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
    小÷说◎网 】,♂小÷说◎网 】,

    娇爷这具残败的身体,犹如久旱逢甘露,一场雨下来会长芽苗来,细小得令人发指的经脉,变得结实了不少,也粗壮了不少。

    虽然看起来还是那么磕碜,但比起原来的,还是胜了不知多少倍。

    而娇爷之所以昏睡,与八爷有异曲同工之处。

    所以讲,娇爷不是人?

    大烟盯着娇爷的脸仔细看了下,这阴阳脸也有可能是只骚狐狸,故意来迷惑她的。

    扑上去狠狠亲了一口,幸好没那股臭骚味→_→

    有那个机会,还是得多弄点血,不然血泥也行。

    大烟安顿好陷入昏睡中的娇爷,确定不会有什么问题,这才恋恋不舍地走出去。

    才出门就看到云二顿在茅坑那里,想了想就走了过去。

    如今的粪坑不是粪坑,里头养着两条鱼。

    金色鱼不止大条,还很霸道,把银色那条给撵到角落里,待在那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见到大烟来,金色鱼立马喷水。

    大烟:……

    不是说鱼的记忆不太好,为什么她感觉这条鱼有点仇恨她,还会喷水这种技能。

    幸好这不是真粪坑,不然得喷她一脸粪水。

    一旁的云二也挨了喷,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抹着脸直叹气。

    大烟觉得奇怪,扔给了金色鱼一块血泥,扭过头问:“看你一脸衰样,有事?”

    “没事,就是感觉做人挺累的,要有下辈子,都不想做人。”

    “你有病吗?为什么来世不想做人,苦或者累算什么,说不定你本身就是个神,活了几十万年无聊到蛋疼,把自己打包入世玩耍,死了才回归神位,但这点记忆都不够你消遣的,完了还傻呵呵地继续把自己打包转世。”

    “你说的这些都好扯,感觉你才有病。”

    “是你有病,我在认真给你治病,用你那松仁大的脑袋子好好想想,你还很年轻,有大把时间可以作天作地,不要那么想不开。”

    “……”

    云二没有觉得自己想不开,只是偶而觉得做人挺累的,很有风度地感叹一下,没想到她这么会安慰人。

    瞬间就被治愈,但讲真好想打她。

    大金鱼估计还是看大烟不顺眼,在狭小的坑里艰难转了个身,对着大烟又喷了一口水。

    大烟:……

    云二在水喷过来时,果断地离大烟远了些,很庆幸地只是被溅了一点点水,没有大烟那么狼狈。

    “你确定这鱼的记忆不好?我看它挺记仇的,本来它喷水没那么厉害的,看到你来,它立马就学会了。”可见对你的仇恨是有多么的大,一点都不像没记忆的智障。

    “它是看我亲切,觉得我有好吃的,以这种方式来讨好我,就是蠢了点。”大烟抹了把脸上的水,一本脸认真地说道。

    本来还想给挖个大池子的,现在她决定了。

    你丫继续待在,憋屈死你。

    为了气到金色鱼,大烟很是幼稚地朝银色鱼扔了一块拳头大的血泥。

    要说银色鱼也是个憨的,竟然不犹豫地张口就吞。

    结果惹恼了金色鱼,鱼尾巴好一顿拍。

    哗啦哗啦……

    大烟往后退远了些,狠狠地抹了把脸,有那么点确定这条鱼是成了精,有了那么一点点灵智,估计有三岁小孩的智商,就是脾气暴躁了点。

    “你是不是有病?”云二也抹了把脸,想了想又问,“银色那条会不会被打死?”

    “你特么有病,死不死的,你自己不会去看?”大烟扭头就走,“好好看着,要是水不多了你给加点,别把你未来的愚蠢契约兽给渴死了。”

    云二:……

    探头往坑里头看了看,果然水都干了大半,鱼背都露出了水面来。

    那条银白侧躺在那里,看起来一动不动地。

    不过云二感觉……它没死。

    这年头,鱼都成了精了。

    要是河里都是这样的鱼,那还得了?以后走水路不知得多危险。

    却不知这两条鱼算是附近河里头最厉害的,只有灵智到了一定的程度,才能感知出血泥对它们有好处,才有那个能力从淡得不能再淡的气息中,感应到血泥的方向。

    剩下的那些大鱼,就如大烟所说的,都是普通的鱼。

    唯二两条厉害的,都让捞了回来。

    大烟一边走一边嘀咕,那两条鱼看着不多像普通灵鱼,倒像是开了灵智的。

    喷她一身水,还真是讨厌。

    要不是她现在有牛兽肉吃,她都想把那条金色的捞出来做成鱼丸吃。

    哈喝……

    可能是巨兽肉吃得多了点,一群人在兴奋地打拳,连单氏跟单母都跟着比划,上窜下跳的。

    大烟看了一会儿,挺辣眼睛的,又转身走了出去。

    村边靠水沟那棵大树下,几个老人在那里带娃儿,一群才会走会爬的小娃儿在那里吱哇乱叫,大一点的不是上窜下跳,跑水沟里玩,就是被拉到田里头干活。

    站在十五六米高的树下,能看见田里劳作的人。

    自从田里头的稻苗长了虫子以后,村民们就忙了起来,不但要捉稻苗上的虫子,还要抓田里头长田螺泥鳅,顺带拔一下草。

    人多的可能还好一点,人少了就忙不过来。

    大烟不自觉往老许家的田看去,懒得跟猪似的史氏正在田里头忙活。

    就是人虽然在田里头,却是干一下活休息两下。

    “瞅啥呢,赶紧下来干活。”史氏这眼倒是挺尖,一下就看到四处张望的大烟。

    大烟朝她翻了个白眼:“又不是我家的田。”

    史氏叉着大肥腰:“咋地,分家出去了,就不是老许家人了?让你干点活还磨磨叽叽,没良心的贱妮子,白养活你十六年了。”

    说得好像她养过大烟似的,不知道还以为是她娘。

    “你还真说对了,我就不是老许家人,就不帮你干活,累死你。”大烟扭头就走。

    不经意抬头看到大树的叶子,不自觉地就愣了一下,跳起来摘了片叶子,仔细地看了看。

    原来这棵是梓树呀,长得还真粗壮。

    又往周围的树看了看,才发现附近的都是梓树。

    看了看手上的叶子,又看了看田里劳作的村民,大烟这脸色就不由古怪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