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0章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更何况还有小杨氏这个人在,老许头的死与大烟有关一事,还是传到了老许家后归来的人的耳中,看到大烟就如见到仇人一样。

    谁都想将大烟告官去,就是谁都没有办法。

    毕竟当时的情况就是那样的危险,而老许头就算没被踹死,也会被毒死。

    就是去镇上请了捕头来,也还是一样的说法。

    最恨的莫过于许仙儿,先前嫁祸不成,反倒自己整天提心吊胆地活着。

    现在人明明众目睽睽之下被杀的,也不能立案。

    老许头停丧的第三天,八仙来抬,老许家几乎所有人都跟着出丧,村里人不少人也都跟着去帮忙。

    算起来老许头算是许氏这一脉的第一任家主,又因为是横死,所以选坟要十分注意。这些事情都包在了许老大身上,挖坟的与跟八仙等人,都是许老大请来。

    羊蹄子山的风水不错,老许头的坟址就选在那里。

    这里的风俗,落棺材时要绝对的安静,除了落棺之人,所有人都要背对着棺材,死者亲属在前,无关重要的外人都离得远远的。

    请来的道士做法,让人将棺材落到坑里,紧接着便要落土。

    许老大自以为请来的都是好人,没想到请来的道士是个老油条子,仗着老许家不懂这事使坏。

    “来来来,老许家人都上来,几个儿子跟孙辈,一人往棺材上撒一把泥,送你们家主最后一程。”老道士一脸认真,看起来没有不对。

    老许家人也不懂,听到老道士这么一说,都乖乖地轮流一人一把土撒上去。

    等老许家人都撒过土了,老道士又让他们背对着棺材,千万不要回头。

    然后就让人把剩余的土落上,嘴里头振振有词:“亡人许更,你可是要瞧清楚了,不是本道士要埋你,而是你的家人亲手埋的你,一人给你撒了把土,可莫要怪到老道头上。”

    老许家人:“……”

    “千万莫回头,莫要说话,否则容易惊魂。”老道士仿佛知道老许家人在想什么,立马开口说道。

    老许家人:“……”

    请来的八仙倒是很上道,也一边落土一边振振有词,说这事跟他们没关系。

    听说这老许头死得邪门,他们也悚得很。

    等到上好墓,落了碑,老许家人回头看到老道士那一本正经的样子,一个个脸都绿了。

    可这个时候他们就是怀疑,也不敢跟老道士做对,听从老道士的指示,跪拜完以后安静离去。

    不能说话,也不能回头。

    老道士是收了钱才来的,等法事做完立马就闪了人,等老许家再去找人算账的时候,早就溜没了影,只剩下个小徒弟来做收尾的事情。

    小徒弟也厉害,直接呛声:“谁让你们傻,叫你们撒土你们就撒,也不去打听能不能干这事。”

    把老许家人给气得哟,差点抡拳手揍人。

    抬棺材的八仙倒是没走,大大方方地留下来吃了饭才走的。老许家人拿他们也没办法,毕竟这事不是他们整出来,他们只是跟着喊了几口。

    本来老许头死了以后,这个家就该由许老大来掌,为了体现自己一把,才把事情都揽在身上,哪想到会请来这么一个人。

    那个老道士听说口碑还不错的,不知怎么就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老许家人脸绿,许老大的脸更绿,毕竟人是他请的。

    这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村子,谁都知道老许家丢了人,再一次成为村里茶余饭后的笑话。

    不过村民们也算记住了这个梗,嘱咐自己的子孙后代,日后千万不能犯这样的傻事。

    大烟听到这个消息以后,笑得直打颤。

    那个老道士也真是够损的,竟然整出这么个事来,也不怕砸了自己的招牌。估计以后会很长的一段时间,老许家人的脸都是绿的。

    很多人都信这世上有鬼,老许家人也不会例外。

    还是活着的老许头,他们都怕得不行,成了死鬼那就更加不用说。

    而老许头葬下后的当天,小杨氏也让官府给带走。

    等待小杨氏的,很有可能就是发配到其他城的矿上去挖矿,一辈子都很难有活着回来的机会。

    葬后的第二天傍晚,许老三才风尘仆仆地回来。

    蓬头垢面,乍一眼都没认出来。

    经询问才得知许老三得知消息立马就赶了回来,还不知从天堑河能走,囊中羞涩的他向人借钱,认识的人一个个都穷,凑到一块都不够一两银子,根本租不到从大青城到黑山县的马车。

    倒是有人借马他骑,可他还不会骑马。

    没了法了的许老三就买了一袋干粮,一路用跑着的回来,跑累了就随便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等休息好了继续跑。

    一路上除了喝水吃饭以外,根本顾不上别的,因此等回到家的时候就成了这副模样。

    也就三四天没洗澡,一身的臭味简直了。

    可就算许老三已经跑得很快了,也还是没能赶上老许头的葬礼,晚了整整一天的时间。

    听到老许头已经葬下,许老三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之后,之后就起不来了。

    这一路上是憋了一口气在跑,如今一口气泄了下来,人也瘫软在地,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我说,你就算是死了爹,那也不至于这样吧?赶紧起来去洗洗,快把人给熏死了。”大烟伸脚踢了踢躺在屋外地堂上的许老三,一脸的嫌弃。

    院门外进来个人,见着连忙快步上前。

    大烟挑眉一看:“哟,你来了啊。”

    大烟把脚收了回来,两眼盯着许婆子,正打算找这老太婆讲故事呢,就自己跑来了。

    许婆子都不看大烟的,仔细地看着许老三,是听人说许老三回来了,她才来这里的,要不然都不会过来。

    “你咋成这德性了?”许婆子皱眉头看着许老三。

    “他人缘不好呗,想借钱回来,结果没几个人乐意借人了,连个马车都租不到,又不会骑马,只能跑着回来,结果就成了这样咯。”大烟替许老三回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