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3章
    巫瑾手忙脚乱地接住,一脸无措。

    大烟挑了挑眉:“你看,周维这个人还是不错的,你可以考虑接受一下。”

    合得来就在一块,合不来那就分。

    过去的就过去了,没必要再想,阿莲部落女尊男卑,大项皇朝男尊女卑,你们俩就算是睡到一张床上去,也说不好谁比较亏。

    不过大烟心里头是这么想的,嘴里头却不敢说出来。

    巫瑾摸着葫芦,低头沉默着。

    葫芦呈姜黄色,摸起来很是光滑,长得十分端正匀称,看起来挺好看。

    ——

    转眼到了老许头死后头七,有人去人死后的第七天夜里,会回家再吃一顿饭,看看自己放不下的亲人,然后就会去投胎转世。

    吃顿饭是假的,回来看人倒有可能是真。

    一般人死后若执念太深,倒可能聚成普通鬼魂,但为天地间所不容,至多七天就会散去。

    一般人是看不到鬼魂的,传说只有三岁以下的小孩,以及将死之人才会看得到。又传说将牛的伤心泪,滴到眼睛里面,能让人暂时看得到鬼魂。

    大烟也没有办法看到,但心生好奇。

    心血来潮,让云二去想法办法弄点,可黑山县的牛本来就少,而牛本来就没有多少智商,又何来伤心泪,到了头七这天都没有弄到。

    大烟又好奇许婆子的想法,跑过去问许婆子怕不怕,晚上要不要她一块陪着,结果被许婆子拿棍子撵了出来,不让她晚上过去,怕她把死人吓活。

    很mmp的感觉,她竟还能把死人吓活。

    最后大烟也不知道许婆子晚上是怎么过的,躺在床上的时候敢不敢闭上眼睛。

    只知道头七的第二天,老许家又闹妖蛾子。

    许老大提出分家,说这么大一家子合到一块过也没意思。因为许婆子什么都不会做,连饭都做不好,等分家以后,就一家轮着照顾一个月。

    但对许老五念的事情,就一个个都不吭声。

    这老许头一走,没人提出要支持许老五念的事情,不过许老大虽不太情愿,但还是答应,日后让许老五跟着他过,等到成亲之后再搬出去。

    至于供他念,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许老三自己生了两个儿子,都没有供念,又怎么可能会供许老五,毕竟念要花很多钱。

    “娘,你把钱分分。”许老大惦记的是这个,可是记得他娘手里有不少钱,等分到钱以后,可以在城里头买间屋子,以后也算是城里人。

    许老大心里头的算盘打得特别响,他现在手头上还有点钱,等买了房子以后,再做点小生意,往后就再也不用回这破地方。

    不过金氏跟许进财父子俩,许老大没想带走,打算把他们留在这里种田。

    家里头分的田,不能荒废了。

    “要钱没有,要命就有一条。”许婆子抬了抬眼皮子,冷冷地瞥了许老大一眼,“我也不用你管着,日后我跟着老四过。”

    看向许老二:“你想走就走,不想走就留家,不用顾虑什么。”

    又对许老五道:“以后你想念也成,但县城你不能再去,只能去镇学。农忙的时候,你得下田干活,别想再跟以前那般轻松。”

    许老五的面色变了变,扭头看向许老大。

    他不敢求他娘,只能求他大哥。

    可许老大都不看他,而是看向许婆子:“娘,你咋能说没钱,家里头进项不少,怎么也得有点。”

    许婆子冷冷道:“我老婆子有命,你要吗?”

    许老大面色难看了起来,眼底下闪过一丝恨意,然而明明就恨得不行,还是尽量平静地问:“娘,那你看这样行不,就当作是我跟你借的。”

    “儿子打算在城里头做生意,手里头还欠点,等赚了钱一定会还你。”

    许婆子连眼皮子都不抬:“没钱。”

    许老大:……

    “谁要都没有。”许婆子又补充了一句。

    原本许老二还想着,要是他娘答应借给老大银子,他也开口借一点,在村尾那边弄块地出来盖个房子。

    终归不是上门女婿,不能一直待在老丈人家。

    这件事他也跟媳妇商量过,媳妇也是同意了的,只是两人手头上的钱都不多。

    见许婆子这么坚决,就知道这事没戏。

    “要分就分,当初是按的人头开的荒,现在按着人头分,你们兄弟几个合计,该几个人头就分几亩,这事我老婆子不管。”

    许婆子想了想,又道:“把我跟燕子还有老五那份,分在一块,别的随便你们怎么整。”

    这跟许老大设想的不太一样,让许老大感觉很是不满。

    许老大最初的想法,是把二房跟四房分出去,无论是许婆子还是许老五,都跟着大房过,至于燕子,顶多再养一年,找个人嫁出去就行。

    提出一家人照顾一个月,不过是一种逼迫的手段,因为他知道许婆子不是那种能东家过了西家过的人,肯定会只选择一家。

    最合适不过的,就是他们大房。

    这样一来,就将主动权在他大房手里,凭着这点,能分到多一点银子。

    哪想许婆子根本没想跟他们大房过,反倒选择跟着邋遢的四房过,甚至还把许老五跟燕子带上。

    扭头看到许老五一脸渴望的眼神,许老大心生厌恶。

    人家阮子文,才十三岁就中了秀才,他都十五岁了,还念得糊里糊涂的。

    就这德行,还当官?

    反正许老大不信,有钱的话支持一下无妨,没钱就懒得去费那个劲。

    “你听娘的。”不过许老大并没有流露出什么不好的神情,反倒伸手拍了拍许老五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安慰了一下。

    许老五垮了脸,一点都不开心。

    本来在县城念,是一件挺有面子的事情,现在却要回到镇学去,感觉好丢人。

    可为此就不念了吗?许老五心生恨意。

    村里谁都拿他跟阮子文比,他心里头并不好受。

    他一点不死心,就不信自己比阮子文差那么多,发誓一定要考上。阮子文在镇学都能念好,他也能行,甚至要比阮子文好。

    本由潇湘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