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1章
    许老三泄了那口气,感觉都累得不行,连根手指头都不乐意动,但听到大烟这么说,还是翻了个白眼。

    谁说他人缘不好来着,他人缘好得很呢。

    只是云麾军里一群光棍汉,几乎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饱那种,谁口袋里都不会留银子,每个月刚发饷银就霍霍,到了月中就基本上都没了钱。

    他去借钱的时候,人家都把剩余的都借他了。

    一个个还很够兄弟的,说不要他还钱,要还钱就不是兄弟,日后请他们喝酒就行。

    听说许老三是从大青城跑回来的,许婆子这面色就好是复杂,看着许老三的眼神简直恨铁不成钢。

    “还不快把你爹给扶起来?”许婆子不冲许老三发脾气,倒是瞪了大烟一眼。

    大烟耸了耸肩,无比嫌弃地伸手去抓许老三的腰带,将许老三整个人都提起来,大步往屋子里走。

    “大烟,你慢点。”单氏看着那样,都替许老三担心,怕一个不小心让门框撞着脑袋。

    许婆子皱着眉头不说话,抬脚跟了进去。

    “死妮子,那老些人面前,就不能给老子一点面子?”许老三试图挣扎一下,但一点力气都没有,这几天强度极大地跑路,体力透支严重。

    先前凭着一口气在撑着,泄了以后就完了蛋。

    “你连里子都丢尽了,还要面子做什么?”大烟奇怪地看着他。

    许老三:……

    大烟把许老三拎进屋后,直接就丢到单氏的房间里,拿了铜鼎出来。

    鼎里头有满满一鼎子的兽血,是她之前收集的。

    对单氏说道:“你把他扒了,不过你估计没有力气,我去把两个舅舅叫过来,等扒干净了,让两个舅舅把他扔进去泡着。”

    许婆子本要跟着进来,听着又把脚缩了回去。

    许老三看到那沉重的鼎,被唬了一下,又听大烟这么说,就想说点什么。

    结果还什么都没说,就让大烟给顶了回去:“别跟我哔哔,没空理你,想早点好起来的话,就老实待在里头,等你把这些都吸收完了,估计也差不多好了。”

    从城主府拿来的青铜鼎总算派上用途,大烟观察了一下,倒还算满意,转身出去找人。

    许老三倒想哔哔来着,就是浑身没什么力气,想把人给吼回来也不行,大烟也没给他那机会。

    没多久万吉万利就来了,把许老三扔了进去。

    是真的用扔的,很是不友好。

    这个姐夫给他们的印象一点都不好,要不是怕一不小心把人弄死了,会让他们大姐当寡妇,都想把许老三倒栽葱进去。

    许老三还想跟两个小舅子打声招呼来着,毕竟是妻弟,日后肯定是要好好相处的,哪想到会被这么粗鲁对待。

    屁股先着的地,上半身都倒了下去,两条腿还架在鼎边上,呛了好几口兽血。

    不是很难喝,可那是生的,味也挺腥。

    还是单氏看不过去,抱着人脑袋把人拖出来点,才避免许老三喝满肚子血。

    “姐你管他干啥,又淹不死。”单万利睁眼说瞎话,不过他一直在盯着,看情况不对会把许老三拖出来,不会真让许老三淹死在里头。

    单氏收回手看了看,才一会儿的功夫,手上沾到的血,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巴掉,被自己的皮肤吸进去,给人的感觉很是奇怪。

    就像……她的皮肤有多干旱似的。

    “这血是生的,大烟说喝多了不好,脾气容易变得暴躁。”单氏正说着话,又发现许老三滑了下去,正咕噜咕噜地喝着血。

    单氏:……

    一米八八的壮汉,软得跟面条似的。

    “你少喝点,没洗澡身上臭烘烘的,把脏东西都喝进肚子了。”一边说着,又将许老三给拖了出来,但松手许老三还往底下滑。

    单万吉见状皱眉,就问:“大姐,要不要我去找根绳子,把他脑袋吊起来?”

    单氏心想那样倒是省事,就怕把人吊死了。

    “没事,不用那么麻烦,他吸收得挺快的,坚持一小会就行。”单氏又试着松手,许老三继续往下跑。

    单万利看不过眼,上前将单氏推开了些:“姐你饭还没做好呢吧,去忙吧,大姐夫由我来看着就行。”说着就揪着许老三的耳朵往上提留,才不会跟单氏那么好,抱着整个脑袋。

    许老三这个人很重,揪得耳朵往上提溜,可是疼得要命,忍不住就痛呼了几声。

    “轻,轻点,哎,你轻点……”不知是不是泡了兽血的原因,许老三说话有了点力气,但浑身还是瘫软的,试着自己坐直,但没能成功。

    单氏看着眼角抽了抽,但到底没开口阻止,想到自己的确还在做着饭,嘱咐了几句就出去了。

    许老三o…

    房间里就只剩下万吉万利两个不怀好意的在陪着许老三,这让许老三很是不安。

    说起来也真是怪,明明他回到这里的时候,整个人都还是好好的,甚至还能好好说话。

    鬼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间就没了力气。

    果然单万利听到许老三叫喊,偏不轻点,反而还又使了点劲。觉得不趁这机会使坏,等许老三好了起来,就没有机会再下手。

    许老三疼得呲牙咧嘴,时不时喊一下疼。

    都想不起自己是什么时候把万利这小子给得罪的,只记得自己只揍过万吉那小子。

    好在血很快就降了下去,万利也自然松了手。

    许老三这时候也终于有了力气,不自觉摸了摸耳朵,怀疑再多过一会儿,耳朵就要被揪掉。

    小子手忒黑,不知道跟谁学的。

    许老三怀疑是跟大烟学的,毕竟大烟黑心肝,这种事情做得得心应手。

    “大姐夫挺有出息的,听说老许头好几次要了你的命,还不是你的亲爹,甚至是你的杀父仇人,你还赶着回来参加他的葬礼,真孝顺!”万利出了把气,想拿布把手擦干净,就发现血已经干掉,就使手搓了几下。

    许老三张了张口,一脸复杂,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其实他已经想起来不少事情,也并非那么的孝顺,只是想赶在下葬前看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