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5章
    “大烟,大烟你起床没?没起的话,就赶紧给老子起来,老子找你有急事。”嗓门大的,跟打雷有得一拼。

    这特么就是她那蠢爹,没点本事还总爱在她面前摆当爹的谱,收拾一次两次压根没用,得长期收拾才行。

    连个觉都睡不好,真烦。

    “你又有什么鸟事情?”大烟跳下地,穿了鞋子去开门。

    “你二伯来找人,说是你奶不见了,昨晚一晚上没回,你有见到你奶没有?”许老三急急地问。

    那个样子担心得不行,都要急死了。

    大烟翻了个白眼:“一个晚上不见,到现在才来找人,这特么有事的话,早不知事到那去了。”

    许老三张了张口,挠了挠头,这事他怎么说?好像也没法替老二辩解,毕竟他家大妮说得对。

    “你先甭管这个,你奶呢?”许老三可是记得单氏说过,昨晚最后见到许婆子的时候,是在天井那里的。

    “在我房间睡着呢。”大烟抓了抓头发,想回房间看看的,才发现自己帽子落娇爷那里了,就转身回去拿,她头发不太爱长,都那么久了才长一寸多长。

    不戴帽子也行,得把头发扎起来,那样少是少了点,但小心点还是能遮得住,只是大烟嫌麻烦懒得扎它,扣个帽子方便。

    刚转身就停住,一脸怪异地看着地面。

    那只小香炉盖子落到一边,香炉口张得大大的,正将压在它上面的石头往‘肚子’吞,被大烟发现后,就卡在那里。

    本来好精致的一个炉子,现在看着好丑,像个怪物。

    大烟就走过去,蹲在地上,认真地盯着它,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小香炉:……

    不就吞个石头而已,有什么好看的,本兽……不,本炉吐出来给你。

    嗒!

    小香炉抖了抖嘴,把吞了一般的石头吐出来,盖子飞回去盖上,老老实实地躺在地上不动,仿佛之前那一幕是错觉。

    大烟把石头挪自己屁股底下,坐着继续盯着小香炉看,眨了一下眼睛。

    片刻后,小香炉吐出四束蔫的花,仔细看了看,是大烟之前放娇爷手上的。大烟看过后,面无表情地用脚拨到一边,继续盯着小香炉看。

    小香炉扭扭捏捏地,又吐出来几块煎肉,甚至还有一盘葫芦瓜。

    大烟面无表情,昨天吃饭的时候她就觉得奇怪,明明记得已经把自己的那一份端了进来,就是去拿双筷子的功夫,回来东西就不见了,以为是错觉才没多在意,结果是这么个回事。

    只是这小香炉是什么鬼,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个香炉。

    还委委屈屈的,好像她欺负它似得。

    “能说话不?你是什么玩意?”大烟盯着小香炉问。

    小香炉又扭捏了一下,两只耳朵变成前蹄,三条腿成了两条腿一条尾巴,转眼就变成了一只大嘴的小怪物样子,蹲坐在那里。

    大烟面无表情,表示认不出来是什么鬼东西,内心其实是有些崩溃的。

    窝特么捡了什么鬼东西回来?!

    “我本是神兽貔貅,有一天吃饱喝足了,醒来以后就发现自己躺在天火里面,变成了现在这个鬼样子,呜呜~”小香炉用精神力与大烟沟通,在大烟精神海里哇哇直哭。

    说它以前特别爱吃,是个胃口特别好的兽,现在却成了一只不用吃东西的神器,还认了个弱鸡当主人,快要把它给委屈死。

    在遇到娇爷之前,它一直都没有自主能力,不经意间吞噬了娇爷的重生之血,才有了一丁点自主能力。

    听起来好牛掰的样子,其实非也。

    它除了比较结实以外,几乎就没有其他能力。

    至于娇爷的重生之血,其实很简单,娇爷本是个该死之人,阴差阳错之下让大烟救了回来,有了第二次的生命,这就是所谓的重生。

    大烟被哭得脑袋一个劲地发疼,就说自己也是重生的,问它为什么不吸她的血,明明她也受伤流血过。

    小香炉的回答很噎人,说大烟的血不干净,带着煞气,根本就不是重生,而是雀占鸠巢,对它一点用都没有。

    大烟并没有全信它,至少它说的委屈,她一点都不信。

    看它一点都不觉得委屈,还很喜欢娇爷这个主人,而且它还很贱,不然不会又是靠近手心,又是心口的。

    “以后不许靠娇爷太近,不然我把你埋土里头去,让你吃了一肚子的土都爬不起来。”大烟的表情还算淡定,内心一直在溃散中,头一回遇到这种事情。

    小香炉似乎很怕土,怀疑可能是被土埋过,所以在听说以后抖了抖,很老实地应下,又恢复了炉子的样子,看起来特别的乖。

    “娇爷什么时候能醒?”大烟又问。

    小香炉表示不知道,因为娇爷实在太弱,它只是把反馈了一小部分的能量回去,就够他消化好久。

    可能再十天八天就会醒,也可能两三个月都不醒。

    大烟听后面无表情,拎着小香炉走出去,在菜地里挖了个坑直接埋了。

    小香炉:……

    它又没干坏事,为什么要埋它?

    本炉好委屈,不知怎么回事就被炼成了炉子不说,现在还遭人活埋。

    它是天底下最惨的貔貅,没有之一。

    大烟刚把小香炉埋好,正踩在上面,用自己的脚夯土,就见许老三伺候着许婆子出来。

    早晨的太阳不是很辣,许婆子就坐在地堂边上晒太阳,眯着一双眼睛,看起来十分惬意。

    昨晚后半夜才睡的,这小老太精神真好,竟这么早就起来了。

    单氏正搬小桌出来,上面放了给许婆子的早点,有花茶还有掺了葫芦瓜丝的煎饼,看到大烟在菜地上蹦跶,立马就变了脸。

    “大烟你干啥呢?”单氏眉毛都竖了起来,“你忘了那块地你姥昨日在那撒了菜种子了?你在上面踩,都踩实了,种子还咋长出来?”

    大烟动作顿住,面无表情地盯了一眼脚下。

    好像是有这么一个回事,就是刚没想起来,厚着面皮说道:“没事,能坚强地从夯地里长出来的菜,才是好菜。”

    本由潇湘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