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4章
    娇爷的情况看着还是老样子,脸色看起来挺红润的,吃完牛肉的大烟又给检查了一下,此时的娇爷像极了正在进化中的八爷。

    吸收的东西太多,要通过睡眠来调节。

    破炉子把吸收的东西反馈了一部分回去给娇爷,就是娇爷太废物了点,身体有些撑不住。

    经脉倒是宽厚结实了不少,但比常人来说,还是差上那么一点。毕竟是天生的玩意,后天再努力去改变,也很难立马就见到效果。

    反正大烟觉得,娇爷这辈子就算不是弱鸡,那也跟弱鸡差不了多少。

    总而言之,就是个废物。

    拿梳子给娇爷梳了梳头,这里有很多男人都不爱留长发,云麾军就是一溜儿的短发,连发型都是一样的。哪怕没有穿着云麾使的服饰,也很好认出来。

    不过也有爱留长发的,娇爷就长发及腰,就是发质不太好,她都给他用心养了两三个月,发梢还是有不少分叉的。

    拿剪刀把分叉的剪了去,然后盘了起来。

    青色的岫玉簪看起来并不显眼,但插在娇爷的头发上,怎么看都觉得很好看。

    盯着娇爷看了好一会儿,才看向被她压在血泥里的小香炉子。

    拿起来揭了揭盖子,还是揭不开。

    明显感觉到小香炉的排斥,她想了想,又把小香炉埋了回去。

    之前都没有排斥感的,自从从娇爷脑门上扒下来以后,就有了这种感觉。

    伸手摸了摸娇爷的额头,怀疑娇爷眉心血被吸去。

    不过没有伤口,很难确定。

    听到天井那里挺热闹的,大烟出去看了一眼,发现是云麾二队的人来了。

    速度还真快,赶上了这顿饭。

    “三十妹!”云十一察觉到大烟的视线,面无表情地打了声招呼,但眼底下闪烁着亮光。

    去你大爷的三十妹,大烟朝他翻了个白眼。

    云麾二队的人很执着,仿佛看不到大烟脸上的抗议,一个个冲着大烟打招呼,都是叫的三十妹。

    一个个面无表情,却眼底发亮。

    腹黑,不要脸。

    大雁一脸羡慕,如果可以的话,她也想要加入云麾军,穿上像他们那么威风的衣服,腰间别上一把大刀,可惜她的力量还是太小了点。

    如此想着,大雁狠狠地往自己嘴里塞着肉。

    那眼底下的羡慕嫉妒让大烟看到,不由得心头一动,对云十一说道:“你们想要三十妹不难,我妹妹大雁是个不错的苗子,如果你们能说服她加入的话。”

    云十一早就发现大雁的不同,心头已经在琢磨着把大雁收编,不过他更稀罕的是大烟这样的。

    进队就能干活,都不用训练的。

    “她是三十一,你是三十,如何?”云十一问道。

    “不如何。”大烟一点都不感冒,连周维都不打着收编她的主意了,这混蛋还不死心,“我看你很不顺眼,别再打我主意。”

    云十一:……

    默默地抽刀对着自己的脸照了一下,明明就长得挺端正,还挺英俊的一个人,为什么会看他不顺眼?

    这女人有病,还病得不轻。

    “姑娘,你筋骨称奇,可前途无量,要加入云麾军吗?”云十一不再看大烟,而是盯着大雁看。

    大雁眼睛一亮,立马就想要答应。

    大烟一巴掌抽了过去:“小样儿,做为一个小姑娘,要矜持一点才行。”

    大雁:“……”

    是不是要再三推却,然后装作实在推不掉的样子,勉强接受了下来?这种做法是许仙儿惯用的,大雁回忆了一下,立马就灵活利用。

    这时单氏出来搅局,不同意大雁进云麾军。

    尽管云麾军看起来好厉害,可在单氏的眼中,大雁就只是个软绵小妮子,干不得那男人干的事情。

    又不是日子过不下去,干啥去抛头露面。

    在家里头多好,有她大姐照料着,经常有肉吃,去了云麾军十有**就吃不上这样的。

    大雁本来还血液沸腾的,听说会没巨兽肉吃,立马就迟疑了下来。进云麾军为了啥,她其实没多想,只是觉得好威风,一个月还有十两银子。

    现在想了想,好像不太划算。

    她大姐的巨兽肉一斤卖一两银子,她一个月能吃一百斤,算起来就是一百两银子,比十两银子要多好多。

    云十一面无表情,但眼角地抽搐着的,不由得看向云一,想让云一帮忙说几句。

    “主子都想往他们家塞人,你却想从他们家挖人,是不是脑子有坑?”云一心中有个想法,赖在这里不走,占他们家的便宜。

    周维斜了云一一眼,这货吃太多撑着了吗?

    话说回来,云十一这个人挺固执的,到最后还是说服了大雁,让大雁加入云麾军。

    才十岁的大雁,成了名副其实的三十妹。

    许老三?

    据说有个代号,光头。

    晚上大烟盘腿坐在木桶边,已经好多天没有修炼,明天就要去杀蛇,她打算修炼巩固一下。

    一个周天下来,大烟的脸色微变了变,停止了修炼。

    她现在的灵力很是不同,每次动用都与血脉息息相关,刚运行灵力的时候就发现,体内一丝丝的血脉之力被抽取。

    这抽取的并非是灵力,而是血脉本源。

    继续这么修炼下去,她看似增长了修为,实质上却被削弱了力量,剥夺了资质。

    走到天井那里,抬头仔细看着月亮。

    “你大晚上不睡觉,站在这里做什么?”周维晚上酒喝得有点多,出来放水看到天井站了个人,一动不动地像个鬼,差点吓一跳。

    大烟看向周维,不知是不是自己才有这种感觉,别人会不会也是如此。

    “有点事,走,到院子说去。”内劲不似灵力般盘腿修来,而是通常打拳,练刀等,一次次突破身体极限得来,不知会不会也有她这般被吸取血脉之力。

    大烟并没有把疑惑直接说出来,而是让周维先认真打一套拳。

    将所有灵力倾注于双眼,仔细盯着周维的状况。

    果然在周维内劲开始流动时,一丝丝淡得以肉眼难以察觉的血脉之力被抽离出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