不要先告诉项皇?

    是了,项皇原名项大力士,打江山的时候,周崖就一直跟在项皇的身后,对项皇的出身及一切,都了解得清清楚楚。

    自然也知道杨柳儿这个人的存在,与项皇之间的纠葛,也是一清二楚。

    只是他们所认为的事情,却与从周维传来的结果不太一样。

    一直以来,项皇都认为被骗,心头极恨。

    当时项皇率领大军驻扎在邻城,试图去说降大青城的奴隶主,若劝说无用再征战。偶而一次外出,在路口偶遇了失踪已久的妻子。

    明明感觉情况不对,项皇还是很高兴,把妻子领回去安置,说好等事情办完就会带她走。

    结果那是一个圈套,奴隶主与黑山首领勾结,设下了圈套,以项皇妻子为引子,给项皇下了剧毒,并追杀至一片山崖,无奈之下项皇跳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