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6章
    像极了前世的白莲花与白莲花的男人,都是一个追一个逃,等把人追回来,就各种啪啪啪。

    只不过那一对啪完就和好,白莲花明明就喜欢那男人,却死矫情,各种不要不要的,其实内心想要得很。

    而许婆子则是从头到尾的不要,真不要,哪怕你把心挖出来,也不会有半点动摇。

    人与人是不太一样的,记得白莲花的家人,好像也让那男人杀了,但最后两个人还是和美地在一起。

    就是可怜了他们这些炮灰,有时候就是嘴贱说一句,或者知道了点不得了的事情,就被各种杀人灭口。

    有句mmp不知道当不当讲,反正她若有机会回去,一定会把白莲花跟那男人的事情,全部用玉简记录下来,传遍整个修仙界,气死他们。

    “我会让人去查一下,说不定我爷他人还活着。”有些人气运好,不但总能绝处逢生,还能得到天材地宝。

    说不定她爷没死,还得了大造化呢。

    如她蠢爹→_→

    许婆子怔怔出神,对大力士还活着这件事根本不抱希望,而就算还活着,她现在也没有了什么感觉。

    纠结了大半辈子,心思渐渐地就淡了。

    “你是个有能耐的,把你家那个保护好了,别好白菜让人给拱了。”许婆子不想说这件事情,就说起大烟的事情来。

    大烟想了想,只能回她一句:“我不会跟我爷那么没用。”

    况且她家娇爷是男的,被人抓走了,吃亏的也说不准是谁,反正谁霸王硬上弓以后,都别想她家娇爷负责。

    不过当然地,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许婆子很是无语,这一句话道出了她心底下的一点点深藏着的怨,一直以来都有种怨念,若当初她被逼着离开的时候,大力士赶得及前来,那一切都会不一样的。

    但是没有,直到她出逃的路上,才再次相遇,还不是专门来找她,而是有其他的事情。

    虽然大力士说过一直在找她,她心里也是不太相信。

    说开了这件事,大烟又问起蠢爹的事情,而说到蠢爹,许婆子的内心是极为复杂的,甚至有些后悔。

    后悔让向光头来到这个世上,遭受了这些痛苦,不知多命大才活下来。

    大烟觉得许婆子没必要后悔,蠢爹这个人运气很好,头上顶了根针都没死,还很少见他头疼,可见这个人不是那么容易就倒的。

    在许婆子看来,向光头的日子不好过,可在向光头看来,可能并没有什么感觉。

    或许是头上顶根针,很难去思考事情。

    人只要不去思考,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糟心事,向光头就是那个不去思考的人。

    两人悄声说了一晚上,除了向光头的事情,又说了下几次出逃的事情。

    到了后面,许婆子提了一句,她这一生最后悔的,莫过于被带走强x之时,没有了结自己的性命。

    如果当时想到去死,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到了天亮的时候,很多事情,大烟基本上已经打听完,而许婆子则要闭眼眯一会儿。

    毕竟上了年纪,又一晚上没睡,精力很是不足。

    大烟趁着所有人都没有起来,跳墙离开了老许家,听了一晚上的故事。

    这故事的内容简直……

    若要用什么来形容,那就是好大一盆狗血。

    其实许婆子若然被套路,走小白花那条线,虐着虐着就爱上了老许头,或许这一辈子不至于过得这么凄凉,或许老许头也会爱屋及乌,对向光头好些。

    大烟闭了闭眼,又猛地一下子睁开,眉头竖了起来。

    讲真她这性子,跟许婆子好像。

    她也是不接受套路的那个人,如果她也遇到一个像老许头那样的人,她也不可能爱上。

    只是纠结可能会有,毕竟是孩他爹。

    这种事情光着着就好痛苦,都不知道许婆子是怎么挺过来的。

    大烟翻了翻脑子里的记忆,表情未免就古怪了些,尽管许婆子是有苦衷的,有些不堪的回忆,还是很难磨灭,有时候简直刻骨铭心。

    不止是原主的记忆,就是她来到这里经历过的,都是很难忘得掉。

    或许那个时候许婆子已经疯魔,但被折磨的人却很是清醒,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切。

    这或许是许婆子洗白到现在,大雁仍旧不待见许婆子的原因。

    狗娃或许是还不太知事,除了跟许婆子不亲以外,并没有太多的排斥。

    倒是单氏,忘性好大。

    说实话要不要让人去找找?她那亲爷爷活着的可能性很低,可不找总会有点不死心。

    估计许婆子是不死心的,只是死鸭子嘴硬不承认。

    要不,就让人找。

    反正这事不用自己忙活,跟周维说一声,让周维去忙种事情。

    周维那个人太抠,从他手里头抠出钱来有点难。

    让他帮忙倒是不难,就当作是制作葫芦的报酬,如此算来也不算太亏。

    查一个力气大的人,想必不太难查。

    就是事情发生在邻城,可能会麻烦一点。

    对了,都好几天了,周维都还没有回来,也不知道在那边怎么样了。

    云麾二队的人也全去了,不知不没有收获。

    反正闲着没事,大烟回去看了下床上的娇爷,又把床底下,躺水盆里头的八爷巴拉出来看了下,一人一兽都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估计真得等一段时日,就关了门朝对岸走去。

    蛟龙蜕还好生生地绑在那里,云十一盘腿坐在石头上守着,听到声音睁眼看了她一眼,然后又闭了起来。

    “有什么发现吗?”大烟问他。

    “溶洞出乎意料的大,算吗?”云十一问。

    算个屁,她早就知道很大了好吗。

    大烟原地转了个圈圈,但四周围的草实在太高,她什么也看不到,跳起来都不管用的。只有小溪边这里全是沙石,才没有长什么草。

    “你在这里待了那么久,就没有遇到什么巨兽吗?”看不清楚情况,大烟只好开口问。

    云十一睁眼,一脸你怎么那么烦的表情,说道:“有,这三天来过三只兔子,一只野鸡,六条蛇,都让本使杀了。”

    本由潇湘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