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3章
    奴隶们一个个衣衫褴褛,甚至有些连一件衣服都没有,可能天气有些冷的原因,一个挨着一个用身体取暖。

    男的跟女的都关在一块,如同关着牲口一般。

    有些似乎也把自己当成了牲口,不知羞耻,做着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

    令人面红耳赤的同时,也感到很恶心。

    女孩从未见过这种景象,一下子惊呆了去,愣愣地站在市场口那里不敢进去。

    这时一阵骂咧声传来,女孩目光不自觉寻了过去。

    发现有个被单独关着的奴隶,正挨着鞭子打。

    那个奴隶一声不吭,抱着脑袋蹲在笼子边上,浑身上下都是伤口,看起来奄奄一息。

    女孩看着看着,就觉得那奴隶好可怜,就忍不住上前制止,并质问为什么要打那个奴隶。

    奴隶贩子告诉女孩,这是一个不老实的奴隶,天生长了反骨,认不清自己低贱的身份,总想着要逃走,这种奴隶不值钱也卖不出去,还不如把人打死了算了。

    女孩听着,又惊呆了。

    她家里也是有很多奴隶的,看着都很好,几乎没见过他们挨打,所以她一直以为当奴隶也可以很愉快的,就不明白这个奴隶为什么想要逃跑。

    这个时候的女孩太善良了,看不得这个奴隶被打死,就花了很小的代价,把这个奴隶买了下来。

    把这个奴隶买下来以后,女孩就把这个奴隶放了,一脸单纯地告诉他,已经自由了,不用挨打,可以开心地离开这里。

    只是不知什么原因,这个奴隶并没有走。

    一直跟着女孩,直到女孩买到足够的奴隶回家,还一直默默地跟着。之后就在女孩家的奴隶营住了下来,老实做着奴隶做的事情。

    只在偶而有空的时候,会跑到女孩跟前晃悠。

    女孩也不甚在意,他们家对待奴隶都还算温和,并不会动不动就打骂奴隶,只有在犯了错的时候才会惩罚,因此有些奴隶想要主家看重,就会时不时在他们眼皮底下晃悠一下。

    女孩以为那个奴隶也是这样,并没有去注意。

    有时候女孩与大力士幽会,那个奴隶也会出现,总用很古怪的眼神看着他们。

    大力士偶而发现不对劲,让女孩注意一些。

    说那个奴隶不对劲,没有毕要的话,还是把那个奴隶卖掉的好。

    那种不听话的奴隶,留着没有任何好处。

    女孩应了下来,只是忘性有些大,而那个奴隶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有出现,就一时间忘记了这件事。

    时间过得飞快,眨眼半年的时间就过去,到了女孩与大力士成亲的时候。

    婚事也如想象般,进行得很是顺利。

    女孩终于能与大力士光明正大地在一起,日子过得十分幸福,奴隶主夫妻也对这个能力很好的女婿很是满意,打算等二人生了孩子以后,就把家里头的事情,都交给小俩口。

    只是幸福的日子才不过一个月,附近的一个奴隶主家就出了叛乱,听说是那家奴隶主太过残忍,经常打杀奴隶,引起了奴隶们的怨恨。

    一大群奴隶狼狈为奸,把主家一家全部杀死。

    蝼蚁尚且偷生,奴隶们脖子上烙了印,不管去到哪里都会被抓起来。

    而杀了主人家的奴隶,只会被处以极刑。

    奴隶们都怕被抓起来杀死,纠集了更多的人,要反了这里所有的奴隶主,将这座城占领。

    女孩家就在这座城里,也受到了波及。

    大力士纠集了一群人,去抵挡这群叛乱的奴隶。

    不知发生了什么,去了很久都没有回来。

    那个被女孩买回来,又好久没在女孩跟前晃悠的奴隶,突然就跑到女孩跟前,跟女孩说大力士被一群奴隶给杀死,说叛乱的奴隶很快就会杀到这里。

    到时候所有的奴隶主家都会不得好使,让女孩跟着他走,他会保护好女孩。

    女孩记得大力士说这个奴隶不对劲,就不相信这个奴隶说的话,要跑去找大力士。

    只是刚跑到门口,就被奴隶给打晕。

    等女孩醒过来的时候,人躺在马车上面,已经被带到了城外面,说是在还逃亡的路上。

    奴隶说这么说也是逼不得已,这个城的奴隶实在太多了,又经常受奴隶主的压迫,都反坑得特别厉害,才三天的时间就把一座大城占领。

    同时被带走的还有女孩子的母亲,只是母亲不知什么原因,正昏迷着。

    女孩听后惊呆了,她不在意这个城会怎么样,只在乎大力士的死活。

    要说她不信相奴隶的话,不如说她压根不能相信大力士死了的事实,吵着闹着要回去,哪怕是死也要跟大力士死到一块。

    因为没有大力士,她根本活不下去。

    一直表现得十分憨厚的奴隶突然就变了脸,无比凶狠地掐着她正昏迷着的母亲的脖子,威胁女孩跟他走,否则就把母亲杀死。

    还告诉女孩,她的母亲中了毒,只有他才有解药。

    一边是中毒的母亲,一边是死去的情郎。

    女孩虽然很是伤心难过,但还是选择了母亲。

    奴隶对女孩很好,女孩一直以为奴隶是因为城里头太危险,才以这种法子威逼她离开,虽没有多少感动,但也不至于讨厌这个奴隶。

    可事实不是这样的,这个奴隶根本心怀不轨。

    昏迷中的母亲忽然醒来,告诉女孩,这个奴隶本根不是什么好人。

    就是这个可恶的奴隶,把家里头的奴隶都策反了。

    因为女孩的父亲不同意他带着女孩逃走,就没有阻止奴隶们杀家女孩的父亲,等于是女孩的杀父仇人。

    还告诉女孩,大力士可能并没有死。

    母亲让女孩不用管她,寻个机会赶紧逃走,可女孩不能丢下母亲不管,天真地想要劝说奴隶把她们放回去。甚至还大不孝地跟奴隶说,只要奴隶肯把她们放回去,就不计较他害死她父亲的事情。

    奴隶做这么多事情,就是为了得到女孩,甚至连女孩的父亲都杀死。再且奴隶惧怕大力士,怕回去会遇到大力士,自然不会答应回去。

    本由潇湘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