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2章
    小÷说◎网 】,♂小÷说◎网 】,

    “不要这样看着我,这玩意空间挺小的,装不了多少东西。”大烟一本正经地撒谎,“我刚回家清空了一下,才有点地方装东西。”

    娇爷指出:“这指环,刚才那人也有一个。”

    大烟立马夸他:“你观察力真好!”

    娇爷瞥她一眼,这是观察力的问题吗?

    死女人装什么大头鬼,真以为爷会信了你这邪,赶紧拿镜子照照你这脸,一脸的奸猾相。

    娇爷佩服自己的冷静,都到了这种程度了,也能忍住没有发脾气,还很好心地替她将饭菜摆上桌。

    “吃饭。”还挺多,撑死你丫的。

    大烟抠了抠手心,感觉很是不妙,都不知该不该吃。吃了怕娇爷生气,不吃怕舜爷杀人。

    感觉好为难,怎么破?

    一咬牙,吃吧!

    大烟给娇爷盛了一碗饭,一脸狗腿样递过去:“一起吃,一起吃,这么多足足够咱们俩人的。”

    娇爷瞥眼:“想拖爷下水?”

    大烟:“……什么叫拖你下水?你怕他干毛,你是正他是侧,他得听你……”

    娇爷:“呵呵……”

    不知娇爷是怎么想的,伸手把碗接了过去。于是乎,小两口就当着这些人的面,慢吞吞地吃了起来。

    看得一众人很是无语,面面相觑后,果断离开。

    看他们俩吃,他们也感觉好饿,赶紧吃顿饱的压压惊。

    这顿饭吃得大烟很是胃疼,完全不知道吃进嘴里的是什么味道,还不如上街买个馒头吃。

    雨一直就没停,到天黑还在下着。

    好在巫舜一直没有出现,大烟这心里头才好受一点。

    倒是那云香醒来,不顾自己身体内伤受伤,又跑过来找她聊人生,让人感觉很是无语。

    云香的理由很是简单,如大烟这种粗悍的女人,根本就配不上娇爷的羸弱,应该把娇爷让出来才对。

    还说会好好照顾娇爷,让大烟放心。

    又跟娇爷说不要害怕,她是县长的亲妹妹,一定会将他从苦海中救出去。

    偏偏娇爷还没有拒绝,大烟就感觉出,她家娇爷是真的生气了。

    只是这一次很文静,没有扑上来咬她。

    摔!

    她一点都不想他文静,小仙女衣服敞开,赶紧扑上来咬,随便你咬哪里都行。

    “有没有人告诉你,肖想我家男人,后果会很严重?”大烟是一忍再忍,实在是没忍住,将云香拎了起来。

    谁料才拎起来,救驾的就来了。

    “快住手!”云东冲了进来,一把将云香抱住。

    人被夺了去,大烟也没有要抢回来的意思,冷冷地瞥着这兄妹二人。

    而娇爷就冷冷地瞥着她,一言不发。

    大烟冒着冷汗,心里头将巫舜骂了个半死,本来这两天娇爷就在生她的气,好不容易才把人哄回来点,结果又变本加利了。

    这日子哟,好难过。

    云东汗滴滴,连忙说道:“许大姑娘莫要生气,在下现在就带香儿走,不会再让香儿打扰到二位。”

    大烟却不想那么轻易地就放过他们,指着云香:“她肖想我的男人,用你官府的力量来压我,让我把男人让给她。”

    云东更加汗颜,后背上都全是汗,一脸讪讪:“许大姑娘不必在意,她得了失心疯。”

    话音刚落,云香就哭诉:“你不疼我了,哥哥你一点都不疼我了,连这点忙都不帮我,还说我是失心疯。我一点都没疯,心里头清楚得很,我是真的喜欢这位公子……”

    云东嘴角一抽,赶紧伸手去捂云香的嘴。

    但云香不死心,咬了云东的手一口,云东下意识缩手,云香紧接着又道:“这女人如此粗悍,又长得不好看,如何配得上这公子,肯定是这女人强迫这公子的。哥你是县长,一定会把公子救出来的,对不对?”

    说着就哭了起一,梨花带雨,看起来楚楚动人。

    听得大烟那个愣,看得那个懵,这姑娘挺厉害的,本来哭相应该是丑陋的,愣是让她哭得那个好看。

    不过摸了摸自己的脸,眉头竖起(‵′),小仙女长得丑?

    丑你大爷!

    大烟抬脚就踹,敢肖想她家娇爷,不想活了。

    砰!

    云东挡在云香身前,被大烟一脚踹贴墙上去,落地上时还刷了一道笔直的血印,看起来好像受伤很重。

    云香先是一怔,然后极为悲痛地朝云东扑过去:“哥哥,哥哥你怎么样了?你不要吓香儿,香儿好害怕……”

    刚要将自己推离墙壁的云东,被云香一下子又撞到墙壁上,贴得很紧很紧。

    云香不但不自知,见云东半天没有反应,又是心疼又是恐惧,很是委屈又愤怒地冲大烟说道:“你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残忍,我哥哥有什么错,你要害死他。怪不得公子不喜欢你,像你这样的人,怎么配得上……”

    云东不止身疼,连肝也是疼的。

    有这么个坑哥的妹妹,感觉好心塞。

    大烟也替云东心塞,这个妹妹是不是脑袋让驴给踢过,才会这么一副奇葩,又理所当然的样。

    不过听云香这么说,大烟自己也有点忐忑,不由得看娇爷一眼。

    哼!

    娇爷一扭头,不看她。

    大烟拧了眉,朝云香走过去。

    云香顿时吓得花容失色,连忙把云东拉到自己的眼前,也不管云东是死是活,有没有清醒:“哥,哥哥你快拦住她。”

    云东:……

    “许大烟姑娘莫要生气,香儿她脑子有病,你别跟她计较。”云东能怎么办,抹把脸继续上呗,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妹妹让人给弄死。

    大烟停下脚步,一脸不悦:“你就不能管管你妹?脑子有病得治。”

    云东咬牙:“治,一定得治!”

    这种坑哥的妹妹,不治还能怎么着?碰上这等凶悍女人就已经够呛的了,偏偏这凶悍女人后面还有个红衣男,简直要命。

    当官的最怕就是遇到这种人,安安分分自然是好,可对方要搞事情你也没法子。

    一言不合,杀你全家。

    那个红衣男更是狠,连牢里的都不放过。

    云东不认为自己怂,只是识时务为俊杰,明知弄不过对方,还硬着头皮上,那纯粹就是找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