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5章
    周维一套拳打完,蹙着眉头对大烟说道:“不知为何,本城主自从晋升为大武师以后,光靠着武技修炼,很难再有半点进步。唯有在食用巨兽肉以后,才能感觉到一丝的变化。”

    周维怀疑自己到了**颈,今生再难进步。

    可又不死心,所以打起对岸的主意来。

    大烟抬头看着天空,那一轮月亮看起来是那么的大,又那么的美丽,与他们如此的接近。

    可此刻大烟却遍体生寒,感觉到深深的恶意。

    那个神女,有可能……

    最先她看到神女的手札,以为神女就是个是非不分的善良人,自以为做这一切都是对的,为了这片大陆的人类好。

    现在看来,感觉像在圈养。

    “我有种不太好的猜测,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对的。你若信我的话,就嘱咐你的手下,日后在结界里面,能不使用内劲的时候,尽量不要使用,你也是如此。”

    大烟现在没有能力飞起来,根本看不到这片大陆的全貌,否则她有可能看清楚这阵法。

    周维很是惊讶,不去怀疑大烟的话,但希望大烟能说清楚。

    大烟指着天空,告诉周维她的发现。

    让周维知道之所以没有进展,是因为血脉之力被吸收,修为越高,吸收力就越强。

    倘若去对岸修炼,就不会有这种停滞感。

    这片大陆的人很尊崇神女,在大项皇朝建立之前,许多地方都有着神女像,几乎是全大陆人的信仰。

    后来大项军掘起,摧毁了许多神女像。

    尽管大项皇朝还在扼制止,但到如今很多人还在信奉。

    她这种言论,等于推翻神女做的一切,比起大项皇朝来说,要更加的可恶。

    或许大部分人类都喜欢安逸,不想时刻面对巨兽的威胁。可大烟不认为有人会拒绝强大,甘心被抽取血脉,若非生来就具备这种血脉,被如此抽取,早就失去成为强者的资格。

    这大阵,怎么看都像个邪阵。

    周维听着很是懵逼,不过没关系,他听着就是了。

    反正自从认识大烟以后,他就三观尽毁,此刻再听到什么古怪的言论,也没有什么好奇的,更没有什么接受不了的。

    “哪天再过河的时候,我试一下。”周维决定试过了,确定结果,再把这件事与下属提一下。

    此时不能修炼,大烟感觉很是烦躁,朝周维挥了挥手,转身就回了房间。

    周维本想再打了套拳的,想想大烟说的,就感觉浑身不自然,冥冥中仿佛有什么在觊觎他的身体一般,很是恶寒,起了鸡皮疙瘩。

    周维:……

    果然许大烟是个坑,相处久了各种怀疑人生。

    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又想起对岸顶上的月亮,也是越看就越觉得诡异。

    一阵风吹来,浑身凉飕飕的。

    周维搓了搓胳膊,跑去放了个水,就赶紧回去了。

    无知不是没有好处的,毕竟还无知的时候,感觉什么都是好的,有理想有抱负。

    深入了解以后,就发现自己是头被圈养的猪,不断地强大自己就等于猪在不断地吃,等什么时候长得够肥了,就可以开宰了。

    卧日,什么鬼!

    许大烟个坑货,就不能说点好的?果然很是讨厌,不能怪他一直都想打她。

    对周维的吐槽,大烟不是很关心。

    回房以后就不再修炼,安心守在娇爷的浴桶边。

    受血气吸引,时不时会有小动物来,她得好生看着,以免娇爷挨了咬。

    等到快天亮的时候,大烟站了起来。

    盯着娇爷仔细看了一会儿,确定娇爷是真不需要这血泥了,就伸手去挖。

    把人挖出来以后,又抱去洗了个澡,这才放回床上。

    浴桶里的血泥还能用,就把狗娃揪过来埋进去。

    不过大烟没空看着,叫大雁帮忙看着,就跟周维等人一同前去黑山寨。

    以防不小心中毒,大烟把解毒丹拿出来一多半,只留一小部分备用,别的都分给要下悬崖的几个人。

    除了大烟以外,周维跟云一,还有云十一都会下去。

    站在溶洞口那往下看,很难看得清崖底有多深,但出了溶洞口以后,就基本上能看到底。

    底下可以说是个山凹,但用天坑来形容更为合适一些,有三百多米深。

    从高处往下看,因为底下阴暗的原故,看不清底下有什么东西。

    直至滑落大半,才看清下面的情形。

    一条比碗口粗点的蛇,盘在崖底中间,周围大大小小,颜色不一的蛇一条压着一条,在那里不停在游动,翻滚着。

    大烟盯着底下,问:“到了蛇发情的季节了?”

    周维懵了一下,低头看向蛇群,面色渐变得有些古怪,都不知该怎么回答。

    他一个大老爷们,跟别人家媳妇谈论这种事情,好像不太好。

    云十一耿直道:“没错,蛇是这季节发情。”

    大烟嘴角抽了抽:“这种情况貌似不太妙啊,感觉蛇群会疯。”

    云一说道:“之前下来的人说,这条老蛇似乎在睡眠,我们小心一些,说不定能偷袭。”

    他们面面相觑,都信了云东的邪。

    如果那条蛇不在意他们,说不准真能偷袭。

    然而在大烟他们离崖底还有五十米的时候,一直安静不动的大蛇忽然就抬起了头。

    那动作看起来,是那么的优雅。

    只是盯着他们的眼神,不太友好,可能蛇的眼神本来就是阴毒的,给他们的感觉就很是阴毒。

    大烟木着脸,停在半空没动。

    虽然老蛇盯着方向是这边,而且眼神也不太好,但她还是感觉老蛇盯的是她。

    来的时候大烟还在肖想,说不准是一条灵蛇。

    灵蛇一般不吃人,因为吃人会沾惹煞气,渡劫时容易被雷劈死。

    可看到这条蛇后,大烟就打消了念头。

    是不是灵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条蛇吃人,浑身的煞气都凝结成一片黑雾来,可见是吞了不少人。

    “这是条公蛇。”大烟盯着那条蛇看,发现是条公蛇,就说了一嘴。

    显然三个男人也发现了,纷纷扭头看向大烟。

    那怪异的眼神,简直难以描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