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7章
    小÷说◎网 】,♂小÷说◎网 】,

    默默地伸出手,揉揉脖子。

    这特么的,脖子好酸!

    “你刚在看月亮,有什么不对吗?”娇爷扒着门框瞅了好久,这才犹犹豫豫地走过来,挑了个话题开口。

    “嗯,很不对。”大烟毫不避讳。

    没见过吸收人血脉之力的月亮,从大青山往这边看,这只大月亮假得不能再假,现在想起来它仿佛就跟吸盘一样。

    那个神女……

    娇爷只是想找个话题而已,没想到大烟会这么说,一时间不知该怎么接下去。

    “屁股还很疼?”好在大烟自己转了话题,看向他的屁股,“过来,我帮你摸摸,几下就给你摸好它。”

    娇爷:……

    “两位舅舅的脸色看起来好了许多。”迟疑了下还是走了出来,如果她想要过来的话,这点距离根本没有办法阻挡,不如老实走过去。

    大烟点点头,放心不少,伸手拽了下慢吞吞的娇爷,手直接贴他屁股上。

    娇爷就感觉屁股有点痒,还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舒服。只是他能确定,这并非大烟故意使坏,而是他的屁股太过于敏感了点。

    没过多会,本来肿胀着的屁股就消了下去,那种疼得令人抓狂的感觉,也渐渐消失不见。

    娇爷松一口气,动手帮他疗伤了,是不是就不生他的气了?

    正这么想着,屁股就让捏了一下。

    扭头往回一瞪,发现门口站了不少人,正往这边盯。

    娇爷顿时满头黑线,抽搐着嘴角说道:“看什么看,都没事情干了是不是?”

    “是啊,没事干。”一群人打着哈欠说道。

    半夜三更最适合睡觉,可今儿事情好像有点多,他们家县长还没有回来,城主也没有回来,他们压根就不敢去休息。

    长夜漫漫,现在又没事干,很无聊的。

    大烟看了娇爷一眼,本想说医馆里还有一张床,让他去休息一下的,但想到娇爷离家出走的事情,又好生气,干脆就不对他那么好。

    困吗?那就挺着吧。

    娇爷打了个呵欠,脚底下疼得厉害,很想脱了鞋子看看,看了大烟一眼,就没脱。

    这女人好像还生气,要见他脚底起泡,说不准会幸灾乐祸,会讽刺他。

    抬胳膊看了看,之前的擦伤还在。

    娇爷眼珠子转了转,把伤往大烟眼皮子底下凑,就问你心不心疼,难不难受。

    “你害的。”良心会不会疼,会疼帮忙治一下。

    爷本来浑身上下如玉般美好,绝不能留下这么一点瑕疵。

    大烟:……

    他的自我感觉还真是良好,以为把伤凑她跟前她就会心疼吗?

    别做梦了,她的心比家里那口锅还硬。

    “你活该。”只是说完大烟还是动了手,帮他把伤给治好。

    刚治好两只胳膊,又将娇爷撸起裤脚。

    大烟顿了一下,又继续伸手过去。

    娇爷心情以很快的速度愉快起来,一时间得意忘形,抬了抬脚丫子:“爷的脚丫也受伤了,你再给摸摸。”

    大烟:“……该,疼着去吧你。”

    用脑子稍微想一下,就知道是脚底起泡。

    “这叫离开出走的惩罚,你好好疼着吧,绝对够你三天不敢用脚走路。”大烟转身就走,才不要毫无底线,毫无原则地宠着他,惯着他。

    本来就很傲娇,再宠再惯,那得上天去。

    大烟不说疼的话,娇爷的感觉都不会那么的深刻,听到大烟说疼,并且还不帮忙,娇爷立马就感觉脚底下钻心的疼。

    明明就是举个手的事情,却不肯帮忙,死女人好小气。

    也不知脚底怎么样了,娇爷想了想,一拐一拐地走进去。

    找了个油灯放桌上,然后坐在椅子上掰脚丫看。

    脚底下全是水泡,怪不得会疼。

    娇爷迟疑着伸手戳一下其中一颗水泡,面色立马就变了变,里头好多好多的水。这应该要挑破,不挑破一直这么踩着走,肯定会伤上加伤。

    扭头朝大烟看去,已然盘腿修炼。

    死女人!

    哼,不帮忙拉倒。

    娇爷往四周看了看,不经意间看到桌面上摆放着的两根针。

    拿起来看了看,还挺粗长的,跟他木条上的那些针的大小都差不多。

    没多想,拿着针就往脚底扎。

    刚扎穿一个,就有液体往外流,直接滴在他的鞋子上。

    娇爷被自己恶心到,赶紧往鞋子往边上踢了下。

    这才又扎向另外的泡,没想一下扎过头,脚底板传来钻心的疼,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娇爷咬了咬牙,又再继续戳水泡。

    爷连屁股疼都顶得住,不过是脚底板被扎一下,压根就不算什么。

    一直有悄悄看着的大烟,终究是看不过去,面无表情地走了过来,一把将针抢过去。

    抬起他的脚,小心帮他挑。

    真不知他哪来的劲,竟一下走那么远,估计中间都不带休息的,脚底下满是水泡。

    等把两只脚的水泡都扎破,又给用灵力疗了下。

    “卧去,这样都能睡着。”大烟收回灵力时就发现,人不知什么时候起就靠着椅子睡着了。

    可能是仰着脖子的原因,这姿态有些不好,张着大嘴巴子,瞅着难看了不少。

    “张那么大嘴,有壁虎掉进嘴里了。”大烟就凑上去,冲着他耳朵吼了句。

    娇爷一激灵坐直了起来,连往地上吐口水:“壁、壁虎在哪?”

    大烟一脸认真道:“让你给吞进肚子了。”

    娇爷:……

    大烟又问:“你吧嗒嘴看看,壁虎是什么味道。”

    娇爷:……

    对上大烟一脸好奇,不似作假的样子,娇爷的表情渐渐龟裂,弯身大呕特呕。

    可他已经好久没吃东西,什么也吐不出来。

    “你你,你一定是开玩笑的,是不?”娇爷没吐出什么奇怪的东西来,不由得死死地盯着大烟。

    “昂,开玩笑的。”大烟点了点头。

    这种诚实令人难以承受,娇爷直接就从椅子上跳起来,瞪着大烟差点要扑过去。

    “我两舅舅好像醒了,我去看看情况,顺便问他们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旁边房间传来动静,大烟立马站了起来,想了想又朝娇爷张开怀抱,“你要来一起么?”

    娇爷此刻只想说:滚滚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