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0章
    小÷说◎网 】,♂小÷说◎网 】,

    大烟心头猛地一跳,抬头朝门外雨中看去。

    一抹人影出现在视线里,红衣红伞,丰神俊朗,长身而立。一路走来,身上却不沾半点水滴,就连脚也十分干爽。

    大烟:呵呵……

    你特么要喜欢雨,为什么不淋一下?

    小仙女信你的邪……才怪!

    “你没事?”巫舜蹙起眉头。

    大烟连翻白眼:“我能有什么事?”

    巫舜抿唇不语,视线往里头扫视一圈,杀气凛然。

    里头的人顿时面色一白,直冒冷汗,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大烟将娇爷拉至身后,防备地看着巫舜,实在很难理解巫舜这个人,动不动就冒杀气,好像好多人都跟他有仇似的。

    巫舜看出大烟的防备,眉头又再蹙起,身上的杀气消了去。

    “你怕我?”巫舜问。

    “怕呀,你动不动就冒杀气,我又打不过你,当然怕啊。”大烟理所当然地说道。

    认怂算什么,她有时候连命都认的。

    “你是我的妻主,我不会伤你。”巫舜神情是从未有过的认真,视线落在大烟手里的母扣上。

    大烟下意识想将手藏起来,也真是这么做了,可貌似没什么用,不过是掩耳盗铃。

    “不是说好了吗,我帮你忙,把你那什么牌找回来,咱们俩的事情就那么算了,以后见面就当不认识,不行吗?”大烟感觉到背后娇爷的不对,顿时心塞塞。

    “那是你说,我从未答应。”巫舜冷着脸。

    大烟:……

    大烟能说什么,说她其实很麻爪,好想抽死这丫的?抠了抠掌心,她其实没这个胆。

    别看他说得那么好听,将她认作是妻主,什么都听她的。

    事实上他压根不听,把他惹恼了,提剑捅死你都有。

    “先不说这个,你这是干啥来着?”不会是又要来官府杀人吧?你丫是不是有病,官府把你惹到不成?

    “以为你被抓了,来救你。”巫舜淡淡说着,很是自然地将手中的剑收回伞中,“没想到有所误会,可惜了。”

    可惜什么?大烟眼皮跳跳,感觉不太妙。

    “你杀人了?”

    “是。”

    “……杀了多少?”

    “不曾注意。”

    “!”

    大烟瞪大眼睛看着他,怀疑他是不是跟官府有仇,所以杀人才会那么理所当然,可是没忘记前不久他还曾一锅端过。

    大烟张了张口,闭上,再张了张口,又闭上。

    有些话不知当不当说,怕被杀人灭口。

    “是想回家吗?”巫舜问。

    “不,我不喜欢下雨天出行。”大烟连忙否定,找了个椅子坐下来,“等雨停了我再回去。你很忙吧,你去忙你的,不用管我的。”

    巫舜用一脸难以理解的表情,静静地看着大烟。

    明明下雨天就很好,为什么要讨厌下雨天,是不是有病。

    大烟:……

    众人默默地等着,祈祷着那人快点离开,结果那人一点要离开的意思都没有,还是一动不动地立在那里。

    于是他们就祈祷……许大烟快点走。

    “你很闲吗?快去办你自己的事情,这里不需要你,真的。”大烟觉得自己好歹给巫舜帮过忙,不能那么怂,就直了直身板子。

    “很闲。”巫舜瞥了她一眼。

    大烟(⊙o⊙)

    你不是一族巫神吗?去祭天啊,祈福啊,跳大神……

    “部落已覆灭。”

    “哈?”

    “部落已经没活人了。”

    “!”

    大烟用怀疑的目光盯着巫舜,要知道阿莲部落虽然不算大,但也有一万人左右,现在却告诉他部落覆灭了,没活人了。

    这是什么意思,是走了,还是都杀了?

    其实大烟很是怀疑,人都让巫舜给杀了。

    就见巫舜唇角微微勾起一抹森然冷笑,仿若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修罗魔鬼,令人不禁毛骨悚然。

    大烟:……

    其实都不必说,答案很是明显。

    大烟见多了生死,不说是死一万人,就是几百万人一起被杀的,她也亲眼目睹过,因此对那些人的死活,没有多大的感触。

    只是这个杀人者,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还要跟着自己。

    这感觉……有点操蛋。

    “喂,他刚杀了多少人?”大烟踢了一脚还躺在地上,已经尿了裤子的差役。

    “四,四个。”差役颤着声。

    四个都死得很可怕,被横腰砍断,肠子内脏都流了一地,人却没有当场死亡,有试图把身体接回去的。

    吓得他……当时就尿了。

    大烟就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四十个,也不是全部的人,否则她可能都没脸去见周维这个智障,毕竟人是她引过来的。

    就如大烟一样,云东跟云二听了,也是松一口气。

    有关于这个红衣人的描述,他们来这里之前就已经被面命耳提好多次。

    云东都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感觉这辈子都没有遇到过这么操蛋的事情。前县长是被红衣人杀死的,官府上下乃至大牢,都无一生还。

    他刚来这里第二天,什么都来不及做,就遇上了这红衣人。

    能不能活下去,其实很难说。

    那股强烈的杀气,压得他连反抗的心思都没有。

    不禁看了许大烟一眼,这红衣人是冲着许大烟来的,而许大烟是冲着夏玖来的,然而夏玖却是被自家妹妹抓来的。

    云东:……

    这一刻,他又好想打死妹妹。

    才来就惹事,才惹这么大。

    看向大烟的眼神,就不自觉充满了祈求:姑奶奶你快走吧,快走吧……

    大烟默默地抠着手掌心,只当没有看到,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想让她把人带走,没门。

    “妻主不打算走吗?”巫舜说话的时候朝娇爷看了一眼。

    娇爷心情正复杂着,顿时就感觉好冷,浑身生起一股噬骨寒意,一半的身子仿佛已经被冻住,令外半边的热气也瞬间停滞。

    这个人,这个人……

    “下着雨呢,走什么走?”大烟立马说道,并再次将娇爷护在自己的身后,一脸认真地对他道,“你那么喜欢雨,你出去淋雨吧,撒丫子跑上几圈。”

    巫舜将落在娇爷身上的目光收回来,抿唇看着大烟,渐渐地唇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意。

    她还真是……会心疼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