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9章
    “我若不来,你能活?”巫舜淡声反问。

    大烟发现自己竟无言以对,当时的那种情景,她想了一百遍,也没有丝毫生机可言。

    说到底是自己矫情了,被人救了,还嫌人烦。

    换成她是巫舜,可能都要打死她。

    贱人就是矫情!

    “谢谢你啊,如果不是你来的话,咱们俩说不好真得来世再约了。”大烟突然就有些心虚,那种情况下没有活路,她竟然都没想过要自杀。

    说不好巫舜一直看着,等她坚持不下去自杀来着。

    看她不想死,才勉强救一把。

    大烟抠了抠手心,决定了,以后再遇到这样的情况,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毕竟自杀这种事情,她还做不出来。

    没有活够,不想死。

    “对了,这几天你去了哪里?后来我跑到鸡屎菌那里找了你好几次,都没有看到你。”大烟已经穿好衣服,把巨兽收回空间里,朝巫舜走过去。

    巫舜讽刺地笑:“你不是去捡尸体?挖泥巴?”

    大烟:“……我说我怕你被埋在土里,才跑去那里挖了个遍的吗?”

    巫舜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走。

    这种话说出来,连她自己都不信,又何况是别人。

    大烟盯着巫舜的背影看了看,又朝四周看了看,犹豫了下还是拧着眉头跟了上去。

    走着走着,就发现巫舜走的方向不对,竟然是朝天堑河那边去的。

    那边根本就是条绝路,到了尽头能俯视天堑河。

    好巧,正好是弯那。

    如果从这里下河的话,从天堑河回鱼尾村,速度会快上许多,只是高了点,有五六百米高。

    大烟还是头一次站这么高看向天堑河,给人的感觉特别的奇怪,又说不清哪里奇怪了。

    对岸的一切,如梦幻一般,仍旧看不真切。

    “你知道这结界是怎么回事不?”大烟忍不住问巫舜,总觉得巫舜会知道点什么。

    “阿莲部落的人说那是神女的恩泽,月亮与太阳,是神女的眼睛。”巫舜淡淡道。

    屁的恩泽,去你的眼睛!大烟忍不住吐槽,把自己的发现说出来。

    完了就问巫舜,有没有发现不对劲。

    原以为巫舜是不知道的,结果巫舜还点了头。

    巫舜给了大烟肯定的说话,结界里不能修炼,他从八岁开始就已经发现。所以他的修为是在对岸的大青山修炼成的,再配以子扣封印,那阵法对他的作用甚微。

    大烟未免吃惊,问子母扣的作用,她是否也能利用母扣遮掩一下。

    巫舜的表情就变得有些微妙,问大烟:“子扣的作用,本就在于封印。母扣自然也能有这种作用,只是你准备好了?此生只能有我一个。”

    大烟:“……”

    这是让她到死也仍旧是个老处的节奏,不说她对他没有感觉,就算她对他有感觉,也不能答应啊。

    “那还是算了。”大烟连忙摆手,她都有娇爷了,压根就没有撩他的意思。

    巫舜眼神一下子冷了下来,衣袂无风自动。

    大烟默默地往边上挪了下,那股杀气都快化为实质了,她怕被波及到。早知道不问这事,不能结界里修炼就不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她都不敢去看他的眼,那眼底下的深寒,令人无端生起一丝惧意。那股彻骨寒意仿佛是从灵魂深处透出,显得此人有多么的冰冷无情。

    这种人可能会有很多女人想要征服,可她不是那很多女人中的其中一个。

    “我觉得得,道不同不相为谋,你应该好好去找个地方修炼,我在我的一亩三分田里奋发图强。”以后就不互相干涉,各过各的小日子。

    举了手指头看了看,虽然这指环拿不下来,可她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很难相信这灵魂间的羁绊是真的,或许有人说谎。

    “你不必怀疑,那的确是真的。”巫舜低垂下眼睫,淡声说道,“你我必有一世会在一起,否则解不开这羁绊。”

    说话就说话,没事放什么杀气。

    大烟又躲远了一些,说道:“那啥,你把杀气收回去。”

    “其实我也没有怀疑,只是觉得有些扯,认能保证自己下辈子就是个人,说不准真的会是一条虫子。而且就算是个人,说不准也是个男的,又或者是个丑女,那样也你要跟我在一起不成?”

    “无妨,不合适就杀,直到合适为止。”

    “……”

    大烟突然就有种宁愿跳下天堑河,也不要跟巫舜说话的感觉。

    这个人一点都不会说话,好呛口。

    呛得她虎躯一颤,灵魂都在发抖,简直丧心病狂。

    想对着天堑河许愿,来生千万不要遇到这人。

    “那啥,没事我就先回去了,你在这里慢慢看风景。”大烟从这里都看到了鱼尾村,可惜这里太高了点,没有法子从这里回去。

    巫舜冷着脸问:“想下河吗?”

    大烟翻了个白眼,她还想到对岸去浪呢,可问题她能下得了才行。

    你倒是会飞,你带小仙女飞啊。

    大烟点头:“想,不过我得回家去了。”说她矫情也罢,说她贱人也好,反正她不想开口麻烦巫舜,有些债欠多了就很难还。

    见大烟说完就走,巫舜的表情就不太好,打出一道红绳,将大烟卷了回来。

    大烟才走两步,就发现自己倒了回去。

    耳边传来阵阵风箫声,眨眼间就朝天堑河落下,但速度看起来并不是很快,腰那里还系着一根红绳,可见她是被人拽下去的,以放风筝的方式。

    她要不要装作害怕的样子,张口大叫几声?

    想想还是算了,省得被抛出去。

    等大烟着地的时候,就发现落脚处并非落弯处,而是在村边,她被直接送了回来。

    再往前走一百多米,就是她的家。

    “大武师之上是武灵,你确定你只有武灵的修为吗?”大烟一脸不信地看着巫舜,觉得武灵对巫舜的修为来说,还是太低了点。

    周维个大武师,也只是蹦得高一点。

    武灵再牛掰,也不见得这么会飞,十有**是武灵之上。

    可武灵之上又是什么?

    巫舜淡淡道:“那便是武灵之上。”

    本由潇湘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