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1章
    小÷说◎网 】,♂小÷说◎网 】,

    大烟虽有所防备,但还是落到了水里,手忙脚落地护住这个,又护不住那个。

    瞧着还有半边竹排没有散开,连忙跃了上去,迅速将断绳捆了一下,只是这样也坚持不了多久。

    几人落水的所在的位置不是很好,一边是几座连着的大山,根本没有上岸的地方,一边是大青山,上面全是比人高的草,谁也不知道里头有没有危险。

    大烟情急之下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一手一个把万吉万利从水里提出来,直接往岸上扔,回头再急急拎住要沉下去的娇爷。

    刚要把人扔上去,脚下的半边竹排也也让鱼群给撞散了去,猝不及防掉就进了水里。

    连自己都落到水中,就没有办法把娇爷也丢上岸。

    不过边上有条很大的黑鱼,大烟试图踩它背上,但黑鱼不听话,刚踩到上去它就往下沉。

    大烟:……

    死黑鱼,帮个忙会屎吗?

    “吸!”

    不知是被咬了还是怎么着,娇爷倒吸了一口凉气,抱着蛋的手紧了紧,面色也变得有些苍白。

    此时大烟正拿棍子与鱼群搏斗,闻声扭头看了一眼,面色微变了变。

    鱼多到杀不完,不能一直待在水里。

    一咬牙抓住娇爷的腰带,再次踩到另外一条鱼背上,趁着鱼未沉下去的一瞬间,将娇爷扔岸上。

    鱼沉得很快,大烟发力不是很好,娇爷撞到岸边差点又往河里掉,被一直紧盯着的万吉万利拉住,才没有掉回水里。

    卧去……

    那一瞬间,他们仿佛听到大烟的骂咧声,但等他们往河里头看的时候,却不见大烟的踪迹,顿时脸色大变。

    “大,大妮呢?”

    娇爷抱蛋的手又紧了紧,死死地盯着水面抿唇:“掉水里了,肯定一会就游上来。”死女人皮糙肉厚,他连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也咬不伤她,肯定不会让鱼给咬坏。

    事实上大烟不是掉水里的,而是被一条鱼给咬住一只脚拖下去的,如果没有看错的话,应该是她第一次试图踩上去的那条黑鱼。

    黑鱼游速很快,大烟来不及反应就被带到了特别深的地方。

    等她把鱼踹开后,就发现自己仿佛到了海底世界,往大青山方向很是正常的河岸,但大项皇朝底下确实一片汪洋。

    她无法看到更远的地方,但给人的感觉,这一片的陆地都是浮在水面上。

    不知水底会不会有更危险的地方,她不敢留在原地太久,又深深地看了一眼,这才朝水面浮去。

    被鱼带着游行了不到三十息,她上去却要花上片刻。

    等浮出水面,大烟嘴角直抽抽,如果计算没有错的话,她刚才沉到了三百米的地方。

    “大妮,是大妮!”

    “我的天,总算是上来了。”

    “就知道会是这样,她一定会没事的。”

    岸边三人盯着浮上来的大烟,都松了一口气,不知谁解的腰带往水里扔。

    “快抓着,我们拉你上来。”万吉冲着大烟喊到。

    这里鱼还好多,谁知道会不会还有咬她脚的,倒没矫情什么,赶紧抓住那跟腰带,在几人的帮忙下,很快上了岸。

    呼!

    上岸后,大烟一屁股坐地上,抬起脚丫看了看,上面很清晰的一道牙印。没有破皮,就是鞋子丢了,还有那么点疼。

    “让鱼给咬到脚了,还能走不?要不舅舅背你走吧。”万吉看了大烟的脚丫一眼,看起来挺粗的咬痕,都有点肿了。

    只是话才说完没多会,就见大烟的脚丫猛地一下红得跟煮熟的虾似得,吓得刚要惊叫,又见红色变成了绿色。

    等颜色变回来时,脚丫上除了还有一点点牙印以外,看起来一点事都没有。

    万吉万利:……

    这种看到妖怪的直视感,他们一点都不想流露出来。

    大烟刚想站起来,就见一直脚伸过来。

    “顺手一下?”娇爷把裤腿撸起来,小腿肿得比大腿还粗,并且还有越肿越厉害的趋势。

    上面有一道牙印,仿佛被野兽撕扯过一般,里外都严重撕裂。只是不知他是运气好还是不好,并没有伤到大血管跟骨头,流出来的血也并不多。

    大烟蹙了蹙眉,怪不得之前娇爷惊呼一声,原来被咬了这一大口。

    估计是忍不住了,才把腿伸过来的。

    “你是不是傻,伤成这样不早说。”早说就先给你疗伤,小仙女排后头去。

    大烟有那么点心虚,刚光顾着记得自己被鱼咬,忘记娇爷那声惊呼。

    或许是觉得娇爷有点娇气,屁大点事就叫喊,刚又没叫多大声,她就没有太过在意。

    “刚没想起来。”娇爷紧抿着唇,疼得冷汗直往外冒,事实上他一直光顾着看大烟在哪里,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才没感觉到有多疼。

    现在看到大烟回来,感觉就很清晰,疼到他想死。

    要不然就他跟大烟闹别扭这事,他也不想找大烟帮忙,感觉会很没脸。

    大烟看着就心疼,一边给疗伤一边往娇爷脸上看。

    “哼!”娇爷别过脸去。

    大烟就觉得娇爷生气了,气她忽略了他,没有保护好他。

    她视线落在娇爷怀里的蛋,立马就‘哟’了一声:“刚那么危险,我都以为这颗蛋要碎了,没想到还好好的,厉害啊你,把它保护得那么好。”

    娇爷闻言看了一眼蛋,也是一脸的莫名,他甚至都忘记了它是一颗蛋,紧张的时候都用了很大的劲,见鬼地它竟然没有碎,讲真很神奇。

    “这壳很硬,我掉河里的时候它都磕竹子上了,我还很使劲抱过,它都没有碎,你确定它不是石头蛋?”娇爷拍了拍蛋壳,因着好奇,都顾不上还在跟大烟闹脾气。

    大烟表示不知道,见到它的时候,它就在血坑里。

    周围也有一些碎了的蛋壳,因此她才怀疑是不是猛禽的蛋,毕竟有些猛禽很会下蛋,也特别的彪悍,在快要下蛋的时候还能出去干架。

    “可能这边猛禽的蛋都很结实,毕竟这边猛禽那么凶猛大只。”娇爷只好自我解释,不过对这蛋是起了兴趣,想要把它孵出来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