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9章
    大烟看着有点紧张,怕蠢爹没顶住,被拖进水里头去。

    不过蠢爹位置找得挺好,体重不够力量来凑,脚抵石头后,一点一点地将绳子往回拉。

    眨眼的功夫,一条一百多斤的大鱼,被蠢爹拉上岸来。

    大鱼特别有力气,上岸以后在地面狂拍打着鱼尾巴,向光头伸手去抓鱼,被鱼尾巴打了好几次,最后给了鱼脑袋几拳,才把鱼给打晕过去。

    “感觉你一来,你爹的智商都上涨了。”虽然看起来还是有那么点笨,但总比让鱼给拍下河要聪明许多。

    大烟白了他一眼,对下面的蠢爹说道:“蠢爹,你一会试着,用湖水来煮鱼,看能不能煮得熟。”

    向光头抬头,感觉阳光有点刺眼,不由得眯了下眼睛,不过很快就答道:“行,一会爹就试试。”

    见自家蠢爹忙碌起来,大烟就一屁股坐到石头上。

    这石头真晒得挺热的,刚坐下去的时候,有种感觉简直不可描术,但大烟没有因此站起来。

    “看了几天,感觉这溶洞怎么样?”大烟问。

    “是个好地方。”周维给予了肯定,却又有些为难,“只是想弄口吃的,实在太难了点。”

    只能是待在溶洞里头,或者在石头边上光看着巨兽流口水,压根不敢上去偷袭什么的。

    偶而有落单的,也会让食肉巨兽盯上。

    这鱼看起来倒是好对付得多,可总不能一直吃鱼。

    往后要待在这里,还要往这里运送口粮,还必须从水洞水那里送过来。

    令人为难的是,过来了就很难回去。

    那个水洞他试过,想要从那里爬回去,简直困难得不要不要的,哪怕有着蛟龙蜕,也不行。

    说起蛟龙蜕,大烟就对周维说道:“我打算把蛟龙蜕收起来了。到时候找个绳子就行,没必要把蛟龙蜕浪费在那里。”

    周维问:“你打算把它制作成乾坤袋给本城主吗?”

    大烟瞥了他一眼:“你那葫芦我帮你做成了乾坤葫芦,还帮你送给了阿瑾,你准备给我多少手工费?”

    周维面上一喜,小声试探:“一两银子?”

    大烟:“滚!”

    这家伙估计最近不少赚钱,但给她的感觉却是越来越抠,简直就不想认识他。

    好在她并没有从他手上赚钱的意思,直接把报酬改成帮她办事。

    而当周维得知大烟的亲爷爷的名字叫项大力士时,整个脸上的表情都变了。

    似乎是认识项大力士这个人,可等大烟追问的时候,周维却什么也不说,只说一定会替大烟将这件事情查清楚。

    大烟想了下,没想太想通,但也没怀疑什么。

    只以为三十一年前那件事情闹得很大,毕竟那个时候项大力士当街杀了好多的土匪,又是老许头这个前黑山首领带领下的土匪。

    出名一点,很是正常。

    她只是想要确定一下,那个项大力士,到底是死了还是没死。

    如果没死的话,又身在何处。

    可以的话,让蠢爹跟许婆子都见上一面,好了结一下这么多年的心愿。

    自己嘛,自然也有点好奇。

    原本看周维那个神情,大烟以为这件事大概是有档案的,应该会很好查,说不准十半天个月就有了结果。

    哪想到这一查,就是三个多月。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八月中旬,上一季的水稻早就晒干入仓,这一季的稻苗也长到了一筷子长。

    因为来回不方便的原因,周维到底没把自己的军队放到溶洞去。

    只把招收的,资质好的子弟送过去,由着云麾使去训练。

    鱼尾村的后山,建出一军营来,挨着老许头的坟墓很近。不过鱼尾村先人的坟墓,也大都在那里附近。

    就是村子才成立起来没有多少年,迁过来这村子住的时候,大多都是年轻人,到现在死了的没有几个,因此坟墓的数量,也不过才一掌之数。

    其中有两个,都是老许家的。

    除了老许头以外,还有许婆子的母亲。

    村里所有人都以为,那是老许头的亲娘,事实上却是许婆子的亲娘。

    这件事也许会尘封下去,不会有人提起。

    大烟家的小牛跟驴子都养得挺肥膘,个头窜得特别快,特别是那头小母牛,个头都赶得上隔壁阮家那头大黄牛了。

    不过话说回来,那大黄牛过得也不赖,偶而大烟给自家小牛带草的时候,也会给隔壁送去一份。

    因此累死累活两个月,那牛不但没病没瘦,还长了不少的膘,看起来很是精神。

    明明就已经是老黄牛,却又发了一春似的。

    “哎,许……向大烟,你说你是不是脑子有病,这条道你整整就得了,竟然还真弄成水泥的,钱多烧着了?”阮大郎现在跟大烟混熟了,也没再那么害怕,偶而也会很胆大,说话非常不客气。

    刚他偷摸过河,割了一把草回来。

    到现在还心惊胆战地,对岸那个地方,实在太吓人了,光一条大肥青虫子,就能吓死人。

    “我有钱,我任性,你服气不?”大烟站在一千多米的田埂上,感觉十分的美好。

    多余的地方,大烟都选择不要,只要了靠近河岸边六十米的地方,三十米宽的地方,全开成田来种,留出三十米宽的河岸,她打算弄一排十分美观的建筑物出来。

    不管他们羡慕嫉妒恨,这块地方已经划成了夏家的地方,到了娇爷的名下。

    阮大郎倒是想嫉妒,只是嫉妒不来,人跟人没法比,也只好羡慕了。谁不想有钱任性,他也偷摸学着大烟去了对岸一把,结果连割把草都吓得腿软。

    “再有钱又咋地,你男人到现在还没醒咧。”阮大郎也只能拿这点来打击大烟,才会感觉到心理平衡一点。

    “呵呵,这点你就不用担心了,我家娇爷这几天就会醒来。”大烟有种预感,娇爷这几天就会醒,但说不好是哪一天。

    八爷让巫舜给拿走了,说是有法子让它早点醒来,估摸着也是最近就会醒。

    对了,她还收到一封从皇城来的信,是给娇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