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5章
    小÷说◎网 】,♂小÷说◎网 】,

    大烟又试着的靠近鸡屎菌,还是被挡在一丈处,无论她怎么往前凑,都靠不近鸡屎菌那里。

    扒拉了一下空间看,里头已经没有了绳子,不过她还有一张蛟龙蜕。

    把它拿出来,一头递给八爷,另一头她拿着手里,绕到鸡屎菌的后面,想了想还是卷在身上,然后冲着鸡屎菌就是一拳。

    她只用了五成力,反弹回来的力度却有好几千斤,足以让她把八爷扯上岸。

    八爷还在忐忑,十分怀疑主人这一次还不行,它都被玩到要麻木。

    没想蛟龙蜕猛地一扯,力气大到它以为自己的脖子咬断,回过神来已经上了岸,松嘴后就感觉獠牙有点疼。

    大烟的感觉也不好受,感觉要被嘞出屎来,见八爷已经上岸,赶紧把蛟龙蜕收回来,指着鸡屎菌让八爷过去。

    “你不是要吃它吗?赶紧过去啊。”既然害怕,总该有害怕的道理,她就瞪大眼睛看着。

    八爷才想起来自己已经上了岸,喔喔叫着朝鸡屎菌飞奔过去。

    砰!

    八爷被挡在来结界外,不过并没有被反弹回来。

    大烟隐约感觉到那鸡屎菌在害怕,不禁挑了挑眉,想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就继续站在那里看着,顺便揉揉胸,刚才嘞得她感觉有点疼。

    忽然就感觉不太对,扭头朝侧边看去,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头巨大的母鹿,仿佛没有看到她似得,正无比渴望地看着鸡屎菌,一步一步地靠近。

    这是草食巨兽,你不惹它的话,它应该不会伤害你。

    大烟想了想,往边上挪了挪,离母鹿远一点。

    就看到母鹿在靠近鸡屎菌一丈处就被反弹回来,一起弹到她刚才站的地方,如果刚才她没有走开的话,一定会被踩到。

    看八爷却没有被弹开,一直在使劲的往里面挤,已经挤过去了一点点。

    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过也总算知道鸡屎菌为什么总有无形的东西在推她,想必是不想让八爷上来。不过这东西的智慧并不大,不然也不会被她阴到。

    被反弹回来的母鹿又试着朝鸡屎菌靠近,结果还是被弹回来,这样来回试了好多趟,母鹿才死了心,在鸡屎菌一丈外停下来,无论陶醉地吸着空气中的味道,看它那样子就感觉好香

    大烟看着奇怪,也试着使劲吸了吸,但毛香味都没有闻到,反倒有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可能是血腥味太大盖过了香味呢?大烟又不死心地仔细闻了几次。

    香味没有,隐约有股臭味。

    大烟:……

    算了,就算是有好东西,估计也不是她能享受的。毕竟她怎么看这鸡屎菌都很不顺眼,有种特别恶心的感觉。

    她相信自己的直觉,就不打算再管八爷。

    抬步正想往巫舜那边走,发现边上又偷偷摸摸来了几头巨兽。

    可能她运气比较好,来的都是食草巨兽。

    其中有一头特别大的牛,感觉有一个房间那么巨大,这样的牛就算是抓回去,恐怕也是使不上的,光一个牛蹄子就有脸盆大。

    似乎感觉到大烟在看它,冲着大烟就打了个响鼻。

    一股带着烂草味的气扑面而来,那感觉简直了。

    大烟就默默地退到天堑河结界处,估计用不了多久,这里就会被巨兽给占领。

    现在来的是食草性巨兽,一会来的可能就是食肉性的。

    之前狮虎兽占领了这里,可能是比较厉害的原因,这些巨兽都不敢出来,现在狮虎兽被巫舜压着打。看着了机会,实在忍受不了鸡屎菌的吸引,它们都陆续走过来。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还是不要往里太深入的好。

    又往八爷那看一眼,那家伙又挤进去了些。

    有头公鹿试图从八爷的方向靠近鸡屎菌,但被结界给挡了回来,它不死心地学着八爷往前挤,结果被反弹得很是厉害。

    打了几个滚,撞到牛兽的身上。

    这牛兽是头大公牛,脾气不太好,用牛角使劲顶了公鹿一下。

    公鹿胆子很大,竟跟大公牛顶了起来。

    结果就被牛兽把角给顶得脱落,不过眨眼的功夫,两只鹿角就躺在地上。

    公鹿头顶上血淋淋的,哪里还敢跟牛兽叫板,赶紧躲到了一边去。

    大烟看得眼角直抽,不自觉又往河边靠了靠,几乎半个脚踩在河边上。

    不过看向落在地上的鹿角,又禁不住往前挪几步。

    看了看牛兽一眼,又往前走几步。

    哞!

    牛兽示威般朝大烟嚎了声,低头将地上的鹿角用牛角挑了过来,直砸到大烟的脚边,估计是要用这样的法子吓唬大烟。

    只是大烟感觉好喜欢,你再挑一根过来啊。

    牛兽估计是看大烟没退,又脑袋一甩,把另一根也甩了过来。

    大烟的心情就一下子愉快起来,很开心地将鹿角收进空间里面。

    牛兽(⊙o⊙)…

    这时的八爷又往鸡屎菌靠近了些,地面上的泥土因为浸透血液的原因,都变得十分结实,但还是让八爷只划出一道又一道的深痕来。

    不知那鸡屎菌到底是什么好东西,八爷的王八脸都挤变形了,都还是不肯放弃,继续使劲地往里头挤。

    这让周围的巨兽很是焦灼,不自觉往八爷那里靠近。

    牛兽也顾不上看大烟,往八爷那边走过去。

    讲真这牛兽不是什么好家伙,试着朝结界挤去,实在挤不进去就往八爷身上踩。

    那一脚力气肯定不少,大烟仿佛听到了龟壳裂声,有点担心八爷会被踩成屎。

    而被牛兽踩到,八爷自然没法再前进。

    这让八爷感觉很是焦灼,冲着大烟‘喔喔’叫起来。

    大烟:……

    坏东西,别坑你家主人。

    那牛兽哪是她能打得过的,惹那家伙不爽,给她一角,得肠穿肚烂,当场变成肉泥,滋润这片赤土。

    不过似乎不用大烟担心,两头不知是驴,是骡子还是马的巨兽冲上来,往牛兽肚子一撞。

    牛兽就被撞了出去,八爷一下子得到解放。

    怕又被踩到后背,八爷连吃奶的劲都使出,再往前挤了半米,将自己的身体完全挤进一丈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