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6章
    许婆子悠悠道:“就怕到时候的菜太老,你连吃它的兴趣都没有。”

    大烟:……

    小老太不是没种过地?竟也懂得这个。

    单氏把东西摆好了,赶紧拿了小锄子去大烟踩的那块夯地那里,打算把土再松一下。

    大烟已经从菜地下来,正拿着鞋子在边上敲泥。

    单氏白了她一眼,弯下身去小心地锄着,这锄着锄着就感觉不对劲。

    “咋回事?这块地好像让挖过似的,菜种都不见了。”单氏一脸纳了闷,还下手指头去抠了抠,发现几乎连一粒菜种都看不见。

    大烟:→_→

    “我之前就是看这块没有种子,以为还没撒种子呢,才无聊上来跳几下的。”大烟立马就给自己找了个借口。

    单氏也怀疑是这样,就往那块边上看了看。

    但边上的却是有种子的,撒得不梳不密,刚刚好的那种,唯有这一块上面没种子。

    单氏怀疑地看着大烟,觉得可能是大烟在搞鬼。

    大烟面无表情,就不想承认这事。

    “还用得着怀疑,看她那德性,就知道一定是她干的。”许婆子一边吃着饼,一边慢吞吞地说着。

    面对单氏再一次的狐疑,大烟淡定地把鞋子往自己脚丫上套,然后……

    扭头就跑。

    单氏:……

    是这妮子干的了,准没错。

    大烟才要冲出院门,就见从外头进来的夏大夫,后头还传来她姥吆喝吃早饭的声音。

    不自觉地就停住脚步,扭头转身回去。

    眼前看到的一幕,简直辣眼睛。

    小小的一个家,一下多了四个老人不说,长廊的长凳子上面还歪七竖八地躺着一队云麾使,听到喊吃早饭的声音,本来还打着呼的,立马就一激灵爬了起来。

    紧接着一群人冲天井,打开她从竹子从山上引来的泉水,哗啦啦地洗着脸。

    有人还淘气,哗啦啦玩水。

    估计要不是在别人家,都得光着膀子。

    周维可能是身上被溅到水,在那里怒骂了几句,但看起来貌似不太管用。

    他这个城主,好像一点威严都没有。

    大烟看得眉毛直抖,感觉自己无比温馨的家,被毁得一塌糊涂,乱七八糟。

    “周叔叔,阿瑾姐姐在看着呢。”话才刚说完,后背就挨了一下抽,差点喷口水。

    “死妮子,叫什么周叔叔,叫周大哥。”许老三昨晚被提点过,城主大人让他管好自家妮子,说没那么大的侄女,叫周大哥就行。

    屁咧,还周大哥,周大叔还差不多。

    大烟转身就踢了他一脚:“说话就说话,动什么手。”

    许老三:……

    老子养了个熊娃子,还不能打,好心塞。

    “昨晚城主说了,他管我叫叔,你管他叫大哥。”许老三说起这个,还有些洋洋得意,显然觉得攀上了一城之主,日后有了出息。

    大烟回他一声呵呵,只是比周维大两岁,就让周维喊叔,都被叫老了还觉得美,纯属脑子有坑。

    “你从大青城回来,是不是人回来了,脑子却忘在了大青城?”大烟问他。

    “没有啊。”许老三一脸茫然。

    大烟面无表情地转身,差点忘了蠢爹他压根就没有脑子,要不然也不会连被坑了也不知。

    真蠢,简直蠢到没眼看。

    早饭过后,单家人提出要回去,毕竟他们已经过来好多天,家里种的田也该伺候了。

    看这一家子都好好的,而许婆子脾气虽然怪了一点,但还是挺好相信的,单家老俩口也总算是放心,以后再也不用替这大女儿担忧。

    其实说起来单家也没多少事情,不过是三亩田的事情,让万吉万利兄弟俩坐驴车回去,弄了梓树叶子,一天就能搞定。

    只是这到底不是自个家,单家俩老口住不习惯,任凭单氏跟许老三怎么挽留,还是决定要回去。

    就连说要学武的万吉万利,也跟着一块回去。

    不过估计等到后山的军营建好,就会过来。从这里到鱼口村,路也不算太远,老俩口在鱼口村也住习惯了,并没有要搬来这边的打算。

    许老三被两个小舅子给折腾了,还挺惨的,耳朵到现在还疼着,却不敢说点什么,腆着脸很是友好地打招呼,让他们常来这里作客。

    万吉万利脸色一点都不好,他们都比周维他们小上不少,当成同辈不觉得有什么,却让许老三给害得,硬生生地提了一个辈分。

    以后要有机会进云麾队,也会很尴尬。

    讲真的,都不想认这个大姐夫。

    大烟给他们装了几十斤的木棍……不,是肉条子,还给拿了一把大铁锤子。

    “啃不动就用锤子,砸碎了当肉沫吃,晒干一点,碾成粉拿来煮粥也好吃。”大烟一本正经地说着,把东西送上了牛车。

    众人:……

    原来锤子是这么个用途,长见识了。

    单父摸了摸大母牛,心头一阵阵感叹,这头母牛是大烟买的,挺壮的一头母牛,当时买牛的时候,大小一块买的。

    小的大烟家养着,大的大烟嫌弃,就给了他们家。

    他们家人来的时候几乎什么都没带,回去的时候却拿这么多东西,挺不好意思的。

    不过这些东西东西对大烟他们来说,压根不算什么。

    一些吃的东西,放着也是便宜周维那群人。

    “过去的就过去了,以后好好过日子。”单父眼角微微湿润,拍了拍许老三的肩膀。

    这女婿是个有本事的,只要好好过日子,就没有过不起来的。

    许老三对上老俩口本就心虚,闻言连连点头。

    “去,抱一块葫芦瓜过来,这玩意味道不错。”许婆子吊着眼皮子,冲大雁说了句。

    大雁瞥了她一眼,扭头跑了回去。

    没过多会,抱了一块二百斤的葫芦瓜过来,重重地放到牛车上。

    “这玩意吃着不费劲,吃不完就切成葫芦瓜丝,晒干了放着,想吃的时候再煮点吃。”许婆子面上没有什么表情,说话的声音也是淡淡地。

    单母的面上的表情就古怪了下,尽管觉得这许婆子好相处了一点,但好到能好好相处的地步。

    她可是还记得,当初被拿棍子撵走的时候。

    本由潇湘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