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4章
    不过这与灵力相互相成,没有灵力一切都白扯。

    伸手朝娇爷小腹探了去,丹田还是薄弱得厉害,勉强修炼的话,也是十有**要破碎。

    废物到没治,她也很无奈。

    她能改变娇爷的体质,却没有办法改变他的资质,再是健康强壮,也终究是个弱鸡。

    娇爷:“你在摸什么?”

    大烟诚实道:“想让你现在的资质怎么样,结果还是没有多少变化。以前你是个弱鸡崽,现在顶多就是只少年弱鸡,还是没摆脱弱鸡的桎梏。”

    娇爷:滚滚滚……

    能修炼很了不起啊,在爷跟前装什么大头鬼,信不信爷还离家出走给你看。

    厨房那边传来单氏的吆喝声,到了吃饭的时候。

    “走吧,先回去吃饭,一会带你去看咱们家的田。”大烟好像没看到娇爷在生气似的,拉着娇爷就往屋里头走。

    娇爷甩了甩,没甩开,就哼了一声。

    家里头的肉太多,为了不浪费,单氏几乎是每天都要煎好多好多的肉。

    只是东西再好吃,吃多了也会腻歪。

    大烟看到又是一大盆肉,面色都变了,眼角狠狠地抽搐了几下,无奈地对单氏说道:“娘,你就不能做点别的?顿顿吃肉,多腻人。”

    单氏愣了下,看了眼大盆肉,说道:“会腻吗?娘没觉得腻啊。以前咱们家没肉吃,你天天做梦喊着要吃肉,说光吃肉能吃一年不腻来着。”

    “这肉不肥,还挺香的,你才吃多久,就腻了?”

    大雁往自己碗里头夹了三片,很认真地对大烟说道:“大姐,你就是不腻,还想吃,也没剩下多少了。娘之前腌了不少,但这两三个月,差不多都吃完了。”

    狗娃也说道:“我去抱过,只剩二姐那么重一点了。”

    他家二姐现在有一米四五,六十斤那样。

    大烟面无表情,什么也不想说,把娇爷拉椅子上坐着。

    幸好她每天都有给娇爷喂些汤水,温养一下子胃,否则这一顿娇爷只能喝粥。

    就如俩小的说的,现在是吃得有点腻。

    可过了吃了这两顿,下一顿就是想吃也吃不着,三个多月过去。她跟周维他们蹲守了那么久,连一头巨兽都打不着,想吃肉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谁说吃多了山珍海味,就会想吃点青淡小粥的?个屁咧,吃不到七天就得脸绿,到时候看你还敢不敢说山珍海味吃到腻歪。

    唳!

    后山新建起的军营上方,突然传来一道鹰叫声,没过多会议事堂里就落下一只雄鹰。

    云一快步走过去,将雄鹰脚下的竹筒取下。

    “主子,你看。”转身便递到周维手里。

    周维把竹筒拿到手里,从有两根大拇指粗的竹筒里取出一卷画,以及一封信。

    先摊开信来看了看,又小心把画摊开。

    云一凑上前来,仔细地看着那幅画,眼底下一片骇然,不禁与周维对望了一眼。

    皆是一脸的错愕,与骇然。

    对于许婆子经历的一切,大烟并没有隐瞒的意思,在周维询问的时候,也挑拣了一些来说。

    大概的事情,周维都清楚,除了一些细节。

    在听到项大力士这个名字的时候,就已经有了那么一点怀疑,只是没想到确认之后,竟然会是如此。

    周维将画像放到桌面,问云一:“你说,这要如何是好?”

    云一看着桌面,久久不语,他也不知道。

    只有一尺长的画纸上,画着一张与大烟有七分相似的脸,但看起来比大烟要娇俏可爱,单纯善良。

    他们谁都知道,这上面画的,根本不是大烟。

    极有可能是现在看起来,与画像只有五分相似的许婆子。毕竟画像中的人只有十六岁,而许婆子已经有五十八岁,脸上长了不少褶子。

    “要不,先告诉向大烟,让她自己琢磨去?”云一想到这么一个馊主意。

    周维脸抽了抽,冷冷道:“你想让她闹翻了天?”

    事实上他希望这件事是假的,总感觉这事若成了真,那个女人会更加猖獗,直接上天。

    “那要怎么办?”云一问。

    周维:

    本城主若是知道的话,那还用得着问你?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

    云二求见。

    云一看了周维一眼,快步朝门口走去。

    才开门,云二就吊儿郎当地窜了进来,对周维说道:“主子,听山下传来消息,夏玖已经清醒过来。之前向大烟收到一封从皇城送过来的信,说是让夏玖回夏公府去。”

    周维猛地一下子抬头,朝云二看过去。

    云二:……

    好锐利的眼神,差点吓屎本使。

    “那俩人是如何算计的,有没有去皇城的打算?”周维急忙问道。

    云二就把娇爷画图,与大烟分析的事情说了出来。

    听那意思,是要回去的。

    周维听完后一屁股坐到椅子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如此一来,不如告知一下上面的人,让上面的人来做这件事。

    是与不是的,等向大烟到了皇城,自有判定。

    “去告诉向大烟,她要找的人很有可能还活着,就在皇城中,让她自己去找。”周维想通了以后,立马就吩咐下去。

    这或许是一趟浑水,他一点都不想去淌。

    夏公府不是个好欺负的,相信有夏公府护着,那小俩口也不会有什么事情。

    虽如此想着,周维还是不安,总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不由得看向云二,这小子鬼主意最多。

    云二眼角抽了下,面无表情:“主子,你想说点什么直接说,看到你那表情,属下好想蹲茅坑。”

    周维:“……滚!”

    云二扭头就想走,但门口都还没出,又让周维给叫了回来。

    回头看着周维横眉竖眼的样子,感觉有点心慌,不会是自己偷摸赚外快的事情,让主子给知道了吧。

    不由自主摸了怀,里头放了三千两银子。

    周维没有看到云二的表情,示意云二过去看那张画纸。

    这件事云二也知道,只是当时还没有确定。如今看到这画纸,看清楚上面画着的人,云二不由得惊讶了下,这事貌似有些大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