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7章
    小÷说◎网 】,♂小÷说◎网 】,

    云香只是个嘴上说得好听,事实上从来不会顾及到他人感受的人,见明明闻起来很香的鸡汤,却让娇爷说成是鸡屎味,脸色立马就变了。

    “来人,灌他喝下去。”说翻脸就翻脸。

    几个家奴围上来,抓住娇爷,要把鸡汤往娇爷嘴里灌。

    娇爷吓了一跳,想躲却躲不开,心里头猜测那鸡汤里有东西,面色一下子就变了。

    说实话他一点都不怕这些人,可被灌药这种事情太恶心。

    云香一脸怜爱地看着他,柔声说道:“公子不用怕,云香只是想让公子喝点鸡汤而已,喝完了就舒服了,不会有什么事的。”

    娇爷:信你才有鬼!

    “大胆,你可知爷是谁,敢这样对爷,是不是不想活了?”娇爷说完这话后就觉得不对,好像在哪里听过似的。

    云香自认为有双识人的眼,将娇爷由上至打量一番,挥手让人继续灌汤。

    一个如此瘦弱,穿着又如此普通的人,不可能是权贵公子。

    “你……咕噜……”不知鸡汤里有没有加料,反正娇爷是挣扎不开,被捏着腮帮子灌了下去。

    娇爷黑了脸,想抠嗓子吐出来,但很快就被人绑了起来。

    一碗鸡汤灌下去以后,几个奴才将人捆绑好,很自觉地就退出去。

    云香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朝娇爷走过去。

    这个可从楼子买来的药,吃下这药,性子再冷淡的人,也会控制不住身体的**,她只要等他起了反应,然后生米煮成熟饭就行。

    云香走到娇爷身前,伸手要碰娇爷,刚关上的门突然被撞开。

    刚出去的几个家奴齐齐倒飞进来,纷纷落到云香的脚边,躺在地上疼得嗷嗷直叫。

    “发生什么了?”云香面色一变,连忙朝门口看去。

    一个看起来个子不高的女子,肩扛着一棍粗大的棍子,嚣张地堵在门口那里。

    娇爷看到来人,眼睛立马就是一亮。

    哼,就知道这女人会来。

    就是慢了点,他有点不爽。

    “你是什么人,不知道这是官府吗?竟然敢来这里放肆。”云香不敢肯定几个家奴是不是这个女子打的,但这里只有这个女子。

    话才说完,刚摔到地上家奴里有个缓过劲来的,赶紧对云香说道:“小姐快跑,这个女子很厉害,所有拦着她的人,都让她给打躺到地上去了。”

    云香面色又是一变,扭头冲向一旁的屋子,就要从里面反锁住。

    大烟大步冲上去,一脚将要关上的门踢开:“想躲,没门!”

    这一下云香不但没有把门反锁上,反倒让门给砸到额头,不自觉往后退几步,并且一屁股坐到地上。

    “你,你大胆,这里可是官府,我是新县长的嫡亲妹妹,你不能伤害我。”云香连忙将自己的身份抬出来。

    大烟一听,正好啊,找的就是她。

    一把将人揪住,拖着往娇爷那里走。

    “你怎么样了?”大烟一边拿匕首划断娇爷身上的绳子一边问。

    “不好。”娇爷扯着绳子,不高兴地说道,“他们刚灌我喝了一碗屎臭屎臭的鸡汤,差点没把我给恶心死。”

    灌你喝鸡汤?大烟:→_→

    这情况不太对,把人抓来没毒打没灌药,只是给你灌鸡汤。

    真爱啊,人家这是真看上你了。

    “你,你是什么人?”云香心惊肉跳,心里头已经猜到了点什么,只是不太敢相信。

    以为是母老虎的人,没想到竟然是这……

    这样的母老虎。

    并不如想象中的五大三粗,相反还十分娇小。

    “媳妇儿,揍她!”娇爷立马指着云香,“这个恶心的女人,叫我不要害怕你,说会把我从你手中抢走。”

    云香:“……”

    大烟:“……”

    遇到娇爷这种类型的美娇爷,大烟都想替云香点根蜡,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安抚住被恶心到的娇爷,先揍这丫的一顿。

    于是大烟一点都不客气,捏着拳头揍起。

    “住手,快住手。”

    门外传来一声带着焦急的爆喝,还一连喊了两声,紧接着大烟感觉到背后一股寒风,想也不想,直接把云香扔了过去。

    砰!

    噗!

    尽管后背没长眼,但还是扔得挺准,正对上打过来的那一掌,娇弱无比的云香被一掌打中又朝大烟飞了回来,并且喷了一大口血。

    大烟往边上一挪步,躲开了倒飞回来的人。

    又是‘砰’一声,云香摔地上。

    “香儿!”一个青衣男子冲进来,将落到地上的云香抱入怀里,面色十分担忧。

    大烟眉头一挑,朝那个出掌的人看去。

    见那人衣着服饰,眉毛又是一挑:“云麾军的?”

    那人也挑着眉,打量着大烟,眼内闪烁着光芒,看起来有些奸猾:“一个小小村妇,竟也知道云麾军?”

    看他那个样子,大烟就有了肯定:“那么说,你真是云麾军的咯,第几屎来着?”

    那人:“……”这么熟稔的口气,让人听着感觉好怪异。

    大烟猜测了下,说道:“如果没错,应该是第二屎吧?”

    那人:“……”能知道他是云二,果然不是普通村妇。

    虽然没有得到云二的回答,但大烟还是从云二的表情中猜到,自己大概是猜对了。

    想起云二的丰功伟绩,大烟脸不自觉抽搐了下。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在官府里撒野伤人?”云东想到自己刚进门看到的情形,额间青筋蹦了蹦。

    他来这里上任,除了自己带来的十多个家奴,还有一百个士兵,现在都躺在大堂那里。

    一个个痛苦哀嚎,没一个能站起来的。

    又想到这里前任县长的惨剧,云东心脏缩了缩。

    “你是新来的县长?”大烟打量了云东一眼,看起来是个武师,不过应该是新晋的,不是多大的能耐。

    云东点了点头,一脸防备地看着大烟。

    听说伤人的是一个娇俏女子,云东看着大烟,觉得十有**就是她。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好像我这人有多坏似的,说话实,我这人其实挺善良的。”大烟白了他一眼,“这事你不应该问我,应该问你妹妹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