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3章
    小÷说◎网 】,♂小÷说◎网 】,

    见云香还想说点什么,云东咬牙一刀手劈过去,把人给劈晕了。

    这毛病得治,不治不行啊。

    这地儿根本就不是他原先待的镇子那般简单,一言一行都要谨慎,哪怕他现在的身份是县长,也没有任何法子。

    香儿是被她惯坏的,那就由他来治。

    他心底下不是没有怨言,但更怨的是自家妹妹,又不是长成嫁不出去那种,为什么明知道人家已经有妻室,还非得把人抢回来。

    你抢谁都好说,偏生抢这母暴龙的。

    人家不跟你讲道理,你又能怎么着,弄死你都是正常。

    云东确定如不出任意外的话,自己会一直留在黑山县,甚至自己的后代也会继承自己的位置。

    看了云香一眼,有了将云香嫁出去的打算。

    早点嫁了人,就不惦记别人家的。

    “许大姑娘且放心,回头我让香儿嫂子给看看,有什么人家合适的,很快就会把香儿嫁出去,不会妨碍到二位。”云东父母早亡,自小与妹妹相依为命,哪怕云香再不好,也不会丢下不管。

    大烟耸了耸肩,并没有什么想法,反正只要这个香儿不来烦人就行。

    这种女人真的很讨厌,一言不合就梨花带雨,好像有多么委屈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许大烟在抢人相公,而非被抢。

    你抢人相公,你有理,不给你抢你还委屈。

    全世界最委屈的就是你,你咋不上天去。

    脑子有病!

    “看什么看,不许看。”大烟伸手把娇爷的脑袋掰了回来,不让他看云香。

    “她长得比你好看。”娇爷说道。

    大烟:(‵′)靠!

    这实话她一点都不爱听,小仙女美的是气质,不是样貌,你不能以貌取人。

    “红颜枯骨,好看有个屁用,你得看内涵,懂不?”

    “说得好像你有内涵似的。”

    “……俗话说,人不能以貌娶人,你不能看她长得比我好看,就觉得她比我好啊。”

    “说得好像你不是看中我的脸似的。”

    “这……”

    “什么?”

    大烟下意识点头,完了又摇头,愣愣说道:“你说得也有点道理,当初把你从水里捞出来的时候,也是看你好看,才勉强把你弄上来的,要你长得跟头猪似的,我肯定要把你踹回水里头去。”

    娇爷:“……”

    妞儿真唬,这种实话也敢说。

    娇爷张了张口,都不知该说她什么才好,难不成因为这点事情要跟她生气吗?好像又不太值得。

    偏生大烟还觉得不够,拧着眉头继续说:“当初你早断气了,换成你干爷爷来也救不回你,我是废了牛九二虎之力,才勉强把你给救回来的。真要长得跟猪头似的,鬼才乐意费这个劲,吃力不讨好,还把自己给恶心到。”

    说完就瞪向娇爷,不会见这云香好看,就想移情别恋吧?

    别这么做,小仙女会让你脑子进水的。

    娇爷无言以对,完全输给了她。

    这话听起来完全没毛病,换成他与她初次见面如此的话,他可能压根就不会看她一眼,就算是看了也是一脸嫌弃,甚至可能会幸灾乐祸,根本不会费那个劲去救她。

    踢她进水也是极有可能,死人啊,谁见了不害怕?

    不怪她,真的不生气(‵′)。

    云东趁着他俩不和,赶紧抱起云香逃逸,再好生叮嘱家仆,千万不能把香儿放出来。

    坑哥的妹妹,不得不防。

    娇爷察觉到二人离去,不自觉扭头看过去。

    “你还看!”大烟眉头拧得能夹死只苍蝇,又伸手去掰他的脑袋。

    娇爷本想解释一下,自己见过更好看的,甚至连公主那种好看又高贵的都见过,怎么可能会看上那样的。

    但想到巫舜的出现,还是闭了嘴。

    就不跟你解释,急死你。

    “你都有侧夫了,还不许我看个美人?哼!”娇爷一甩袖,朝屏风后的床走去。

    天已黑,该睡觉了。

    大烟扭头看向墙壁上的血印,神情变得有些古怪。

    “这房间好像重新刷过,先前不知谁住在这里的,又是怎么个死法。”大烟一边往床里那边走,一边大声嘀咕。

    娇爷:……

    死人算什么,爷一点都不害怕。

    “嘀咕个屁,来睡觉,明天起来给爷买浴桶。”话音刚落,就感觉整个房间都是阴森森的,娇爷不自觉打了个哆嗦。

    大烟默默地看着窗外,舜爷你能不能去睡觉。

    这样吓人,很不好。

    大烟与巫舜对视,眼神明确表示:不想出去,不想出去……

    片刻之后,巫舜撑伞离去。

    大烟这才松一口气,整个后背都被汗湿掉,扭头看了一眼屏风那边,隔着屏风能隐约看到娇爷坐在床上。

    皱了皱眉,轻轻叹了叹。

    这个巫舜就不能离远点吗?找个地方好好修炼不好吗?老跑这里来有什么意思,还是想再次把官府的人都杀死。

    身边跟了这么个杀神,她时刻都在肝颤。

    倒不后悔帮忙夺回命牌,毕竟不夺回这玩意,她就得跟那邪修对上。

    可她有些后悔把命牌交出去,留在手上威胁他多好。

    到时候就说:“你离我远点,不然我捏爆它。”

    可惜当时太愚蠢了。

    大烟走到屏风后面,就对上娇爷那双复杂的眼神,不自觉地就停下脚步。

    “是不是他来了?”娇爷虽然没有看到人,却无比深刻地感受到那股煞气,其中夹杂着的犹如实质般的杀气。

    “吓到了?”大烟嘿嘿一笑。

    娇爷眼神复杂地看着她,问:“能跟我说说你跟他之间的事情么?”

    那么憋屈的事情大烟不太想说,可见娇爷的样子,迟疑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说得稍微有些详细。

    一切都是被逼无奈,小仙女也绝望的。

    娇爷听完后什么也不说,翻身睡到了里面去,背对着大烟,也不知是在想事情,还是在睡觉。

    大烟凑上去,搂住他的腰,脸靠在他的背上,蹭了蹭又蹭了蹭。

    “别生气啊。”你生气也没有用的,小仙女又打不过他,一言不合就要抽剑的家伙,比小仙女还要可恶。

    更别说顶上还有个血滴子,会要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