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7章
    夏皇后听着宫人来报,得知几个公主并没有按照她的要求躲在屏风后面无声挑选,而是直接跑到一群男人那里去选,就呵呵冷笑了几下,但没有要过去看的意思。

    反正不关她的事,爱作就作去。

    也不吩咐人去提醒,只说自己知道了。

    一百零八个公主,每个都叫她母后,却没一个是她生的,隔着一层肚皮,也没谁真把她当娘,她脑子有病才去管那么多。

    对了,告诉她们母妃,让那群妃子头疼去。

    “皇后娘娘如此放任不管,会不会引起陛下不悦?”夏安康已经来到,夏皇后与宫女说话时,并没有避开他。

    夏皇后就翻了个白眼:“不悦就不悦,大不了把本宫休出宫,反正这皇宫本宫也是住的够够的了,做梦都想回家去。”

    夏安康:……

    对于姐姐的这个梦想,夏安康表示爱莫能助,这辈子估计就是死也只能死在皇宫里。

    被休弃回家?完全不可能。

    “皇后娘娘还是先看看这个吧。”夏安康连安慰的话都不说,直接转移话题。

    “什么东西?”夏皇后伸出两根手指头捏了出来,用长长的指甲把信刮开。

    这动作,看得夏安康眼角直抽抽。

    夏皇后却不觉得有什么,很熟练地就打开了信,先露出一行字来。

    是有关于夏玖的,夏皇后下意识看了一下周围,见宫女们都离得远,看不见信里的内容,这才继续往下看。

    要回来了啊,不错。

    等回来的时候,这八个公主都已经成了亲,再也不用怕会被缠上。

    哟,还有对象了。

    不知那姑娘怎么样,怀上没有。

    夏皇后一脸喜色,又继续刮开往下看,面色立马就变了下。

    “咱们爹不是掉下悬崖了吗?竟然没死?”看到信上说夏大夫可能是他们亲爹,夏皇后就惊讶地抬起头,看向夏安康。

    夏安康重重地点头,表示十有**是真。

    他们娘一直惦记着他们爹,这么多年都是一个人过来的,从未想过要再找一个。小时候他们也好想要个爹,到了现在这个岁数,心思就淡了下来。

    却突然告诉他们,还有个活爹,这就……

    说实话,惊吓大过于惊喜。

    不过这不失为一个好消息,毕竟他们娘心里头一直惦记着,时常抹泪。

    若那活爹真是亲的,也算是完了他们娘一个心愿。

    而他们顶多就是多了个活爹,说起来好像那啥……咳咳,其实也没什么。

    夏安康指了指信,很是严肃地说道:“你继续往下看,更重要的还在后面。”

    夏皇后眼皮跳了跳,这活爹都出来了,还有什么比多了个活爹还重要的?

    想不到,便继续看下去。

    不过短短几行小字,这一次夏皇后却足足看了一刻钟,翻来覆去仔细地看着,甚至还倒过来又看了好几遍,眉头就拧得能夹死只苍蝇。

    夏皇后木着一张脸:“老弟,你要是想开玩笑吓姐姐,可以换个别的,这个太吓人了点,你姐姐我心脏不好,一个不好会被吓死。”

    这是她活了四十年头,看过的最唬人的一封信,只有唯一没有之一。

    夏安康抽搐着嘴角:“皇后娘娘,臣是个很正经的臣子,不开玩笑。”

    夏皇后:……

    吓得她又仔细看了一遍,还是那些字,一个字都没有改变。

    哎呦喂,本宫的心脏。

    “这事情有点大,本宫需要好好想想。”夏皇后抹了把额头,一手的薄汗。

    这吓得,她都出冷汗了。

    好久才冷静下来,说道:“你把那姑娘的情况给本宫说一下。”

    夏安康看了一下周围的宫女,夏皇后就挥了挥手,让宫女全部退下去。

    夏安康这才说道:“事情是这样的……”他将自己知道的一些情况,一一仔细地说了出来。

    不过他知道的不太多,若想要更清楚一些的,就要去周府打听。

    不过光是这些,就够让夏皇后变脸的。

    夏皇后思考再三,就问:“这件事若是真的,你觉得结果会如何?”

    夏安康人称老滑头,遇到这件事也没了主意,要不然也不会来找夏皇后。

    结果如何真不敢去猜,怕猜错了惹来祸事。

    那个人既然能坐到这个位置,就绝对不是什么纯良之辈。未坐上这位置前其实很不要脸,但位置坐稳了以后,脸面这玩意似乎就看得很重。

    一个私生子,还是从别人家媳妇里生出来的,偏偏还不是头出不是尾,而是尴尬的中间。

    传出去实在不好听,令人詬语。

    换做一般权贵人家,十有**就会处理掉,绝对不会允许这污点的存在,可那人就不是一般人,心思谁也不敢去猜。

    如此裁决,也得那个人自己来。

    夏皇后希望这件事是假的,可事情已经弄清楚,没人敢拿这事来开玩笑。

    “本宫觉得……”夏皇后迟疑了一下,“还是先让他们见个面比较好,说不定见了面以后,感觉良好,心……可能就会软一点。”

    “哪怕最结果还是不太好,也能有回旋的余地,不至于把事情做绝。”

    夏安康眉头深深拧起,欲言又止。

    夏皇后打断他的话说,淡声道:“说实话,那人耳目遍布整个大项皇朝。不去查,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发现。可一旦有风吹草动,是瞒不过他的耳目的,迟早都会知道。”

    “说不准,现在已经知道。”

    夏安康面色变了变,其实他的意思是,能不能把这件事隐瞒下来,以后就当作是不知道这件事情。

    然而听夏皇后这么一说,就知道隐瞒下来的可能性不大。

    他们家想独善其身,也不太可能。

    毕竟娇爷的来信有说过,已经娶了那家的姑娘为妻。

    “小九身体不好,现在启程来的话,估计要差不多半年的时间才能到这里,你与本宫还有半年的时间去准备,也不必太过着急。”夏皇后说这话是安慰夏安康,也是安慰自己,一边说着一边把信放到烛台上,点着烧了起来。

    没多会信就变成了灰,谁也再看不到里面的内容。

    夏安康点头,也只能先如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