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5章
    许婆子房间的窗跟别的房间不太一样,上面有手臂粗的木柱子,一根根只隔了巴掌宽,想从窗口跳进去不可能。

    大烟转了一圈,就从跳天井进屋,然后再去抬门板。

    敲门?没想到。

    许婆子正要吹灭油灯睡觉,听到门的声音,一脸莫名地看过去,就看到大烟把门抬起来,并大大方方走进来。

    许婆子:……

    力气倒是挺大,可这半夜三更的,跑来这里什么。

    “还没睡呐?”大烟往桌旁一坐,就开始打量这个房间,东西还算挺齐全,也干净整齐。

    曾经老许头是真的对许婆子不错,就是太阴狠毒辣了些,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不计后果。

    不然换成任何一个女人,都过了这么多年了,没有心动也会有所感动。

    “说,你来有什么事情。”许婆子挑了挑油灯,让光线变得更亮一些。

    “也没多大的事。”大烟嘿嘿笑了下,“就是无聊,想来找你聊天。”

    许婆子顿了一下,冷冷地瞥着她。

    大烟摸了摸鼻子:“听说你几个儿子都不太想养你,让你东家一月西家一月,居无定所来着,你要不要到我家去,不介意多一双筷子的。”

    许婆子顿了下,摇头:“不去。”

    倒不是许婆子不稀罕,只是放心不下许老四,这小俩口又懒又邋遢,不盯着点说不准会把自个懒死。

    终归是自己生的孩子,自然会心疼,会有所担忧。

    大烟就白了她一眼:“感觉你这人挺奇怪的,明明就不喜欢这里,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我家好吃好喝,又穿得好住的好,你为什么不去?”

    许婆子叹了一口气,说出自己担心的事情,总不能自己贪图安逸,却连儿子孙子都不管,那样还不知道老四一家四口会怎么样。

    还有老五,燕子,也是她担忧的。

    大烟就觉得,自己好像差点忘了许婆子还有儿子的事情。

    眼珠子转了转,也不说让许婆子过去的事情,许老四的懒病也好治,把史氏的懒病治好就行,毕竟这懒是史氏带出来的。

    话锋一转,说起许老大的事情来,毫不避讳地说自己来的时候,不小心听到的事情,问许婆子心里头是咋想的。

    “那时候你爷说有事,还不能离开,但究竟是什么事情,你爷并没有告诉我。我虽然想早些离开,也不好说些什么。”许婆子叹了一口气,不用大烟继续问,自己就说了出来。

    “你大伯他那个时候看着很乖,我完全没有想到他竟然会那么狠,隐瞒得那么深,明明他看上去就很喜欢你爷。”

    “我不是故意的,你奶骗你爷说你大伯是你爷的儿子,你爷虽有怀疑,但也没有说什么。我因为为已经给许更生过三个孩子的事情,感到特别心虚,怕澄清了你爷会不要我,就一直没有说。”

    “如果我早些说了,你爷那么警惕的一个人,一定不会忽视,就不会中了你大伯下的毒……”

    有时候许婆子在想,如果她没有路过那个地方,没有与正在街头走着的大力士相遇,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

    说不准已经逃离了这个牢笼,而大力士又活得好好的,只是她不会再有老三这个儿子。

    其实要不是中了毒,许更与他的一群土匪都斗不过大力士,因此许婆子真的很恨许老大,是许老大毁了她的一切。

    最重要的是许老大与许更最为相似,每次看到许老大,就犹如看到许更年轻的时候。

    虽没有许更那般阴沉,却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况且又是她与许更的第一个孩子,证明她的不洁的存在。

    再经历了诸多的事情,许婆子是真的喜欢不上这个大儿子。同样地她也心知肚明,这个儿子心里头也没有她这个娘,一切都只是表面功夫。

    “那时候你爹被抱走扔掉,我醒过来后很是害怕,朝许更要回你爹,却听说你爹已经死掉,本就难受的我就没有了活下的**,是真的想死……”回忆起这一段,许婆子的身体都在**,从未想过许更会如此心狠。

    因为她哀莫大于心死,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引起了血崩,也不乐意让大夫看,想要一死了之。

    哪怕许更掐着女儿的脖子威胁她,也不去在意,毕竟那是许更的亲女儿,她总以为无论许更这个人再狠,也不会狠到杀害自己的女儿。

    可是她估计错了,那个人狠心到令人发指,毛骨悚然。

    她怕老二也遭此毒手,才勉强看了大夫。

    但那个时候还是不想活的,总想着治不好最好,这样自己就可以去死直到两天后,被扔后山的老三,被她娘抱回来,她才有了活下去的**。

    那段时间她很是迷茫,不知道自己闹的这一出算什么,没有死成反倒把自己才三岁的女儿搭进去。

    大烟听她那意思,似乎根本不知道把蠢爹扔后山去的是许老大,一直都以为是老许头。

    虽说可能是老许头指使的,但大烟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说一下。

    “把我爹扔后山去的,并不是老许头,而是我大伯,我刚偷听到的。”事实上许老大不止恨许婆子,还看不上许婆子这个娘。

    谁都不喜欢有一个红杏出墙的娘,老一辈人发生过什么,许老大并不知道,可能知道也不会觉得有什么,认为许婆子既然跟了老许头,就应该安安分分。

    许婆子怔了怔,叹了口气:“早就怀疑了,只是不敢相信。”

    大烟就问:“你一共逃了多少次,被捉回来以后,会不会挨打?”

    许婆子面色古怪了下,幽幽道:“十次八次,我忘记了。”许更那个人总说心疼她,从来就舍不得打她,所以她没有挨过打,一次都没有。

    那个人只会把她锁在房间里,然后用他的方式来惩罚。

    虽然没有挨打,可那种方式令她恶心,反倒不如被打一顿来得痛快。

    大烟看着,面色也古怪了下,显然是想到了什么。

    猛然就觉得许婆子与老许头之间……

    本由潇湘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