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4章
    房间里一片安静,娇爷一脸安详地躺在床上,双手交叠放在胸口上,十分精致的睡美人。

    大烟盯着娇爷的手,看了好一会儿,走过去掀起来。

    一只缩小到只有鸡蛋大的紫金炉子,就躺在两手交叠的下面,看起来很是精致好看。

    大烟抿唇,眉头渐渐竖了起来,抓起小香炉就扔。

    臭玩意,小仙女明明记得把它放娇爷的脚底去了的,什么时候竟然就跑手上去。

    还不要脸地,躺在手心下面。

    滚泥煤的!

    大烟扔了小香炉,从空间里拿出来一束漂亮的小红花,放在娇爷的胸口上,然后再把娇爷的手放上去。

    看看娇爷,又看看那束花,简直美得不像话。

    只是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大烟的眉毛又竖了起来。

    周维那个抠脚汉,竟然骗她说娇爷醒了,明明就没有一点要醒来的迹象。

    本来坑了他几把,还有点内疚的。

    现在就觉得,还是坑得太少。

    才过没多久。

    单氏一脸惊慌地从外面冲进来。“大烟不好了,你奶让你爷给抓起来了,说要杀了你奶!”

    “什么?”大烟猛地一下站起来,惊讶地看着单氏。

    单氏咽了咽口水,又再说道:“你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从外面回来,满身都是伤,看起来怪吓人的。啊不知道因为什么跟你奶吵了起来,然后把你奶给抓了,喊着要杀你奶,让你奶陪他一块死。”

    单氏喘喘不安,都老夫老妻了,闹成这个样子,让人看着怪害怕的。

    大烟面色变了变,连忙冲了出去,对许婆子的生死她不是很在乎,但她在乎许婆子的秘密,总不能她做了这么多,差点连命都丢了,却一点秘密都捞不着。

    死老太婆明明早就能说的,偏偏就是不说,她又不能撬开她的嘴。

    这要是死了,就特么哔了狗了。

    大烟往外冲的时候,云一等云麾军也正往外跑,看到大烟立马打了声招呼,只是他们那表情,怎么看都有些幸灾乐祸。

    “你也知道了呀,走呀,一起呀!”

    “本使知道位置,跟着本使你能很快找到人。”

    “是去救人呢吧?要不要本使帮忙?”

    大烟:……

    一群面无表情地说着热情话的混蛋,让人无比想要痛快地把他们弄死,翻来覆去地弄死,一百遍也不嫌多。

    都给小仙女等着,迟早收拾你们。

    村子前头靠水沟边的那棵被撸得光秃秃的梓树下,老许头如从地狱里爬回来的恶鬼一般,手掐着许婆子的脖子,状若癫狂。

    许婆子皱着眉头,面临着死亡,却没有多少害怕。

    小杨氏也在此,手举着斧头,警惕地看着所有人,一旦有人靠近,她就挥着斧头威胁。

    因此有一大群人围着,却没有一个人敢靠近。

    村民们议论纷纷,一个个满脸震惊,显然不清楚老许家人这是在闹什么妖。

    村里人谁不知道,老许头最疼媳妇,成亲几十载,哪怕日子过得再是艰难,也不曾让许婆子吃过一点儿的苦。如今不知从哪里弄了一身伤回来,就要把许婆子弄死。

    更令人吃惊的是,一直以来蔫吧吧的,总是一副受欺负样的小杨氏,竟然如此凶狠。

    若非生活在同一个村子,经常能看到,都怀疑是不是换了个人。

    大烟跑过来的时候,看到的也是这么一副场景,不自觉得皱起了眉头。

    有人看到大烟,立马就喊了起来。

    “大烟来了,快,快说说你爷,把人奶放了。”

    “你爷这一身的伤,可能是伤到脑袋了,赶紧把你奶救下来,把你爷送去看大夫。”

    “快看看那是不是你大堂嫂,瞅着怪吓人的,让她赶紧把斧头放下咯。”

    “大伙快让开,让许家三房大妮子过去。”

