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7章
    总而言之,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娇爷张了张口,又默默地闭上,皱眉不断回忆着。他的记性不差,尽管很少离开家门,但对皇城的事情,还是略知一二。

    姓项的人不多,除了上面那位,几个大家族里,似乎都没有姓项的。

    平民中可能有,但平民不至于令周维等人如此谨慎。

    如此一来,很有可能……

    然而这种事情真不好说,他想了想就不打算说出来,等事情查清楚再说。

    他家女人是个彪的,搞出什么乌龙就不好了。

    “先别管这事,你还没告诉我,这三个多月里发生过什么事情。”娇爷干脆转移了话题,问起自己想知道的事情。

    鬼知道怎么回事,一觉就睡了差不多四个月。

    到现在他都还感觉懵懵的,总觉得老许头掉下山崖那天就是昨天,还记得采了好多香菇。

    结果却告诉他,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四个月,他家的田不止开出来了,还开了五十三亩,稻苗都长到一筷子长。

    大烟斜目,这是想转移话题吗?

    想了想,转就转吧。

    反正她没太在意,就顺了娇爷的意,把这三个多月来发生的事情,大概讲了一遍。

    讲到老许头的事情,就着重讲了下。

    提到亲爷爷,大烟又忍不住顿了一下,只大概说了一下情况。

    这种事情说起来挺囧的,毕竟许婆子生了那么多个孩子,除了她家蠢爹以外,都是老许头的种。而她家蠢爹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偏偏是最为尴尬的中间,很容易会让人联想到什么。

    说完后,大烟补了一句:“这事说实话,挺尴尬的。”

    娇爷若有所思,闻言就点了点头:“不知道内情的人,的确会想到一些不好的事情上面。”

    若是普通人家,也不过是茶余饭后的笑话,落到身份不一般的人身上,事情就会变得复杂一些。

    看了大烟一眼,未免有些担忧。

    大烟倒没有太多担忧,反正鱼尾村这里离皇城十万八千里,真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的话,应该会有足够让她反应过来的时间。

    “不说这个了,走吧,一起到河畔去看看去,对于即将建造的房屋,你会有什么高见。”大烟拉着娇爷往河畔走,虽说她不觉得在如此落后的世界里,娇爷能够有什么高见,但毕竟是自家男人,总得征求一下意见。

    大烟是打算建一排小楼,不算太大,也不算小的那种。

    楼板用钢筋的代价太大,打算用木头来取代。

    这三个多月以来,她多多少少赚一点,口袋里还有六万多两银票。用来建造一排小楼,可能不太够。

    大烟眼珠子转了转,周维倒是没少赚,就是赚得越多就越抠,听说是要省钱建城堡来着,很难在他手里头赚到银子。

    听周维的意思,娇爷家里挺有钱的。

    不过娇爷不拿出钱来,她也不会去问。认识都快半年的时间,也见娇爷收过几次信,但就是一个铜板都没有,说不准是出了什么事。

    就算不出事,她也不会去问。

    娇爷那么臭屁的一个人,要是真有钱的话,早拿来砸她了。

    摸了摸空间指环,其实里头有好多,可素她不想用。

    算了,还是继续赚周维的。

    娇爷伸了伸胳膊腿,又甩了脑袋,看着田野对大烟说道:“要不是那条两里多长的水泥路横在那里,我还真不相信自己睡了快四个月,毕竟浑身上下没有感觉哪里不对劲,一点生锈了的感觉都没有。”

    “当然不会有啊,我每天都帮你动弹一下,还帮你洗澡来着,要不然你现在不止是生锈,还有可能很臭。”应该是很臭吧,之前她就没想到给洗澡,结果没几天就有酸味。

    真要快四个月不洗,味儿肯定很重。

    娇爷:

    趁爷昏睡,占爷的便宜?!

    对吼,爷现在身体特别好,晚上是不是就可以做点什么事情了。

    娇爷把大烟的手抓起来看了看,比起刚见到她的那时候的寒碜样,现在好像长了点肉。

    不够长的手指头,一根根圆了不少。

    就是明明摸起来应该很软的,肉呼呼的那种,却偏偏长了茧,手感没有想象中那么好。

    “都说女人的手,是女人的第二张脸,为什么你的手总是那么的粗?”娇爷觉得大烟能打能造能搞事情都没有关系,但要懂得爱护自己一点,一些不好的事情就让别人去做好了。

    不过这也只是他觉得,这女人估计不会听。

    大烟摸了摸他的:“你的够软够嫩就行了。”

    娇爷:……

    看了看自己的手,软个屁咧,瘦得跟鸡爪似的,得再长一点肉,才会好看。

    软就不可能了,毕竟是男人手。

    娇爷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觉得自己可能有病,竟然跟她谈论这种问题。

    “快瞅,夏老头在那呢。”大烟往河畔那边指去。

    夏大夫正头戴着草帽,坐在河畔桃树下,旁边放了一个篓子,吃着熟透了的桃子。

    树上的桃子已经没有多少,只剩下零星几个熟得比较晚的,吃起来味道也不怎么样。

    娇爷想起自己醒来以后,还没有见过夏大夫,连忙快步走过去,冲着夏大夫喊了声:“爷爷。”

    夏大夫一大早就出门,到现在都还没有回去,正好又带了干粮,干脆就没回去。

    听到娇爷喊声,不由自主地愣了下。

    “这种桃子有啥好吃的,来,给你这个。”大烟拿了颗大草莓出来,递到夏大夫跟前。

    夏大夫也不客气,接了过来,眼神却愣愣地看着娇爷:“醒,醒了啊?”

    起先这丫头说他孙子这几天就会醒来,他都不太相信,没想到才说完两天就醒来了。

    还怕这不是真的,连眼睛都不敢眨。

    活到这个岁数,好不容易得了个孙子,他是真怕这孙子出点什么事情。

    就算给看过,没有什么问题,可人没醒来,还是放心不下。

    “醒了,爷爷你看,孙儿现在好好的。”娇爷原地转了个圈,冲着夏大夫嘿嘿笑了起来,“我现在感觉身体特别好,浑身力气大了不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