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1章
    小÷说◎网 】,♂小÷说◎网 】,

    大烟不知巫舜是不是真的喜欢下雨,只知道这丫特别喜欢在雨中出现,一身红色衣服再加一把伞,活生生的一个索命厉鬼。

    别问她好不好看,这种美她不懂得欣赏。

    “你真没事吗?”大烟忍不住又问,真的不太想跟这人待一块,本来挺闷热的天来着,硬生生让人感觉到一股寒凉。

    从骨子里头透出来的寒意,令人心颤颤。

    巫舜瞥了她一眼,转身朝雨中走去。

    大烟不太放心:“你可以跳墙出去,尽量别杀人。”

    回头就看到云东跟云二用诡异地眼神看着她,这心情哟……简直哔了狗了。

    “看什么看,没见过……哟……”大烟话还没一说话,赶紧低头看自己的腰,那点肉都让拧巴成一块了。

    大烟敢肯定,这位爷是连吃奶的劲都给用上了。

    “妻主,嗯?”娇爷冷飕飕地看着大烟,“你把人给睡了?”

    大烟立马否认:“怎么可能,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个人,极度凶残的一个人,而且我又打不过他,给我十个胆也不敢招惹啊。”

    娇爷就问:“要是打得过呢?”

    大烟心想:蹂躏啊!狠狠蹂躏,往死里蹂躏……

    那种人就是欠收拾,一天得至少收拾十遍才行,最好就是一百遍啊一百遍……可问题是她干不过,这一辈子也别想干得过,所以那种设想压根不成立。

    “打得过的话,我自然是要收拾他的,太嚣张了。”大烟一本正经的认真,眼神儿也十分真诚。

    娇爷盯着她,一言不发,不知在想些什么。

    “刚是不是吓坏了?”大烟摸摸他的脸,一边冷一边热,感觉还挺好玩的。

    娇爷想要拍开她的手,拍了几下也没拍开,使劲掰也没掰开。

    娇爷:……

    讲真很讨厌,就不能装作柔弱点,让他掰一下?

    “他叫你妻主。”

    “他修炼了个变态功法,不能让人看到他的脸,看到脸就要娶他,不然他就要杀人。他倒贴上来要当侧夫,我也没办法,赶不走啊。”

    “你高兴了?”

    “能捡回条命算是高兴的话,那我应该是高兴的。”

    “他长得很好看。”

    “没你好看,真的,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你已经有他,那我是不是该走了?”

    “走个屁,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那个人就只是挂个名而已,我可以跟你保证,绝对不会跟他发生点什么。”

    “你谎话连篇,我不信你。”

    “你可以不信我,可你得信他啊,他修炼的功法很奇葩,得功法大成才能破身。等他修炼大成,咱们都入了黄土了,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你看你后面。”

    “不看。”

    大烟很是坚决地否定,打死也不要回头去看,别以为她不知道,刚那句话说出来的时候身后就来了人。

    那熟悉的煞气,她一下就感觉到。

    但有些话她还是说了,不止要让娇爷安心,还得让巫舜知道才行。

    不是她自恋,实在是男人大多都管不了自己的下半身,交身不交心。她又不了解巫舜这个人,哪知道巫舜会是什么样的人。

    只不过是打从心底下认为,能不怕死祭炼血滴子的人,肯定是特别渴望强大。

    破身就很难达到巅峰,想必不会轻易破身。

    “你还是回头看一眼吧。”娇爷幽幽道。

    有什么好看,不想看!大烟本来态度很是坚决,都差不多要说出口了,忽然感觉那股煞气靠近了点,到嘴的话就咕噜咽了回去。

    扭头,默默地看回去。

    “你咋又来了?”快看小仙女的表情,是不是一脸的嫌弃。

    先说好,别拔剑,千万别拔剑。

    艹,有话好好说。

    看到巫舜左手已经放到伞柄上,一副要将剑抽出来的样子,大烟一脸嫌弃的表情立马变了,无比谄媚狗腿地笑问:“你老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话,尽管说。”

    巫舜面上的冷意收敛了几分,左手在右手指上的指环一抹,拿出来一个食盒放椅子上,转身飘然离去。

    大烟:……

    盒里装了什么,会不会是人头→_→

    手摸了摸盒边上,感觉热乎乎。

    刚割下来的?

    云二面无表情:“本使似乎闻到饭菜的香味,你跟那红衣人是什么关系,他看起来对你很好。”

    娇爷直接上前,伸手打开食盒,看到里面的东西,顿时就有些沉默。

    一股香味飘出,令人不禁食指大动。

    大烟的眼珠子转了转,又转了转,好像这会的确到了吃饭时候,肚子也真是好饿好饿,闻到香味感觉更加的饿。

    娇爷拧了她一把:“吃吗?”

    大烟忐忑问:“你饿不?”

    娇爷肚子很饿,但他更想把这饭盒掀屎坑去,当着他的面勾搭他的女人,这让他感到很没面子也很不安,偏偏他还什么都做不了。

    甚至他不能叫女人做什么,任由她谄媚狗腿。

    这种感觉,很不爽。

    “他是不是很厉害?”娇爷面无表情地问。

    “这么说吧,一千个我,可能都不是他的对手。”在绝对力量的面前,就算你使用车轮战都没有用,毕竟人家捏死你就跟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你吃吧。”娇爷对大烟说道。

    比起吃上几剑,他宁愿她吃饱喝足,尽管满心不爽与嫉妒。

    大烟看着他,感觉好忐忑。

    这位爷不会正在酝酿着什么吧?要是她吃了的话,会不会引发什么惨案?

    可不吃的话,另一位爷……

    不敢想,她头皮好麻。

    “肚子饿了吧,他对你挺好的,赶紧趁热吃吧。”娇爷面无表情地朝四周看了看,最后将视线落在地上面的桌子茬上。

    连桌子都没有,怎么帮她摆。

    大烟顿时有所领悟,立马从空间指环里拿出来一张桌子,妥妥地摆在原来桌子的位置上。

    娇爷眼神微顿,看向大烟:“哪变出来的?”

    大烟就解释自己有空间指环,说是从里面拿出来的,说完就后知后觉地感到不对。

    卧去去去……

    对上娇爷一张冷脸,大烟猛地想到,之前买锅的时候,为什么不收进空间指环里,而是大老远送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