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2章
    “有,一会我放到你房间里,你吃完饭再去泡。”大烟说完就想走来着,突然又想起来一件事,盯着大雁从头到脚打量了下,“你泡的话,可能会很疼,到时候忍着点。”

    这妮子好像又长高了,不会真要长一米八去。

    大雁挥了挥拳手:“我不怕疼。”

    大烟白了她一眼:“赶紧切你的瓜。”

    大雁嘿嘿笑了笑,连忙跑厨房去拿大砍刀,只要她家大姐对她好一点,她其实还是挺听话的。

    不说叫她切瓜,就是叫她去挑大粪,她也会很高兴。

    反正又不是没挑过→_→

    回想三个月前,看到大青虫,她都会觉得那是肉,现在每天吃肉吃到牙疼,偶而喝一碗粥,都觉得粥特别的香甜,这日子过得简直不要太美好。

    都是因为大姐,她才有这种好日子过。

    她不是没良心的,都给记着呢。

    至于蠢爹,哼!

    咔嚓!

    大雁把葫芦砍成两截,将葫芦分成一大一小两个圆,小的那个抱起来有三百斤那样,她刚好能搬得动的重量,犹豫着要不要再切一下。

    “大雁,你乍把瓜切了?”单氏端了一大盆煎肉出来,看到就开口问了下。

    大雁说是大烟让切的,要送隔壁去。

    单氏看了看,就让大雁别再切了,直接把小的那截送隔壁去。

    那一大家子人多,一顿得煮不少,多煮几顿,完了再切点来晒,也没有多少的。

    想了想,又炼了一些煎肉包上,让大雁一块送过去。

    大雁拧起眉头:“娘,咱们家送的东西够多了,再多是不是不太好。”对方念你的好也就罢,就怕会变得贪得无厌。

    “就这一回,没事。”单氏迟疑了下,还是塞给大雁,“一大家子都在给咱们家开荒,还不肯收钱,看着怪累的,多给点也好。”

    “再说了,咱们家这肉多得,我都怕它放臭了。你大姐又不让拿去卖,再这么放下去,指不定得坏掉。与其让它坏了,还不如送人。”

    大雁翻了个白眼:“就你好心。”

    不过还是接了过来,要不是阮家人还还算不错,相处的也挺愉快,她都不想送过去。

    换成老许家那样的,好宁愿扔河里头去。

    大烟去找巫瑾回来吃饭,回来的路上看到云二从后山下来,估计是去找地盘去了。

    不知溶洞是什么情况,若情况好的话,估计周维会把人弄到溶洞那里。

    “要葫芦吗?三万两银子一只。”大烟可没有忘记自己要坑云二的打算。

    云二:……

    他家主子到现在还没给他发饷银,他口袋里现在就只有三个铜板。

    老板,三个铜板,卖吗?

    大烟知道云二现在没钱,提醒道:“可以赊账,签字画压,一个月内还清。”

    云二就问:“不还会怎么样?”

    大烟咧嘴一笑:“会打断你的腿。”

    云二:……

    “只有一个哦,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你家大哥云一在我这里赊了一个,今天去了对岸一趟,至少得了一万两银子的东西。运气好再跑多两趟,就能还清账了。”

    云二:……

    “这玩意不常有,你可以想好咯。”

    说得好像是什么绝世大宝贝似的,听得本使都心动了。r他娘的,来一个!

    “打个折?”云二问。

    “十二折,要吗?”大烟现在需要钱来扩展她的大田园,自然不能少。

    云二面无表情,三万就三万,反正也是赊账。云一的运气都能那么好,就不信他的不行。

    一个算什么,等这个的账还清了,他再买一个。

    对了,好像现在只有一个。

    大烟把自己的那只老葫芦拿出来,要了云二的半碗血来画了个符,又施展了乾坤术。

    没过多会葫芦成,她把葫芦丢给云二。

    “用你的血画的,都不用你认主,直接就能用。”下次谁让她做葫芦,她也用这种法子,比直接用法术画符要简单好使一点。

    刚她就画了个符,结果又让结界给吸了点血脉之力,这无孔不入的结界,简直了。

    以后都不能在这里面做葫芦,要溶洞没有问题的话,以后把东西都弄溶洞去,在溶洞里做。

    云二拿着葫芦看了看,觉得甚是惊奇。

    之前他看到云一有一个,想要拿来看,但云一就是没给他看,他家主子也不给,小气得很。

    现在终于有一个,好稀罕。

    大烟想到做一个也是做,做两个也是做,干脆又把周维那个拿出来。

    听周维的意思,是要送给巫瑾的,就看了巫瑾一眼。

    巫瑾:……

    做甚?阿瑾姐姐没钱。

    “来小半碗血!”大烟说完,又补充了下,“这是周维特地给你找来的,送给你的。”

    巫瑾怔了一下,连连摆手,表示不要。

    大烟看了那手一眼,抓过来就是一刀,在血快要到滴地上的一瞬间,拿了只干净碗去接。

    巫瑾:……

    很快血就流了小半碗,大烟手指头变绿,摁在巫瑾伤口上。

    就见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最后只剩下一道微不可见的小疤,再养十天半个月,就会消失不见。

    云二瞪凸了眼,立马将自己手腕伸过来:“来,顺手的。”

    大烟:“滚!”

    刚就疗个伤而已,又让吸走了些东西,一会她做葫芦还要被吸。

    现在光想着就心疼死,谁要帮他疗伤。

    云二老脸抽搐了下,一脸悻悻把手缩回去,还真是讨厌,竟然区别对待。

    巫瑾手虽然好了,却想伸手去拿那只碗。

    尽管她也有些喜欢这葫芦,可她不好意思去接受周维的东西,又拿不出三万两银子出来。

    大烟避开她的手,端着碗一溜烟儿跑了。

    等回来的时候,手里拿了个拳头大的小葫芦,比之前做葫芦还要小。

    “给你,运气好,这次做得特别成功。”大烟怀疑自己的技术提高了。

    刚做葫芦的时候突然就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等做出来葫芦以后,就发葫芦小了许多,但空间并没有缩小。

    巫瑾很是迟疑,并没有伸手去接。

    大烟就说道:“这葫芦只能你用,别人都用不了。”说着把葫芦给扔了过去。

    本由潇湘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