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4章
    小÷说◎网 】,♂小÷说◎网 】,

    “不过具体情况我并不清楚,得你自己亲自到大青城一趟。”云二这一段话就令人有点失望,不过查到总归比什么也没查到的强。

    大烟皱起眉头,没有八爷在,她很难过瀑布。

    骑马去大青城的话,不眠不休最快也要两天两夜才能到,正常走得五六天才行,来回这一趟实在太过麻烦。

    “你应该有与大青城那边通讯的办法,跟你家主子讲八爷闭关去了,我没有法子过去。”大烟说着,就觉得自己应该想个法子,能安全通过瀑布。

    总不能一直依靠八爷,若是没有八爷的话,她是不是就不能到大青城去浪了。

    或许她应该去瀑布那里看看,好生琢磨一下。

    “本使训练过一只鹰,倒是能与云一通讯。”云二嘴角微往上勾了勾,一脸算计。

    “别想算计我,若想要去大青城,我有一百个法子,只不过想找个简单点的,也可让你家主子来回简单一些。”大烟朝他翻了个白眼。

    这个云二一点都不好,不如云一憨厚。

    云二想到自己之前做过的事情,琢磨了下,觉得自己应该带罪立功,说不准主子就不计较他这一次。

    不过话说回来,这次他真找到两个好苗子。

    如此想着,瞥了万吉万利一眼。

    “你有什么想法,跟本使说,本使现在就给那边传消息。”云二一脸严肃地说道。

    大烟把自己的本法说了说,初步是打算在瀑布两头弄一条安全绳索,但弄这个东西不是光一个人就能弄好,得两头都有人才行。

    云二觉得主意不错,立马就给写了信过去。

    可能是太过得意,把牛兽的事情也一并说了下。

    鹰的飞行速度很快,越过燕归岭,半个时辰不到就把信送到云二的手上。

    看到信上说大烟弄了头一万多斤的牛兽回去,云一瞪大了眼睛,赶紧把信递给了周维。

    周维看了,一脸严肃:“本城主觉得消息至关重要,应该亲自送过去。”

    云一点头,他也是这么想的,但路途太过艰险,他要亲自护送他家城主过去。

    看着一个时辰不到,鹰就飞了回来,大烟不由得挑挑眉,觉得鱼尾村的这个位置,还真是令人难以言喻。说起来与大青城挨得特别近,却隔了一片山脉。这里也可以说是山脉最浅的地方,但难以跨越。

    如此近的距离,却要花上数天的时间,几乎绕着燕归岭走了一圈,要知道燕归岭也是很大的。

    周维的回信很简单,让各自去寻找工具,到时候一同出发去瀑布那,想法办法弄出一个‘工’字形安全绳索,只要能保证船只安全通过就行。

    周维的意思是今天就把这事情弄好,但大烟表示没那个时间,她还要照顾娇爷泡澡。

    不过云二要是不忙的话,可以让云二去。

    云二犹豫了下,并没有立马答应下来,说要先准备好工具再说。

    一大桶的牛兽血,看起来很是渗人。

    血腥味也很重,但并不是那种令人作呕的味道,相反令人有种浑身血液都在沸腾的感觉。

    “一会儿你进去,感到不适,又或者是受不了的话,要立马跟我说。”大烟觉得自己这行为可能有点激进,可这是唯一能改善娇爷身体问题的途径。

    娇爷看着那血就感觉渗得慌,甚至还有些腿软,只是看了大烟一眼,还是咬牙点了头。

    “衣服脱了吧,不然沾一身的血,不好洗。”大烟眼眼珠子转了转,很是认真地说道。

    娇爷心想,再难洗你也没怎么给爷洗过衣服,连你的肚兜跟裤衩都是爷替你洗的,不要脸。

    “不劳你费……”心字没说完,衣服让人扒了。

    娇爷:……

    无言以对,她还真是擅解人衣。

    “等等,留条裤衩!”娇爷情急之下,伸手护住自己的裤衩,不乐意让小牛儿与牛兽血直接接触。

    大烟想了想,住了手,大方道:“那行吧,你快进去,记得感觉不好要告诉我。”

    娇爷紧了紧裤头,这才跨进浴桶里面。

    才刚进去坐好,本来已经快消失了的阴阳脸立马又加深了起来,一边青得跟鬼似的,一边红得像牛兽血。

    大烟:……

    “那个,你有没有感觉到哪里不对劲?”大烟尽量控制自己的表情,但还是一脸见了鬼。

    娇爷想说没什么感觉,见大烟表情不太对,不由得蹙眉:“女人,你的表情很不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大烟矢口否认:“没有,绝对没有。”

    才怪!

    见鬼了,泡个热血澡而已,怎么就成了这德性,难不成他体内的阴阳两气还没有较量完,涌进体内的血气给它们打了气?

    “来,我教你个口诀,你试着修炼一下。”大烟趴在桶边,盯着诡异翻滚着的兽血,眼皮不自觉跳了跳,“要是感觉不对劲,你一定要停下来,我会立马将你拎出来。”

    娇爷记住了口诀,见大烟表情越来越不对劲,忍不住再问:“真的没有发生什么吗?”

    大烟面无表情地否认:“什么事都没有,你乖乖的,先试着修炼,看能不能行。”

    娇爷总觉得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可他感觉了一下,除去时而发冷,时而发热的感觉以外,身体其实感觉挺舒服的。

    若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久旱逢甘露。

    仿佛干枯已久,终于得到补充。

    这感觉,好酸爽!

    情不自禁地试了试大烟说的口诀,然而没什么屁用,所谓的气体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反倒是试着试着就犯了困,没过多会就舒服得睡了过去。

    大烟吓了一跳,还以为娇爷怎么了,差点掐着脖子把人给提溜出来。

    结果却发现人是睡着了,并非昏迷。

    大烟:……

    这心情哟,简直哔了狗。

    而在娇爷熟睡过去不过片刻,翻涌着的兽血也静止了下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枯掉,最后只剩下一层厚厚的血茧,伸手不费劲就能揭下来。

    抓住娇爷的手脉,仔细地探了下情况。

    没多会大烟就收回手,一脸的古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