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7章
    小÷说◎网 】,♂小÷说◎网 】,

    见许婆子收回棍子,大烟又腆着脸凑上来。

    “说说呗,有些事情你一直憋着,不觉得难受么?”大烟指了指自己的脸,“瞅我这张跟你有八成像的脸,你难道就不觉得特别亲切,特别想说点什么?”

    许婆子面无表情:“看到你这张脸,我就觉得特别的衰。”

    大烟:→_→

    瞎说什么大实话,好嫌弃。

    “我那么衰了,你难道就不想说点什么?”大烟揉了揉自己的脸,腆着脸继续问。

    许婆子一脸鄙夷:“别在老婆子跟前装,你要是衰,那全天下就没衰人。”

    大烟张了张口,都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这老太婆能耐啊,都把她给说没话了。

    “你既然认识官府的人,就让官府的人好好找找,许更他……估计没那么容易就死。”许婆子说着又沉默了一下,补充了一句,“要真的死了,就把尸体带回来好好安葬,别让他曝尸荒野。”

    大烟能够确定许婆子对老许头是没有多少感情的,只是二人毕竟相处了这么多年,又生育了这么多个孩子,终归是狠不下那个心。

    “据说小杨氏是土匪的女儿,你怎么看?”若说还有余孽的话,应该就只有小杨氏一个了。

    提起小杨氏,许婆子一脸的厌恶。

    “你大伯家的事情,你不用管。”说起大房,许婆子的表情也是厌恶的,不过这里头又有着一丝复杂,似乎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大烟简直抓心挠肺,好想知道点什么。

    可她不止一次问过许婆子,就是无论怎么问都不说。

    也偷听过不少,就是没听到重点。

    “你想知道什么?”许婆子见大烟一脸便秘样,直接提问了下。

    “你跟许更的秘密,你说不?”大烟歪着脖子问。

    “不说。”许婆子很是平淡地说出这两个字。

    大烟:……

    嘴巴那么严实做什么,讲真好想打人。

    许婆子棍子在地上划了划,补充了句:“不过你要是把许更找回来,不论生死,你想知道什么,我可以考虑跟你说一下。”

    大烟的脸就扭曲了下,若非悬崖底下有一窝蛇,去找人的话不是什么难事。

    可那底下有蛇,还是很大的一窝。

    就是云麾军下去也很难讨好,毕竟你人再厉害了架不住它数量多。

    “那悬崖底下都是蛇,你该不会想让我下去找人吧?我可是你亲孙女,跟你长得最像的,忍心就这么坑我?”

    “看到你这脸就觉得衰,还很愚蠢。”

    “我觉得,你可能不是我亲奶,你能不能告诉我,我的亲奶在哪里?”

    “不会用雄黄吗?说你蠢你还不承认。”

    “……”

    大烟面无表情的样子,与许婆子同出一辙,任谁看了都会说是亲婆孙。

    用雄黄啊,多简单。

    这事就许婆子想到,不说大烟,就连周维也没想到。

    不知是没找到这个办法,还是因为蛇太多没想起来,也有可能是代价大了点,周维没舍得出这个钱。

    “我的蠢与你同出一辙。”大烟本来是想埋汰许婆子一下的。

    没想到才说完,就见许婆子点头。

    大烟:卧去,竟然承认了。

    盯着许婆子看了一会儿,大烟面无表情地起身,决定在找到老许头之前都不要跟许婆子说话。

    走了几步发现不对,转身看了看。

    就见许婆子拿着棍子,正慢吞吞地跟着。

    只不过大烟停下来许婆子却没停,直接从大烟身旁走过,进屋子寻了个房间,躺床上就睡。

    大烟看着满头黑线,简直无语。

    忽然就想起让周维去查的事情,之前听说查到了点什么,到现在都还没来得及问。

    瞪了躺床上的许婆子一眼,不给关门就走了出去。

    周维一行人正在院子里煎肉吃,都不用人去教,就弄来许多块扁平的石头,一块块看着都不比她原先用的那个差。

    不过周维跟前用的,并非石头,而是一块带把的铁板。

    “来了啊,你这定做的铁板不错,比石板子好用。”周维朝大烟挥了挥手,看起来很是愉快。

    大烟眼角一抽,问云东:“别告诉我,这是我在柳家定做的那块。”

    云东点头:“对啊,我去柳家查案,看到这铁板很是奇特,就顺口问了下。听说是你的,就帮忙给你带了回来,不用特别感谢我。拿这铁板花了我七十两银子,一会你记得补给我。”

    大烟面无表情:“一会你看中哪块肉,直接切走。”

    云东吃肉的动作顿了下,眼珠子转了转,问:“价格怎么算?”

    大烟很是大方地说道:“你一个人拿,一次能拿得动多少,就能拿多少。”

    比起一两银子一斤来说,倒是便宜不少。

    云东想起自家妹妹,又想起心腹手下,咬牙点了点头,反正这银子是从云二那里得来的,花着不是很心疼。

    大烟就松了一口气,她手上是没什么钱的,当时在溶洞见到的金子,她压根就没想起来拿。

    主要是她手上有好多金子,看多了就有点嫌弃。

    现在想起来金子的用处,貌似就有点晚。

    看向周维,这抠脚汉赚了不少,到时候从他那里抠出来点花就行。

    周维只觉背后一寒,有种被算计的感觉。

    “之前云二说你查到了跟我爹有关事情,现在是不是可以说了。”大烟拿了个小板凳往娇爷旁边坐下,才发现娇爷怀里还抱着蛋。

    不由得问道:“你咋还抱着它?”

    娇爷打了个呵欠,有些困倦:“不是说孵蛋要有热气才行吗?我想把它孵出来,看看到底是什么鸟的蛋。”

    大烟无言以对,看了蛋一眼,默默地移开视线。

    不自觉舔舔唇,也不知为毛,听到娇爷这么说,她就看这蛋格外不顺眼,更加想吃蛋羹了。

    “我刚问你话呢,你怎么还不说?”大烟又不舍地看了蛋一眼扭头看向周维,“再不说我收你肉钱,一斤一两银子。”

    你的人那么能吃,至少得一百两的。

    周维木着一张脸,你丫刚问完话就跟男人秀恩爱,还好意思说本城主。

    脸呢?

    ------题外话------

    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会是中午三章,晚上两章。

    有变动的话,会通知大家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