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0章
    巫瑾就笑了笑,坐了回去。

    其实她也是个人武师,利用内劲的话,还是能够把八爷拿起来的,只是巫瑾并没有这么做。

    因着巫舜的原因,也知道在这里不能使用内劲,也曾跟过巫舜去过不少次对岸。只是巫瑾生性喜静,并不喜欢打打杀杀,之所以练武也是不得已为之。

    如今一切都已经平静下来,巫瑾自然选择安逸。

    这个地方不错,或许她会在这里选择一个地方,盖个房子住下来。

    “你一天都等在这里吗?”大烟看小金挺好玩的样子,伸手想要去摸。

    噗嗤!

    结果被小金喷了一脸的水。

    大烟抹了把脸,感觉好恶心,对着巫瑾那一脸的笑意,不免就有些尴尬:“这家伙还真是淘气,我也就是抓它的时候,打了它几拳而已,被它记到现在。”

    巫瑾仍旧笑着,只是没有任何声音。

    哪怕笑得花枝招展,也仍旧没有任何声音,对于一个美人来讲,似乎有些残忍。

    可能是看到大烟眼底下不自觉得流露出来的怜惜,巫瑾顿了顿,笑容一下子淡了许多,低下头去,一脸恬静地摸着水里头的小金。

    大烟揉了自己的脸一把,果然有些秘密不能听的,未听之前还能保持平常心,听完以后连心境都变了。

    戏无论怎么演都是假的,敏感的人很容易就看出来。

    就如她一直以来对巫舜的感觉,之前哪怕没有到厌恶的程度,也至少有了厌烦。

    哪怕有救命之恩,也不怎么待见。

    然而今天与之对上,好像忍耐力强了不少,对对方时不时冒杀气,不自觉地就去晾解。

    看着巫瑾,大烟猛地一下子就想起,貌似当初巫瑾也是很轻易地就将巫舜的底露出来的。

    突然就有种很mmp的感觉,忍不住去怀疑点什么。

    不管怎么说,他们不愧是姐弟。

    听这姐弟俩的秘密很要命,想到这个梗,心里头塞塞的,就想着什么时候去找许婆子,再后半截的故事也拼凑出来。

    至少许婆子的秘密她想听,又不会要命。

    不过这件事还得等一下,等老许头的头七过去,才去找许婆子聊天。

    不知头七那天,许婆子会害怕不。

    嘿嘿!

    靠了岸边,大烟问巫瑾要不要上岸,但巫瑾摇了摇头,看那样子估计还要跟小金玩一会儿。

    大烟就点了点头,自己上岸去。

    “许大烟,你又去对岸耍了啊?”阮大郎正坐在岸边上休息,看到大烟上岸,立马就喊了起来。

    大烟先是看了他一眼,然后往田那边看。

    说起来阮家人还真是勤快,才半个月的时间,就开了差不多五亩田出来。

    这一亩就是六百多平米,上面长满了草跟灌木,可不是那么好清理的。

    就是人顶得住,牛也不一定能顶得住。

    瞅着这牛,才半个月的功夫,就瘦了不少。

    估计是累了一整天,现在正歇着,在岸边上吃草,时不时甩一下牛尾巴,浑身上下都是泥。

    大烟想了想,拿了一小捆草丢它跟前。

    大黄牛伸鼻子闻了闻,立马就大口大口吃了起来,那样子看着很急。

    一口吃得太大口,都咬不烂进嘴里。

    “你这是什么草,从哪来的?”阮大郎吓了一跳,连忙伸手去拽。

    大黄牛可能以为阮大郎要抢它草,死活不肯松口,跟阮大郎犟了起来。

    阮大郎:……

    累了一整天还有这么大力气,亏他还怕它累死了。

    费了好大的劲,才把牛嘴里的草抽出来一半,阮大郎不禁抹了把汗。

    大烟这才说道:“对岸割的,给我家小牛跟驴子割了点,这草养牲口,看你家牛累的,就给你一把。”

    阮大郎作动顿住,一脸惊恐:“这草不会有毒吗?”

    大烟瞥眼:“有毒你把草抢回来。”

    阮大郎看了看自家大黄牛,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敢伸手去抢。刚抢那一把,都把大黄牛给惹急了,再抢估计得拿牛角顶他。

    “我说你整天到对岸去,也不怕那边的妖怪……不,是巨兽。”阮大郎已经听了好多次大烟说那边的不是妖怪,而是巨兽,但一时半会还是改不了口。

    大烟就问他:“巨兽肉好吃吗?”

    “那还用说吗?简直好吃得不得了。”阮大郎舔了舔唇,那滋味自然不必说,可不是一般的美味。

    给他们家的一条牛腿,到现在还没有吃完。

    就因为这条牛腿,他们家只有谁有空,来给开荒的时候,都会一起来,尽量给早点开出来。

    毕竟再不快点,可能就赶不上下一季的稻子了。

    田不是开出来立马就能用的,开出来那一两个月,还要时不时再犁一下,等不怎么长草了,才能开种。

    “那边还有更多好吃的,你说我能不过去么?”大烟就拍了拍他的肩膀头。

    “哎呦!”

    用力过了点,瘦得跟麻杆似的阮大郎,被她一巴掌给拍到地上。

    大烟:……

    “抱歉啊,我没想到你这么没用。”大烟一脸不抱歉,还伸手要把阮大郎扶起来。

    阮大郎揉着肩膀头,朝她直翻白眼。

    幸好他家小爷爷没遭她毒手,否则还不知道得被虐得多惨。

    这他娘的手劲,简直了。

    “我今儿个摘了点葫芦瓜,回头给你们家送点过去。”大烟抬头看了看天色,太阳差不多要下山,天边都已经出现了晚霞,“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你们也别太累。”

    阮大郎挥爪子:你赶紧走!

    大烟走没多远,又回头看了一眼,觉得河岸边这里的草实在有点高。

    因此明明有不少果树,却怎么也长不起来。

    或许她应该弄个除草的药,先把这些草全都清理干净,再弄点长不高的草的草籽来种上。

    要知道她家的田就挨着岸边,种田的时候要往岸边走,那么高的草,到时候光走这道,就得把单氏给吓够呛的。

    除草的药怎么做来着?

    毒人的药倒是好做,除草的就有点麻烦。

    还得小心一点,别让牲口吃了。

    要是一不小心把人家的牲口给毒死,那可就乐大了去。

    本由潇湘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