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5章
    小÷说◎网 】,♂小÷说◎网 】,

    走了三步,又猛地一下回头。

    此时云一已经面无表情地抬步要跟上,见周维又停在那里,抬起来的脚步就停在了那里,一脸的疑惑。

    云二叹了一口气,艰难地直起身子,将捂着胸口的手拿开,并且抖了抖衣服。

    “主子,属下真没藏私。”快瞧瞧本使真诚的小眼神儿。

    周维:……

    难道真没藏私?

    摸了摸下巴,叹了口气,挥挥手,一脸不在意道:“藏就藏了吧,没关系,谁让本主子是个阔达之人,最看不得自己的手下过得不好,就当作是赏给你们的了。”

    一边说着,还一边往二人脸上看。

    二人面无表情,很是冷淡地回了句:“属下谢过主子。”但一点惊喜都没有。

    周维:……

    好吧,果然是他多疑了。

    这一次周维终于放心,甩袖头也不回地朝地下室走去,身后云一面无表情地跟着。

    手背在后面,冲云二比了个拇指。

    云二还是一脸的苍白,看起来十分虚弱的样子,直到云一也钻进了地下室。

    他伸长脑袋看了一会儿,这才舒了一口气。

    直起腰来,捶了捶胸口。

    别问他胸口疼不疼,有些药其实很好使。

    回头就看向一群诡异的眼神,顿时骂道:“一群王八犊子,看什么看,派人到崖底寻人了吗?”

    云东盯着他后腰插着的几根金条,面不改色地说道:“早派人去寻了,见者有份,不然告密。”

    云二:……

    卧日,本使费尽心机藏下几根金条,容易么?

    “兄弟,不要这金条,本使请你吃巨兽肉,如何?”反正巨兽肉是许大烟的,多吃不完,到时候把人往鱼尾村一带,又或者差人送一点过来就行。

    云东觉得这主意不错,据说那巨兽肉特别美味,吃了以后还能增长修为。

    可看着云二,总感觉哪里不对。

    “难道你不想吃?”云二奇怪地看着云东,那眼神好似在看白痴。

    “行,成交!”云东不认为自己是白痴。

    “好说,你要有空就到鱼尾村去,没空本使差人给你送点。”云二很是慷慨大方,又极为爽朗。

    云东想到自己最近的确很忙,光县城里死的那三个流氓,就够让云东头疼的,就把这些事情与云二说了一下,让云二差人把肉送过来。

    听说那三个流氓的事情,云二就提醒了下那三个流氓是黑山寨土匪的事情。

    如果实在找不到凶手,可以把许大烟说成是杀土匪的英雄,尽管对女人的名声还是不太好,但也总比杀人狂什么的来得好听。

    甚至可以做个样子,奖赏一下。

    云东一听,觉得有道理,拍着云二的肩膀,很是感谢兄弟的提醒。

    云二笑眯眯地将金条收好,表示不用感谢,现在最重要的是把老许头找到。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很有可能那老许头就是二十几年前退下来的黑山寨首领,就算不是想必也会知道一些前首领的事情,毕竟是寨子里的元老。

    走陆道回到大鱼镇,再到鱼尾村,要花的时间比绕到县城再走水路回鱼尾村要长。况且大烟还想知道两个舅舅情况如何,就跟官兵要了一匹马,骑马带着娇爷先去县城。

    一路上娇爷都很不高兴,觉得他高傲的形象全都喂了狗,以后在一众爷们跟前,都直不起腰来。

    哪有女人扛着爷们走的,那一路上说的话也都让人听见,感觉好丢人。

    而且现在坐在马上面,他屁股好疼。

    “你就不能走慢点?”本来还因为很是生气,干脆破罐子破摔,把自己疼死算了。

    可一下子死很容易,怕的就是这种钝刀子磨肉,只有没完没了的疼,疼到你生不欲死,生命却仍旧很是坚挺。

    大烟仿佛才想起这茬,一脸恍然,伸手朝后面一捞,把人弄到前面趴着。

    “这样就不疼了。”大烟一点淡定。

    趴在马背上的娇爷:……

    屁股是不疼了,可是颠得胃好难受,很直接的感觉就是想吐。如果不是走了太长时间,中午吃的东西都消化完,他现在肯定吐了出来。

    爷怎么会喜欢这样的女人,那种感觉一定是错觉。

    “不要乱动,好好趴着,不然掉下去让马蹄踩着脸,我可不负责。”大烟见娇爷乱动,伸手打了他屁股一下,就见娇爷整个人反射性弹了一下。

    大烟:……

    真有那么疼?好想扒裤子看看。

    不太放心,就伸手捏了捏,确定骨头断没断。

    啊!

    娇爷惨叫出声,嘴里哇哇大叫:“你个恶毒的死女人,你是不是想弄死我?”

    大烟:……

    连恶毒这词都出来了,她家娇爷好有才。

    “嗷嗷个屁,我是看你疼得厉害,给你摸摸骨头,看看有没有断。”话说男人的屁股也是很重要的,要是髋骨什么的断了,可是会影响幸福的。

    “就是嗷嗷个屁,爷屁屁疼。”娇爷狠狠道。

    好吧,是这么个事。

    大烟默默地叹气,伸手轻轻摸了摸,小屁股貌似圆润了不少,还挺翘的……呃。

    忍不住就捏了一下,完了就又听到娇爷惨叫。

    大烟(⊙o⊙)

    她能说其实娇爷的叫声,也挺**的么?

    “乖,想叫的话,咱回到家里再叫,现在快要进城了,你且忍耐一下。”大烟一脸担忧与心疼,却手痒地又摸了一把。

    娇爷:……

    他现在有气无力,什么都不想说。

    内心下了决定,日后若要逃跑,一定要做个周全的计划,绝对不能如今日般,连县城都没有走到就让人抓回去。

    还有更重要的,不能拖累别人。

    如万吉万利这两位舅舅发生的事情,娇爷绝对不想再发生一次,再有下次宁愿出事的是自己。

    而想到万吉万利的事情,娇爷再一次心虚的安静。

    哪怕再是难受,也没再吭一声。

    不知老许头给万吉万利下了什么药,两人被送到医馆以后,无论大夫用什么法子,都未能把人救醒,让在场的人都很是焦灼,无一不死死地盯着大夫。

    被一群官兵盯着,大夫满头是汗,都禁不住哆嗦。

    盯死他也没法子,救不命啊这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