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2章
    小÷说◎网 】,♂小÷说◎网 】,

    还强忍着害怕,哆嗦着冲着云二挤眉弄眼,一副你懂我懂的模样,似乎将云二看成想要独吞财宝的贪婪之人,讪笑着伸手去推那把刀。

    估计是想要推开,趁机离开这里。

    这副模样,差点云二就信了。

    谁能相信一个堂堂的黑山首领,会如此的谄媚狗腿,要知道三十年前这黑山首领可是个传奇人物。尽管消失了这老些年,那些‘丰功伟绩’却记在了史籍上,成为大青城压案底的存在。

    不过感觉也很奇怪,几十年前的传奇人物,如今成了一个糟老头,这感觉……

    正在云二感叹时,跪在地上的老许头突然抽匕首朝云二胸口扎去。

    这一刀若然扎实,云二必定不治身亡。

    二人离得很近,刚好云二又在感叹,回过神来大惊失色,但显然已经避闪不及。

    铛!

    一根棍子飞过来,打在老许头刺向云二的匕首上,将匕首一下子打偏了去,未能刺中云二的心脏。

    不过老许头这一下显然用了大力,虽说没有刺中心脏,却也划破了云二的胸口。

    云二松一口气,连忙退后几步。

    但很快又发现不对,往自己胸口看去。

    只见流出来的血是黑色的,显然匕首上有剧毒。

    一击不成,老许头面色变了变,估计没有想到还有帮手,扭头就朝溶洞外飞奔。

    大烟抛给云二一**药,朝老许头追了上去。

    “是你这贱妮子。”老许头回头看一眼,差点一口老血喷出,他拼了老命往前跑,这贱妮子却跟逛街似的,悠哉悠哉地跟着,一点都不吃力。

    “是不是挺震惊的?其实我也挺震惊的。”大烟冲着老许头笑了下,很是腼腆的笑容。

    “你跟那云麾使是一起的?”跑到溶洞口,老许头停了下来,扭头冷静地问道。

    “昂,算是吧。”大烟点头。

    很是好奇地看着老许头,怎么看都不像黑山首领的样子。况且换谁也不会信,一个拥有着万千财宝的黑山首领,竟然会老实待在村里种田,连吃得都跟普通人没多大区别。

    说不好是云二眼瞎,心里头瞎猜的。

    然而种种现象告诉大烟,就算不是前任黑山首领,也会是土匪的一个重要元老。

    老许头面色变了又变,语气突然就放软了下来,对大烟说道:“那云麾使中了毒,十有**活不成,只要你听爷爷的话,这里的东西,爷爷分你一半,怎么样?”

    “爷爷也是无意中发现这里,看你奶实在稀罕像你们家那样的房子院子,就想来捞笔大的,好给你奶建个漂亮又好看的房子。”老许头此时的样子,看起来就是一个和蔼的老头儿,一个慈祥的长辈。

    “这个地方很是隐秘,除了你我,不会有人发现的。”老许头一脸认真地说道。

    大烟点了点头,的确是这样,谁想到看起来很是普通的地下室底下,竟然还隐藏了个溶洞。

    一般人进了地下室,根本不会怀疑什么。

    就在老许头以为大烟答应,背着手朝大烟走过来的时候,被大棍一根棍子给顶住。

    “大烟,你,你干啥呢?”老许头说话结结巴巴,背在后面的那只手紧了紧,上面握了把匕首。

    “你手上有匕首,那匕首上有毒,我怕呀。”大烟一点面子也不给地,直接戳穿老许头。

    她不是云二那蠢货,这么危险的时候还能放松警惕。

    老许头面色变了变,估计没想到自己的小动作被发现。

    “那爷就不过去了,大烟你考虑得怎么样?要考虑好了的话,咱们爷孙俩就去搬运财宝,有了这些财宝,咱们两家日子肯定好过。”老许头并没有将匕首放下来的意思,而是忽悠大烟去拿财宝。

    老许头坚信,没有人不稀罕钱财的。

    哪怕是他自己,就算是曾经发过毒誓,偶而也会惦记一下,根本就放不下,否则就不会出现在这里。

    只是没想到他不过是来拿一根金条,就让这贱妮子给发现。

    早知道会有今日,就该在这贱妮子刚生那会掐死。

    “我对这些财宝都没有兴趣,就是想知道你把我两个舅舅弄晕,是想要做什么。”大烟好奇的是这个,可不记得自己的两个舅舅有得罪于他。

    “爷,爷这不是发现这里有财宝,看他们身强力壮,想让人们帮忙,又怕他们两个不答应,就把他们迷晕带过来,想着等他们看到这些财宝,肯定会就会动心,就会帮忙了。”老许头淡定地找到借口,很顺溜地说了出来。

    听得大烟嘴角直抽,有财宝你不找你亲儿子,反倒找她两个舅舅,是把人当成傻子了,还是你真有病。

    大烟相信是前者,老许头显然想把她当傻子。

    莫非她脸上写了傻字?

    “卧日,真疼,这老头儿好鸡贼,本使差点就栽他手上了。”云二捂着肚子弯着腰走过来,面色看起来很是苍白。

    “你那么蠢,栽了也正常。”大烟淡淡说道。

    看到云二不但没死,还走了过来,老许头面色又变了变,很是难看地看着大烟。

    “大烟你快动手把他给杀了,这些财宝就是咱们爷孙俩的了。”老许头心知打不过云二,试图用财富去诱惑大烟。

    “杀毛,外头还有一群人呢。”大烟说道。

    老许头闻言面色大变,不自觉往后退了退,伸手掏出金条来摸了摸,不知在想些什么。

    “大烟你要相信爷,爷只是想拿点钱财,给你奶建个房子。”刚捅过云麾使刀子,老许头不敢冲云二求情,求救般看向大烟。

    大烟‘昂’了一声,表示很是相信。

    可她相信没有用啊,云二分明是想要把人抓走。

    “你对我奶真好,可惜我没法子帮你,毕竟你捅伤的是云麾使,别看他还受着伤,我打不过他的,更别说外面还有一群。”大烟一本正经地瞎说。

    老许头的脸色就跟调色盘似的,变了又变,不自觉又往后退了几步,几乎已经站到洞边上。

    这洞边并非地下室那入口,而是另一个入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