    ……

    随着村民们的叫喊,很快就让出一条道来,大烟也就顺着这条道走进去。

    几个云麾使趁机插进人群里,先看看热闹。

    “是你,是你这个小贱人!”老许头死死地盯着大烟,骂完后神情又有些恍惚,嘴里头低喃了声柳儿,似在回忆点什么。

    大烟拧着眉头看了他一眼,视线落在许婆子身上。

    看起来似乎被掐得很紧,但许婆子那样子,明显没有窒息感,面色除了有些白以外,并没有多少不正常之处,可见老许头并没有用力。

    许婆子听到那声柳儿,面色变了变,对着大烟张了张口,欲言又止,却又是什么都没说。

    大烟面无表情,怀疑自己对许婆子这么一副样子已经麻木,表示不上当也不受欺骗。

    不过前提,她得把人救回来。

    看样子老许头就算是疯狂了,也没舍得伤害许婆子。

    或许感情真的很深,只是错了人。

    “小贱人,竟然敢装柳儿的样子来骗本首领!”老许头似是猛然回神,神色一下子变得狰狞起来,恶狠狠地瞪着大烟,眼底下充满了怨毒。

    “小兰你去,把她杀了。”老许头冲小杨氏下命令。

    小杨氏僵了一下,但咬了咬牙,面色一狠,还是举斧头朝大烟砍了去。

    大烟伸手抓住斧头柄,将斧头抢了过来,然后一脚把小杨氏踢到人群里面。

    村民们先是吓一跳,但很快就反应过来,相互帮着忙,拿绳子把小杨氏捆了起来。

    “废物,一个个都是废物。”老许头神色更加的狰狞,抓着许婆子的手狠狠地使着劲,“去死,都给本首领去死。”

    可仔细看去,会发现老许头手指头虽然使着劲,却始终没有掐死许婆子的脖子。

    老许头猛地盯着大烟,无比怨恨地说道:“是你,是你带人杀了我的蛇王,趁我正常养伤的时候,杀了它。你该死,当初本首领就不该因为你长得跟柳儿像,把你留下来,应该连你跟你那贱种爹一块弄死。”

    大烟:……

    怪你自己咯,好歹也是个枭雄般的人物,不可能不知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的道理。偏偏把许老三这个活口留下来,还让许老三生了崽子。

    活该你现在这么狼狈!

    不过最活该倒霉的应该是……看上了许婆子这么一个人,才落得如今这下场。

    “其实你这一辈子也算值得了不是?不管我奶的心在不在你身上,你都跟她生活了大半辈子。真要说倒了八辈子血霉的,应该是另有其人。”大烟意有所指。

    如今老许头的精神不太对劲,她不太敢刺激老许头,只是说了些别的事情,让老许头去琢磨。

    果然老许头的注意力被转移,稍微想了一下后,就哈哈大笑起来。

    “的确,就算他得了你的心,又能如何?”老许头跟个疯子似的,无比怨毒地盯着大烟,仿佛透过大烟看到什么人。

    “你的妻子,现在是我的妻子,跟我生活了大半辈子,死了以后也会跟我躺在同一个坟头里。”

    大烟:“!”

    什么叫你的妻子,现在是我的妻子,这句话听起来感觉好别扭。

    而许婆子听说躺在同一个坟墓里,面色变了变。

    “大烟,奶不怕死,但奶死了以后,你要记得,把奶的尸体烧了,骨灰撒在天堑河里。”这一辈子不得已跟许更纠缠了一辈子,死后她坚决不入他的坟,否则她会死不冥目。

    她根本不怕死,如果死了能结束一切,她宁可去死。

    这几十年来,老许头手里握着几个她的几个孩子的命,若然她敢去死,就把她的孩子杀死。

    曾经她也以为老许头不敢那么做的,可事实证明老许头这个人是有多么的残忍,哪怕那个也是他的亲女儿,也毫不留情地掐死。

    那一次寻死的代价,便是她女儿的生命。

    之后她再也不敢,宁愿活得像个疯子。

    是了,村里人不少人都知道,许婆子曾经生过一个女儿,跟大烟一样,长得跟许婆子特别的像,但三岁的时候得了急病死了。

    可事实根本不是得了急事,而是被老许头活生生掐死的。

    许婆子至今不愿意去回想,每一次回想都是那么的痛恨,不止恨老许头,还恨自己。

    听到许婆子说不要与自己共一个坟,老许头终于疯了,掐着许婆子的脖子,使劲地摇晃着。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我许更到底有哪里不好,已经四十多年了,为什么你始终记得那个人,你难受就一点点都……”

    趁着老许头发狂的瞬间,大剑猛地抽剑朝老许头的双手砍去。

    只听得噗噗两声,老许头的双手被砍断,人被大烟一脚踢了出去。

    砰!

    老许头身体撞到树上,软软地落在地上,口不停地吐着黑色的血。

    不想老许头竟是中了毒,还是如此之深。

    大烟把许婆子拉过来,并伸手将还掐在她脖子上的两只手拿开,扔到老许头跟前。

    老许头没有看自己的手,而是定定地看着许婆子,执着地问道:“为什么?”

    一般人到了这种程度,早就死没了气。

    老许头却始终吊着一口气,不愿意就这么闭上眼睛死去,执着地想要一个答案,一个几十年也想不出来的答案,仿佛得不到答案会死不瞑目。

    题外话

    这几天因为一些不得已的因素,更新会不定时,亲们莫要苦等更新,第二天再看也是一样的。

    谢谢的读者们,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