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小÷说◎网 】,♂小÷说◎网 】,

    这次燎锅底办得简单,只是随意摆三四桌。

    因着跟老许家断亲的原故,并没有要邀请老许家的打算。只邀了相熟的那几个人,吃上一顿算是完事。

    只是没去邀人,人却不请自来。

    还是拖家带口的那种,光一家人就占了两个桌面。

    自打许婆子不那么撒泼,又知道老许头不是许老三亲爹之后,单氏这胆子就放宽了许多。

    可看着这一大家子,单氏还是不自觉抹了把汗,跑进去找大烟。

    “大烟啊,你要不要出去看看,你爷他们都来了。”单氏一边说一边看着大烟组装好的床,看起来挺结实的样子。

    大烟顿了一下,说道:“来就来了,不闹事就让他们吃,让厨房给多做点就是。”

    “闹事的话,你再进来跟我讲,我一个个把他们全扔出去。”这么简单的事情,根本就用不着害怕什么。

    单氏听着,张了张口,又不知该说啥。

    见大烟实在是忙,就转身跑出去。

    还是听妮子的,她家妮子厉害着,都能大变东西,还能应付不了老许家的这几个人?

    只是出了房间门,单氏又禁不住有点怂。

    老许家那边是全来了,连在县城干活的许老大,跟常年不在家的许老二一家子都来了。

    除了嫁县城去的许仙儿以外,连同嫁外头的许晴儿夫妻俩都在。

    单氏不记得有邀请老许家,更不记得有跟老许家说过今天燎锅底,这人齐得实在令人没法说,连过年过节都不见得会这么齐整。

    多了这么多人,厨房才两个人,肯定是忙不过来。

    让老许家人帮忙,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单氏压根就不想去问。

    想了想,让大雁去村里找两个人来帮忙。

    不自觉又往大烟待的那房间看一眼,本该招待人的俩孩子,现在都躲在房间里头。

    在老许家她又没机会张罗这种事情,招呼人的时候都显得手忙脚乱,开始的时候手脚都不知往哪搁,说话也是结结巴巴的。

    现在还好点,但还是有些发怂。

    眼看着人已经差不多来齐,单氏不自觉往门外看。

    刚定下燎锅底的日子,她就给娘家捎了信,可到现在都没有看到娘家人来,单氏这心底下要说不失望,那绝对是假的。

    多少年没见到娘家的人,她心里头难受得紧。

    可看了又看,还是没见到有人来。

    单氏在娘家排行老大,底下有个一个妹妹和两个弟弟,妹妹比她小四岁,如今早就嫁人生子。两个弟弟,一个今年二十一,一个十七岁,日子过得比较苦,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对象成亲。

    说起来娘家对她还算不错的,只是那些年把娘家给伤透了心,才跟她断绝了来往。

    想起来也好难过,可单氏没什么法子。

    才生大烟没多久那会,挨了几次打就受不了,性子泼辣的她提出要和离,结果许老三那个人去了一趟上房,回来就跟疯子似的。

    打了她一顿不说,还威胁她。

    敢跟他和离,就杀她娘家全家。

    那时候的许老三红了眼,可是把她给吓够呛,哪里还敢提和离这事。

    因为和离这事,更是闹得两家都不愉快,自那以后就跟断了关系似的,她在婆家的日子越发的难过。

    单氏不能说不怨许老三的,可到底是十好几年的夫妻,是怨是恨也都习惯,到了这个岁数也不再想别的。

    可好不容易分家出来,又有了落脚的地方,如果可以的话,还是想跟娘家多多来往一下。

    单家倒是来了,只是在村口没进来。

    那些年为了单氏,单父跟大弟差点让老许家人打断腿,家中的日子越发不好过,心里头有了怨念,自是不乐意再管。

    因为这事,她二妹生气,把自己嫁得远远的,到现在一次都没回。

    许家三房净身出户的事情,他们也有所耳闻,当时就想过来看看,只是想到那些年的遭遇,还是狠下心没来。

    前儿个他们收到口信,说大妮建了房子,燎锅底请他们过来。

    犹豫了两天,还是来了。

    只是到了村口又有了犹豫,想必老许家人肯定在,他们单氏每一个人,都不想跟许老家人见面。

    “当时瞅着许有力那人还不错,力气又大得很,想着来娣跟了他,日子肯定好过,咋想到竟会是那样的人。”单母坐在村口的石头上,一个劲地叹着气,大老远地赶过来,连口水都没喝上。

    离得不算太远,可用两条腿走,得走一个多时辰。

    现在是又累又渴,都到地儿了,却不太敢进去。

    要是让老许家人给撵出来,得多丢人。

    单父叹气:“看走眼了啊。”

    就不小心落个水而已,又不是**,未必就不能找到好人家,偏生就看上了这么个混账东西。

    “爹,要不我进去看一眼?”家里头出事那会,小弟单万利还小,不过才几岁,不太懂得发生了什么。

    最大的感触就是吃不饱饭,别的感想几乎没有。

    对单氏这个几乎不曾见过的大姐有所好奇,并没有多少实质的恨意。

    “去吧,小心点,别让老许家人欺负了。”单父说着不放心,让大弟单万吉也跟着一块进去。

    老俩口就坐在村口等着,顺便歇歇脚。

    单万吉认得这个村子,与记忆中的没有多少变化,不外乎是房子变得旧一些。

    捎口信的人说,新屋建在村尾,就一直往村尾走。

    单万利一边走一边皱眉:“三哥,他们村子看着挺小的,不过田真多。”

    单万吉不太喜欢这个村子里的人,感觉一个个都挺自私的,就皱着眉头说道:“你光看他们人少田多,没看他们村的虫子也挺多么,稻苗上都是虫子,收成肯定好不了。”

    单万利没看到有哪不一样,村里头虫子并不是很多,只是田那边飞虫看着不少,但瞅着也跟他们村子的差不多。

    “我都忘记大姐什么样了,你还记得不?”单万利干脆就换了个话题。

    “记得!”单万吉说这两字的时候,简直可以用咬牙切齿来形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